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H48 CP文】离人心上秋(陆婷、莫寒、张雨鑫、张怡、戴萌、许佳琪、冯薪朵)

【本故事纯属虚构】  


“你真是太冷漠了,嘤嘤嘤!”

感觉被羞辱的女子哭着从身边跑掉。

这是第几个了?今晚第三个吧。这年头,难道流行忧郁颓废风?

还是说,不看流行,看脸的?

见吧台前不拒绝、不回应、目光迷离、意带微醺的陆婷再次呼唤酒保开酒,张雨鑫暗叹了一口气,准备上前劝阻。

“别!”

张怡拉住了她。

“让她喝吧!有我们在,没事。”

张雨鑫有些急:“大哥她醉了。”

张怡目光清明:“大哥她没醉。她只是,想把自己灌醉。”

“伤身的。”

“比伤心好。”

张怡用手比着心口,思绪,却飘到了叉兔被宣告解散的那一天。

“这里,闷闷的。憋着,会很难受。我们应该让大哥哭出来。”

感受到对方突然流露的悲伤,知道她想起什么的张雨鑫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只能无奈转身,望着吧台前那一杯接一杯、似乎想要饮尽寂寞的女子,手,握紧了张怡的手。

“我们一起,等大哥喝够。”

张怡有些意外。

她试了下,手被握得很紧、很温暖。身边女子的侧脸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出乎意料的,有点好看。

目光,很坚定。

这种踏实安定感让她的心,微微悸动了一下。连带着灵魂深处的荒芜感,也消退了几分。

于是,她便很安心地,任对方牵着。只觉得从手到心,终是渐渐暖了起来。

 

陆婷不知道为什么。

她只是在路边,见了一只很像纳豆的猫。于是,便很自然的,想起了名为二狗的那只犬。

她的哭,她的笑,她的好,她的坏,甚至是她独有的微表情。

思念悲伤如潮水般,将陆婷瞬时淹没。

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喝酒,也只能喝酒。只有酒,才能抑制住胸口不住蔓延的疼痛,和喉咙深处的呜咽。

一杯,又一杯。

奈何不醉。

滑开手机,习惯性地,进入塞纳河直播间:2020一期一会戴萌毕业公演。

看到MC1结束,陆婷眯了眯眼睛,开始给寒某人发信息。

“我有酒,你有火锅吗?”

“哼,我有钱!”

不愧是莫有钱啊!

陆婷笑着,手却没有停。

“你在哪,我去找你。”

“我吃过饭了。”

“我没吃。”

“真的?”

“真的。”

“你可以找张雨鑫。”

看了眼不远处的W张,陆婷回得飞快。

“她没钱。”

手机屏幕暗了好一会,方才亮起,似乎对方在思索。

“你今晚,不会是特意的吧?”

笑着,饮尽最后一口酒,趁自己还清醒,陆婷回道:

“冷哥哥,老地方等你哦!”

“喂!喂!你是大哥吗?陆婷,陆铁柱,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半小时后。

莫寒出现在酒吧,望着已经醉倒的陆婷和守在旁边的张雨鑫、张怡,一脸的不可置信。

“所以,你们就是呼我来买单的?”

W张默契地点头。

“陆婷,她会没钱付账?”

“她说你有钱,你答应了请她吃饭。”

莫寒气笑了:“我答应请她吃饭,我没答应请她喝酒。”

张雨鑫面不改色心不跳:“大哥说这些都是餐前酒,开胃的。”

“我开你……”

关键时刻,想起自己少女偶像和前辈双重身份的莫寒终是咽下了后半句话。

“还等什么,走,打车回中心。”

———       ———

“怎么会喝得这么醉?”

一到陆婷房间,将正主丢在床上,W张便一溜烟跑了。留下莫寒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水,水。”

口渴的陆某人正在床上呼喊。

一跺脚,终于放弃挣扎的莫寒先是弄来杯温水,扶陆婷枕靠在自己身上,喂了小半杯;再洗好一条湿毛巾,给陆婷擦脸,让她能够觉得舒服些。

“朵朵。”

陆婷喃喃自语,声音碎不可闻。

而莫寒却愣住了,然后,她用自己最温柔、最温柔的方式,拭去了陆婷眼角的泪。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

在年少的时候,如果你爱上一个人。

请你,一定要温柔地对待她。

因为,没有怨恨的青春,才会了无遗憾。

轻轻掩上门,任房中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灌醉的人陷入沉睡。莫寒走到走廊尽头的窗边,想要看看夜色、吹吹风。一抬眼,却是许佳琪陪着戴萌,还有S队的其他人公演回来。

许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戴萌无意识地抬头,带着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正在窗边微笑的莫寒。

一如,你我初见时的样子。


(完)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