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腹黑帝王叽*痴情宠臣羡(十三)魔道祖师同人文


“魏学士,王爷有事邀您前去,为了避人耳目,劳烦您化装。”魏婴心想,自己投递的信件看来是有了回音,晚间议事或许是不想惊动旁人,于是换上宫人的素色衣袍,解下红发带,简单地扎成一个发髻,门外细雨泠泠,他带上斗笠,换上雨靴,跟着宫人前往蓝涣所在的宫室。

 

蓝湛这边,叔父如他所愿,婚前安排他和金氏二小姐有见过一面,再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她眼里炽烈的情意,他几次有意避开她的目光,转而和金家长辈们寒暄,只是蓝湛的笑容是虚浮着的,像久病卧床之人,苍白面庞上的一片绯红,细看之下,唯有苦涩。

 

雨夜,空气清冷,魏婴端坐着,望着窗外雨打芭蕉、池塘的浮萍漂泊无依,感到自己的命运也由不得自己,眉眼间不知怎的染上了一抹哀伤,“魏学士?”蓝涣的声音打断了魏婴的思绪,他抬起头,收敛了情绪,“王爷此次传唤微臣,可是为边境一事?”“魏学士果真聪慧。”

 

蓝涣命人给魏婴倒上刚温好的牛乳,“晚间不宜饮茶,这是王爷特地为您准备的,还请您慢用。”“多谢王爷体贴。”魏婴浅浅地尝了一口,一股腥膻的味儿扑鼻而来,不禁皱了下眉。

蓝涣看在眼里,笑笑不语。

 

魏婴单刀直入:“王爷掌管兵权,想必是有办法帮微臣前往边境,微臣虽是文官,但承蒙江家不弃,自幼习武,何况温氏留下的多为老弱妇孺,教化为上,还望王爷相信微臣。”蓝涣沉吟一番,修长的食指叩击着桌面,“可是没有蓝王批准,私下偷去边境,被抓到可是死罪。”室内的檀香混合着奶香,散发出醇厚圆润的气息,但魏婴却感觉自己周身发冷。

 

“不过,魏学士可曾听说过兵行险招四字?这件事做成了,便是皆大欢喜,做得败了,后果难料。”魏婴的眼睛里放射出期待的光芒,“微臣愿闻其详,是好是坏一并承担。”“那就说好了,此事不得败露。”蓝涣遣散下人,对魏婴耳语了一番。

 

金家对于和蓝氏联姻一事,自然极为看重,按照惯例,皇后的嫁妆是200抬,金家直接翻了一倍,400抬,从兰陵金氏一路浩浩荡荡抬到姑苏蓝氏,豪奢至极,不外乎是一些金银珠宝、古玩字画、奇珍异兽之类,蓝湛大致看了下,让掌管仓库的大臣清点了,接着就是册封仪式,选好一应人等,携带册宝前往采薇所住的宫室,“咨尔兰陵金氏,秀毓名门,秉性柔嘉,持躬淑慎。敬上恭谨,驭下宽厚,椒庭之礼教维娴,堪为六宫典范、母仪天下,实能赞襄内政,立尔为王后,钦此。”

 

“臣妾恭谢王上,定不负所望。”采薇跪地接旨,不知怎的,内心并不如所期待的那样欣喜,或许是早已知晓两家联姻,但她有种隐隐的担忧,蓝湛会不会只是为了立王后才求娶,市井间曾传闻蓝氏有断袖之癖,她小时随下人逛街偶有听到,当时不解其意,后来偷偷看一些话本,明白了短袖的意思,因为蓝氏和几大家族交流不多,一贯超脱世俗,几代传承后发展壮大,遭人嫉恨也是难免,她只是当做造谣和抹黑,从未放在心上,如今,反而有了些疑惑。

 

几日之后,就是大婚盛典,从此,她贵为王后,必然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协理后宫、绵延后嗣,为蓝王排忧解难。在入宫的那一刻起,她的少女时代结束了,前方看似风光无限,但并非坦途,后宫诡谲,一家荣辱,全在蓝王一念之间,“月殿影开闻夜漏,水精帘卷近秋河。”在后宫,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长远。

 

那边,魏婴竟也收到了请帖,他明白这是蓝涣的计策之一,若想顺利离宫,必得有合理的理由,是非成败,在此一举。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