蓝樱宁手撕心机婊

一天云梦莲花坞召开清谈会,因为宗主蓝曦臣没有结婚生子,我的才德修为与威望在同辈人里算是比较拔尖,又还是他侄女所以选我当继承人,做为继承人我必须随他来清谈会,我先去保和堂请假,然后启程去云梦莲花坞。

到了那各家的宗主都安坐下后开始他们的夸夸其谈,过了一会我听这些烦人的事有些累了便到凉亭那散散心。

走在凉亭的长廊上,想起八岁那年蓝曦臣带我来这儿,满湖的荷花开的好生热闹,比云深不知处的清一色的松柏竹石更让人心旷神怡。

忽然我听见了凉亭上的吵闹声,思追和金凌被一个女的敲竹杠,那女的名叫苏映雪是秣陵苏氏的弟子,苏映雪婊里婊气的说:“哟!我的衣服很贵的你们以为赔了钱就完事了”。

“这位姑娘,请你别再咄咄逼人”思追他有理有节驳了回去,眼神中坚定不相让,可苏映雪还是那么的死缠烂打,金凌霸气护夫的骂道:“你这女人的别太过分了,我们不是赔钱道歉了吗,你也太过分”,此时凉亭上一片吵闹声。

我赶忙上前问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何须吵吵嚷嚷这成何体统”,“哟!这不是修为与医术都很优秀的蓝樱宁大小姐吗”她翘着二郎腿坐在石凳上用那毫无尊重可言的语气对我说:“我看您是为了您的没用弟弟蓝思追来向我求情的吧”

我听到她苏映雪说思追没用,顿时浅色若琉璃的眸子里爆满红血丝,可她还在不断试探我的底线,“哎呦喂!蓝大小姐您这就生气了,我听说你们姐弟俩的阿娘是夷陵老祖魏无羡,那有男人会吃孕灵丹的呀,所以你俩的阿娘讨厌你俩,不要你们了”。

听到这句话时,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给苏映雪一个耳刮子然后道:“贱婢敢尔”,苏映雪一脸懵逼还不知死活的叫嚣到:“蓝樱宁你这个贱人,秣陵苏氏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一脚把她从石凳上踢下来踩着那张贱脸居高临视的看着她说:“我姑苏蓝氏纵横仙道百年,从未听过什么秣陵苏氏,这是从那个阴沟旮旯子里冒出的下贱家族”。

说完我慢慢的拔下手上的蓝色戒指,那戒指变化成鞭子。那个灵器叫忘情,它和紫电一样是一品灵器也是极其的认主,作用也是一样。

忘情它冒着让人胆寒的冰冷气息,苏映雪她低头求饶也没用,我一挥鞭缠着她的脚,把她扔到十万八千里。


 苏映雪回到了秣陵苏氏后,她躺着床上叫骂道:“蓝樱宁这个贱人,我不会放过她的”。

  语毕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够了!映雪”一个有气度的男子走来

  苏映雪撒娇到:“哥哥!蓝樱宁那贱人她欺负我”,她哥哥名苏情,字南衣。

  苏情和他妹妹是双生子,他们兄妹俩今年十五岁比我小三岁,苏情和他妹妹苏映雪虽然是孪生兄妹,但龙生九子个有不同,苏情他是一个明辨是非黑白的人。

  苏情呵斥苏映雪说:“你别做那些丢人现眼的事,明天到蓝家给我去赔礼道歉去”,苏情知道他妹妹是他们伯父苏涉带大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自己妹妹被带坏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