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恶魔手札(同人连载-38章)(番外篇-谜之森-10)

    从那片诡异黑暗中逃出来的木林,只跟灰说了一句“别进去”后,就一个人跪在一旁,大口的喘着粗气。

    看着木林发灰的脸色,灰开始好奇起那片黑暗之中到底存在着什么东西。不过,好奇归好奇,灰还是扶着木林和黑暗拉开了距离——谁知道这片黑暗会不会突然扩张,安全起见还是先离远一些更好。

    木林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后,终于缓了过来。灰好奇的像他询问情况,但木林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

    “总之,就是让人感到压抑感到烦闷的感觉,大概,大概就像是在男友葬礼上那种沉重的氛围你知道么,不,比那个更严重,大概是结婚前一天突然举办的葬礼的感觉”。

   虽然是很沉重的话题,但是听着木林的描述,灰却笑了出来“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总之,就是会影响人让人产生负面情绪,对吧?” 。

    “唔,也可以这么说吧”虽然感觉不太准确,但木林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么,那种影响到了什么程度?能够克服么。”灰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木林。木林注意到她的眼神,那里面分明呈现出跃跃欲试的挑战欲望。

    “别,你不能进去。我会再去试一次的,让我调整一下就好”木林赶紧说道。

    灰想要问为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停了下去。如果木林曾经说过的38次zi杀是真话,那么光凭这一点,他的心理素质就可见一斑。而且,有他的复活能力在,自己似乎也没有必要冒险出头。

        考虑良久,灰最终还是听从了木林的意见。木林一再强调让自己不要进去那片黑暗空间,但是如果半个小时后自己还没有出来的话,那么灰就可以不用再管自己,怎么样行动都好。

    等木林调整好之后,一个大踏步便再次进入了那片黑暗之中。

    灰默默的看着木林全部走入黑暗空间后,突然跑到了离木林进入的地方较远的一处黑暗边缘。

她试探性的把一只手掌伸了进去,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异样。紧接着,她又伸出了另一只手,然而她还是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灰皱了皱眉,她抽出双手,侧过身来,缓缓的将身体探入黑暗之中。

    她并不是完全信任木林。因为这片黑暗空间的特殊性,只在外围是完全无法观察到内部的,如果木林要在里面瞒着她做些什么,自然也完全不会被她察觉。所以,即使是木林让她一定不要进入,灰也必须至少进入并观察一遍这片奇异的空间,以验证木林的说辞是否真实。

    灰侧着身缓缓的探入黑暗之中,最开始是整条左臂被黑暗吞没,这个时候,灰还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没有负面情绪,左手能触及的范围也没有摸到任何东西,这一点和木林所描述的一致,似乎这片空间内什么障碍物都没有,所以行动起来至少不会担心撞到什么东西。

    灰默默的看着被黑暗吞没的手臂,那浓稠的黑暗让她连近在咫尺的手臂也完全无法被观察到,看上去,就仿佛自己的手臂被连根砍下,十分诡异。灰试着只将手掌从黑暗中重新伸出,从旁人看来,那只手就像魔术一般,凭空的悬浮在空中。

    到目前为止,灰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绪——是待的时间不够么?还是自己没有完全进入这片空间?灰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将更多的身体探入黑暗。就在她的心脏也没入那片黑暗的一瞬间,灰突然感到自己的心脏,仿佛停了一拍。一瞬间,如同木林所描述的压抑感情在灰的心里猛然爆发。灰立刻抽身从黑暗之中逃了出去,惊魂未定的靠坐在一旁的树下。

   灰捂着自己那疯狂跳动的心脏,一脸自嘲的自言自语“没想到心理素质不行的,反而是我么?”。

    那片黑暗空间,果然如木林所言,充斥着诡异的负面情绪,绕是灰做好了心理准备,这时却依然感到内心无比压抑。自己只是一瞬间就逃离了那片空间,可是木林却……灰开始好奇起木林的过往,到底是怎样的经历,才能让他在这种负面情绪下能够坚持下去?

    此时的木林,其实离进入黑暗的地方并不远。而他的心理素质并不比灰高出多少,他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少年,能够毫无顾忌的zi杀几十次,其实完全是依赖与此地特殊的复活机制——复活时那种突然的恍惚,多少冲淡了死亡的恐惧。

    木林站在原地,一边深呼吸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心态。压抑沉闷的气氛,正笼罩着木林。如果是别人,也许会因为黑暗感到更加压抑,但是对于木林而言,这却是能够让他冷静下来的良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木林就感觉自己比其他人更加的孤独。他不知道那份原因是什么,只是常常在身处人潮之中时,忽而感到自己仿佛身处荒漠。明明眼前人头攒动,但却似乎只是一些单一的色块。而那些喧嚣的话语,脚步声还有衣物摩擦的声音,也像是一个个散碎的音节,游离在空中。他偶尔会想,自己所认知的世界,是否只是一个幻影,只是一个幻听,否则,为什么自己总是感觉自己游离于世界之外?

