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丧】张起灵×刘丧 我没有抓住你……

人设ooc预警!!!!

此篇为定制文(好家伙我主cp都给我拆了,忽然发现邪教也好好磕啊哈哈哈哈哈哈)哪个小可爱的来自取哦~

正文👇👇

刘丧躺在地铺上,跟着吴邪他们的队伍已经挺久的了,从为了他偶像来,到现在身边都有关心自己的朋友,还不错……


“唔……”刘丧只觉得肚子一凉,随后而来的是刺痛感。“偶……偶像……”刘丧眯着眼,来人好像戴着帽子,耳边是嗡嗡的声音,听不清心跳,可是……偶像怎么可能伤害他……刘丧的潜意识里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把他给我用水泼醒!”刘丧被水泼醒的时候,只觉得嗓子干哑,腹部的伤口愈发疼痛,没有伤到要害,血流的也还不够多,不至于死亡。


“刘丧,吴邪他们在哪。”焦老板转过头来,脸上是轻蔑。刘丧稍微打量了一下四周,早已没有人,耳朵还是嗡嗡的,根本听不清楚。“我……咳咳咳……咳咳咳……”刘丧咳得厉害,根本说不出话。


焦老板看着刘丧,吩咐手下,“把他给我看好,别死了,他的耳朵还可以用,就算不为我所用,吴邪他们也会来救他。”


“是!”焦老板的人带的有够,把刘丧拖到了他们的帐篷里,腹部的伤简单给处理了一下,止住血就行,他们活的糙,什么样的恶劣没有见过,就这一点点伤。


“刘丧他现在怎么样?”吴邪在黑暗中出声,“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不知道那群汪家人会怎么做。”张起灵的话突然多了起来,表情严峻地谈论这个问题,这还是很少见到张起灵这样。


“不过天真你小子下手够狠啊,你要怀疑丧背儿是内奸你早说啊,我早给你处理了。”王胖子拍了拍吴邪,“我们的小天真,患着病呢,还要亲自动手。”


“他不是内奸,是我陷入了幻境,认定他是内奸,手也不听使唤,是我的错,我就不该把他也拉进来。”吴邪低下头,黑暗中谁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天真,不是你的错,这是他的选择,我们现在要想的,是怎么把他救出来。小哥,可以吗?”


“我之前看过了,有十几个人在帐篷边,但难的是我不清楚里面的形式,也不清楚刘丧的位置。”张起灵如实回答,以前可以一口答应的张起灵,如今却多了很多担忧。


“我和胖子去查探刘丧被关在哪个帐篷里,小哥把刘丧救出来,我们自有办法脱身。”吴邪重新振作,“诶诶诶天真你就别去了,你肺还没好呢,先休息。”王胖子按住正要起身的吴邪,“我和小哥去就行了,你就等我们三个人回来吧!”


“不行。我必须得去,刘丧是我伤的,我就得完完整整把他带回来。”吴邪语气坚定,王胖子也不再劝阻。铁三角出发,任务,救出刘丧。


另一边,“咳咳咳……”刘丧慢慢睁开眼睛,耳朵稍微能听清了,身体像是被锤头锤了一样,浑身上下都在叫疼,腹部的伤被人包扎好,但是感觉它更加火辣地疼,但是所有的疼,都比不上心中的疼。


“醒了?”焦老板坐直身体,“刘丧你可真会睡,这一睡就昏了一天啊。”“呵……”刘丧撇过头,不去看焦老板那边,“刘丧,告诉我吴邪在哪。”


“焦老板你可真是开玩笑,我已经被吴邪他们的队伍抛弃了,我耳朵废了,还中了一刀,已经是个废人了,你们想怎么玩我,随便。但是吴邪他们的位置,我不知道。就算我知道了,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刘丧捂着心脏,他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就算拿着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怕,他的心,疼死了。


“来人,把他的嘴给我捣烂了!既然已经废了,那就让耳朵废的更彻底些!”焦老板一声令下,外面的人进来拽着刘丧,刘丧从帐篷里被拖到了帐篷外。


棍子一棒一棒地落在刘丧身上,刘丧死死护住耳朵,他还能再为偶像听一次的,偶像会来救我的……一定会的……


“嗒嗒……嗒……嗒……”是敲敲话!刘丧抬头,微张着嘴,偶像……偶像来救他了,可是刘丧忘了自己还在焦老板那群手下的手里,木棍直接插进刘丧嘴里,刘丧只觉得嘴里已经没有知觉了,舌头是烂的,牙齿也松了,整个嘴都是麻的。


“老板说了,要废他的耳朵,把他的手给我拿开。”几个人上前拽住刘丧的手,刘丧的耳朵暴露无遗,钉子一寸寸探进刘丧的耳朵,直接戳破耳膜,“啊啊啊……”刘丧叫的声音很细微,因为他的嘴已经烂了,耳朵里冒出血,他感觉到了,很多很多的血,听不见了,什么也听不见了。


焦老板把刘丧拉到自己的身边,刘丧已经昏过去了,“走!”原来张起灵早已动手,只不过啊……还是晚了一步,“给我死。”张起灵没有什么感情,那几个折磨刘丧的人已经被张起灵用拳头打死,用刀?他们不配。


“追!”吴邪跑到张起灵身边,“一定要把刘丧带回来。”“嗯知道。”张起灵跑的很快,没多久,就追上了焦老板,可是……没有刘丧,哪里都没有。


“这不是大名鼎鼎的张起灵吗?怎么,想要救刘丧?”焦老板杵着拐杖,“刘丧在哪。”张起灵有些微怒,“哈哈哈……刘丧他早死了,在路上就死了,在刚才那一刻就已经死了……呃……”焦老板的脖子被张起灵掐着,“我再问一次,刘丧,在哪。”


“呃……唔……四……了……”焦老板无法开口说一句完整的话,但是,他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刘丧死了。


“嗒嗒……嗒嗒嗒……嗒”偶像,勿念。敲敲话,是刘丧!张起灵放开焦老板,瞬间朝着声音跑去,焦老板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张起灵就已经不见了。


“刘丧!”张起灵看见池边刘丧的手,差一点,就差一点……刘丧的手瞬间被往下拖,是尸池,一旦入池,会被地下的尸体给拖下水,再也无法浮出水面。


刘丧被腐臭的尸水包围着,鼻腔口腔都是尸水的冲击,令人作呕,睁不开眼睛,也听不见声音,也许这样就好,自己本来就没有朋友的,现在死了,也没什么大事的……


其实偶像我真的很想问问,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杀我的时候……干脆点不好吗……为什么要留我……为什么我一醒来你们都不见了……为什么…………为什么抛弃我以后又要来救我……张起灵……你要是说要我死,我死在你手里也是甘愿的,为什么现在要这样……


刘丧任由尸体把他往下拽,我累了……偶像……我想休息了,勿念。


                           ------E         N         D---------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