    常年被这种感觉萦绕的木林,渐渐的习惯了与孤独为伍。瓢泼大雨的街道,万籁俱寂的狂野,又或者是漆黑之中,这些寻常人会感到孤寂落寞的环境,对他来说却甘之如饴。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木林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尽管还会受到那些负面情绪的影响,但是多少有办法冷静的思考。

    黑暗之外的灰,此时正在一颗茂盛的大树下休息,她看着远处的黑暗地带,脸上已经流露出焦躁的表情。因为在木林进入黑暗后不久,空气就开始渐渐变得潮湿而又燥热,在微弱的光线中,天空中隐约可见浓密的云层。这一切,都预兆着暴风雨的来临。要去找木林出来么?这个想法只出现了一瞬间,灰就否定掉了,没有那个必要。黑暗空间并不大,如果感受到下雨,木林自然会出来,而自己留在外面等待和他碰头才是最明智的。尽管知道留守在外面是最好的办法,灰的心里却依然十分急躁,这片森林的天气实在太过多变而又诡异,总让灰有些不好的感觉。

    在黑暗之中的木林,此时正缓慢的进行着探索。最初,他还担心会撞到树木或者其他什么障碍,但行进了许久,却没有遇到任何障碍。甚至他俯身摸索地面,都没有找到什么太过凸凹不平的地方,似乎这片黑暗之中仅仅是一片荒芜之地。尽管在黑暗之中发不出任何声音,但木林还是一边探索,一边呼喊着sam的名字。就算发不出声音,大喊本身也可以让人缓解一些压力。要知道,这片黑暗空间的负面情绪,可不仅仅只有“孤独”这一种。在木林渐渐习惯了这片空间中的孤独气息后,另外两种气息就变的更加醒目了起来——那是“恐惧”,还有“绝望”,至于其他庞杂的负面感情,木林一时也分不清个所以然。

    被笼罩在恐惧之中的木林,不由自主的开始回忆起曾经那些带给他恐惧的东西。

    不,不可以回忆,干嘛要沉浸到这种负面情绪里,这个时候就越是要开朗不是么。尽管什么都看不到,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自己,但木林还是尽力在脸上挤出了笑容。

    木林很想像面对孤独一样,轻描淡写的无视掉绝望以及恐惧,但,这些凝聚成无尽黑暗的负面情绪,又哪是那么好克服的?

    习惯了很久,木林也仅仅是能够勉强稳定下心绪,离克服还差的很远。不过这倒不是心理素质的问题,主要是木林作为一个17、8岁活在和平年代的少年,就算偶尔有些负面情绪,也万万没有到这种境界。就算在新闻里看过各种悲观离合,各种惨绝人寰,但对于绝望还有恐惧,他也任然只是一个陌生人。本就未曾了解,又何谈克服?

    既然暂时克服不了,木林便开始优先探索起来。都还不知道sam是不是真的在这片黑暗地带,当然没有必要和负面情绪硬刚。木林一边这么洒脱的想着,一边迈出了探索的脚步。

    原本不过几百米的黑暗地带,却在木林的探索中始终找不到尽头。一开始,木林以为是黑暗让他迷失了方向,但几次实验后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走不出这片黑暗空间了。并没有感受到墙壁之类的遮挡物,但是无论往一个方向走多远,也依然是一片黑暗。难道,黑暗地带之外的森林又陷入黑暗了么?木林试着大声喊叫,却依然还是发不出声音。是黑暗地带变大了么?木林的疑惑更深了。灰那个家伙是个聪明人,不需要自己担心,而自己则有免死金牌,所以木林还是把心思放在了有可能出现的sam身上。尽管在黑暗中寻找一个人难如登天,但木林也只能在心里期待着撞大运了。

    撞大运的想法刚产生了一瞬间,木林突然就被一个东西绊倒了。然而木林却没有因此产生任何不悦,因为那个柔软的触感让他意识到,恐怕他真的是撞大运了。

    跌跌撞撞的摸索着寻找了片刻,木林终于找到了那个让他绊倒的家伙。摸上去是个人类没错,嗯,没有胸部,应该不是灰,那么大概就是sam了。木林推了推他,对方却没有什么反应。不会死了吧?木林一边想一边摸索到他鼻子的地方,唔,还有呼吸,看来没什么问题。木林想先扶他坐起来,但转念一想,附近也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东西,扶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逐作罢。

    木林尝试着唤醒他,但无论怎么摇动,也不见有什么反应,这里又发不出声音,搞的木林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百无聊赖的坐在地上,有事没事的拍他两下。一无聊起来,木林就开始漫无边际的瞎想起来,如果这些负面情绪是sam的,那么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些情绪。说起来这家伙还真不挑床,泥巴地上也能睡这么死,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深度睡眠。该不会这家伙做噩梦了吧,深陷噩梦无法自拔的剧情好像还挺常见的。

    在漫无边际的瞎想中,那些负面情绪对木林的影响越来越小。但唯有孤独的感觉,却越加放大。木林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拍打着疑似sam的家伙,然后不禁开始回忆起自己的过往——虽然失忆了,但是大体上的过往记忆还是有的。

    孤独么?从很小的时候,木林就常常这么觉得。就算后来找到了挚友,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也会感到孤独。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不再把孤独当做一种负面情绪。茫茫人海,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有着不同的色彩。背景中那个不合群的色彩,也许反而更容易勾勒出不同的画作不是么。拍着拍着,木林突然感觉到手下的那个人,有了轻微的颤抖。那种颤抖的感觉,他一瞬间就明白了原因。那是因为哭泣而产生的颤抖。

    “你醒了?”木林下意识的问道,然而依然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木林叹了口气,思考着要不要带他出去。但对方很快伸手抓住了他,仿佛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紧紧不肯松手。

    感受着那个人的手上传来的冰冷的感觉,木林突然感到一阵揪心,他仿佛在他身上,看到了曾经的那个自己。

    小的时候,他很爱哭,遇到各种委曲,都喜欢用哭泣来面对。尽管不一定有人会理他,但他总能倔强的一直哭,就算一次次的没有人理解他的委曲,他也会一直哭,仿佛是在寻找一个宣泄的出口。总有人把男人的哭泣看做软弱看做逃避,仿佛每一个男人都必须是铁骨铮铮的硬汉。但他从来不以为然。他就是委曲了,就是伤心了,就是想哭了,什么硬汉,什么面子,想哭就哭,哪有什么男人就必须坚强。

    尽管这么逞强,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木林的哭泣越来越少,至少,他不再在人前哭泣。但是他在心底知道,自己一直都很喜欢哭泣,不,与其说是哭泣,不如是一直在等待一个人,等待一个可以放任自己哭泣,能让自己在他面前无需任何伪装的人。

    想起自己的过去,木林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放弃了带“sam”离开,也放弃了劝阻他停止哭泣,而是默默的,拍了拍躺在地上的他的肩膀,然后轻轻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如果大家还记得哭泣的感觉,应该会知道。很多时候,一个人哭泣的时候,往往很快就会停止哭泣。而一旦有人安慰起来,反而会哭的更厉害。木林自然也知道这一点,但他却故意的放任着他,任由他哭个尽兴。他感觉到,当他拍打后没多久,对方果然哭的更凶了。

    此时的木林已经完全确信,这片黑暗地带中的负面情绪就是出自黑暗中的这个人。这样看来,只要让他不再哭泣,多半就能消除这片黑暗,但是,木林任然坚持拍着他的背,放任着对方的哭泣。一下,两下……一千下,一千零一下。就算手早就酸的快抬不起来,木林依然坚持的重复着这个单调而枯燥的动作。木林开始怀念起小时候,那些偶尔被父母安慰起来的时候,他们一直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即使什么都没有做,即使依然没有听自己的解释,但那一次次单调而重复的动作,却格外的让他安心。尽管长大后早已不再有这种机会,但他依然怀念着这种感觉。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坚持着重复着单调而相同动作。

    此时,黑暗之外的灰正在远处观察着黑暗地带。黑暗之外并没有重归黑暗,但数十分钟前,黑暗地带的范围突然大幅增加,灰紧赶慢赶都差点被黑暗吞噬,所幸的是,几分钟之前,黑暗突然停止了扩张,并且隐隐的有收缩的趋势。

    天空的乌云更浓了,空气里更是传来了暴雨来临前的潮湿味道。但雨却一直将下未下,只是有一阵阵冷风不时吹过。

    灰有些担心却又无能为力。

    黑暗之中,木林依然坚持着自己重复的动作,尽管手已经快酸的抬不起来,但他依然掘强的坚持着。对方是不是sam已经不重要了,木林只是觉得有些心疼,有些,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如果可能的话,他愿意倾听让他产生这些情绪的原因,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把自己的伤口摊开给别人看就是了。

    突然,木林感受到有雨落下,一开始还是毛毛细雨,不过一眨眼之间,便变成了倾盆大雨。尽管很想再放任对方哭泣,但是如果一直这么淋下去,感冒发烧想必是难免的。正在思索如何带他出去的时候,木林突然惊喜的发现,周围的黑暗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黑暗地带,竟然在一息之间消散无踪,木林甚至看到了不远处的灰。

    灰也发现了木林,而后,发现了靠在他身上的sam。灰有些震惊的看着木林,这就找到了??自己刚刚还在担心要不要冲进去找到他们,哪知念头刚起对方就直接破解了黑暗地带,甚至直接出现在她身边不远处。

    这家伙到底做了什么?尽管灰满脑袋疑问,但她还是尽快冲了过去,帮助木林搀扶着sam,向不远处最大的一颗树木走去。


    番外篇也差不多该收尾了,之前有些情节一直没想好处理的办法,所以拖了挺久没更新,嘛,本来想一章更完,但写着写着就发现都5000字了,还是留着再来一章吧。

    虽然是番外,但其实跟主线关系还是很大的,下章应该就能收尾+回归主线了,下个篇章将开始猎人考试

    (「・ω・)「大家可以猜猜第一次考试的场地(说的好像有人会评论似的)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