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化骨桃花》(天龙太子×黄秉承)〔转载,未完结〕

【置顶】本文作者为清灵,原处百度贴吧。根据地水0云的mv写成的同人文。因为实在是太喜欢了,但因为时间久远未及时联系到作者,先放在这里。如侵权,请联系我删除。

(mv指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4200242?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6614CADA-283B-4ADC-98A4-78E50922AF1B163044infoc&ts=1532401612422

【正文】

《化骨桃花》序言

冯绍峰饰【黄秉承】

黄晓明饰【天龙】

霍思燕饰【苏美娘】

沈晓海饰【王龙客】

简介:桃花林中,惊鸿一瞥。他远远望见他,笑靥如花,旷世美景亦失了颜色。他认定他,自此万劫不复,为他搅弄风云,毁天灭地。他为保全挚爱之人,委身于他,背负骂名,卑微苟活。化骨桃花,刻骨相思,执念在心,爱恨难消。

【一】

暗夜漫漫,空旷的皇宫楼台上,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在月下孑然独立。

  执政二十余年,国泰民安,四海升平,仁君仁政,朝纲清明。

  然而这种种溢美之词的背后,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血腥、杀戮,权谋与算计。

  天龙无声的叹着,从前张狂肆意不知天高地厚的黄毛小儿,转眼便成了而今已过不惑之年的自己。

  纵然坐拥天下,享得万民朝贺,又如何?

  心中那道伤口,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时时想起,时时剧痛,痛得他窒息。

【二】

天龙永远记得,那一年的春,陌上初熏,听闻京郊济水庵山下的桃花开得正好。

  不过二十岁的天龙,身居当朝太子之位,文治武功自不必说,且也难得不是个少年老成的性子,眼见春意大好,怎能轻易辜负?

  当即请了父皇示下,便携贴身侍从悠悠闲闲的出了皇城,闲情逸致踏春去。

  眼前一片嫣红花海,桃红柳绿,暖风如醉,熏得人微醺。

  天龙坐在马车里,来来回回看了一番之后,兴致也不甚了了,皆是些俗艳景色,早知如此平淡无奇,倒不如约几个贵族子弟策马狩猎去。

  耳边小太监的谄媚之言听得天龙昏昏欲睡,一摆手正打算就此回宫,耳边忽然听到一声声清朗悦耳的嬉笑话语,一男,一女。女子的声音柔美如百灵婉转,男子的声音,却好似山中清泉甘美悠长。

  “夫君,你看,那片桃花开得正好!”

  “美娘,你慢些跑,当心摔着了!”

  夫妻同游桃花春景,见怪不怪,然而天龙却鬼使神差的单指挑起马车的帘子。

  桃花林中,惊鸿一瞥。

  那女子虽是貌美娇柔,体态婀娜,然而天龙在自己父皇后宫中见多了莺莺燕燕绝世美色,眼前女子的美丽还没有达到触动天龙的地步。

  然而,天龙眼中看到的,却是那男子,正捻了一只桃花轻轻别在妻子乌云般的鬓发间。

  他捧着妻子的脸庞,眼中满是爱意怜惜,眸光温柔如水,笑靥胜似桃花。

他从天而降,令天龙欣喜若狂

  这样温润如玉的一个人,天龙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一瞬间被掏空了。

  然而,一时的晃神,待天龙回过神来,却见那一双璧人已经走远。

  温润清冽的声音犹响在耳,天龙怔怔的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禁升起几分惆怅和郁郁。


【三】

天龙以为那只是偶然得不能再偶然的一次邂逅,自此与那桃花林中的妙人再无交集。

  时近初秋,这一日父皇传召天龙前往瀚文殿一同觐见殿试考中的进士,天龙口中应诺,实则心中却叫苦不迭,此前跟随父皇觐见殿试进士,皆是些须发斑白的老朽,满口迂腐道义,着实叫人腻烦。

  然而天龙心知自己既身为太子,从小父皇便对自己寄予厚望,少不得打起精神穿戴整齐往瀚文殿去了。

  端坐于父皇身边,看着底下数十位考取的进士跪拜圣恩,口中山呼万岁。

  太傅侍立一旁,逐一介绍进士及第前三甲。

  “殿试榜首,黄秉承觐见我主万岁!”

  只见一人身穿状元礼服,跪在地下,朗声道:“臣黄秉承,参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眸光如水,天龙知道,自己已经沦陷

  这声音,一瞬间,天龙仿佛再次置身那片桃花之海。定睛看去,恰巧迎上那人抬起头投射过来的目光。

  眸光如水,深不见底,天龙知道自己就此陷了进去,无药可救,更何况他也不想被救。

  一时间,朝堂坊间皆传说,建中四年榜首,黄秉承,年少多才,品貌双全。

  皇帝称赞他,虽为殿试榜首,却不贪慕高官厚禄,自请就职于京城下属小小的苏城为一方县官,自陈唯有深入民间,才能真正了解民间疾苦。

  亦有人说,文采虽长,命数未必,慧而不寿,古来如此。

  天龙听了,皆一笑置之。

  这个人既已入得朝堂,便与自己再脱不得关系,心存百姓也罢,慧而不寿也罢,自己认定了他,就一定要得到他。

  自小到大,天龙从来没有求而不得的东西。

  记得自己六岁的时候,看中了皇后宫里的一盏翡翠琉璃灯,因是家传之宝,皇后未答允送予自己,然而两天后,那盏价值连城的琉璃灯却莫名的躺在地上,变成一地晶莹碎片。

  看着皇后心痛的模样,天龙稚嫩的唇角却扬起一勾阴惨惨的笑。

  看中了,便一定要得到,得不到,就毫不犹豫的毁了它。

【四】

  京城黄宅,自殿前觐见圣驾回来,入夜后黄秉承坐在灯前手捧书卷,正自看得入神。

  苏美娘轻轻巧巧走至他身畔,拨亮了灯火,浅笑道:“过几日夫君要前去苏城就职,我已经将行装收拾妥当了。”

  黄秉承放下书卷,握着苏美娘的纤纤玉手,道:“有劳娘子了!”

  “天色将晚,夫君还不早些歇息?”苏美娘看向桌上翻得有些残破的书卷,忽然含笑逗趣道:“十载寒窗苦读,一朝殿试榜首,夫君,得意吗?”

  黄秉承搂着苏美娘的腰身,黑亮的眸子闪闪发光,露出几分戏谑的笑容:“十年寒窗,读书为的是仕途,当然得意!非常得意!最最得意!”

  苏美娘心知黄秉承的品性,遂也握住对方的手,道:“美娘知道夫君的心思,虽得殿试榜首,却不贪慕高官厚禄,只为一方百姓谋福,是为承继父亲大人的遗志!”

  黄秉承收起笑意,神色略有哀戚,“知我者唯有美娘一人,父亲早逝,然家训昭然,时刻铭记于心,为官者若只为功名利禄,心中没有百姓二字,则愧对先圣,愧对皇恩,愧对一己良知矣!”

他殿试榜首,却甘心为小小县官

  苏美娘望着自己的夫君,如此纯真高洁的人,从此涉足于浑浊险恶的官场,能否保全自己,能否一如既往的秉承先父遗志,苏美娘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担忧与茫然。

【五】

  然而虽心怀壮志,现实却未必如愿。

  黄秉承端坐于书房中正翻看着苏城历年来的案卷,自上任以来已有月余光景,以自己的能力几桩寻常案子处理起来倒也游刃有余,可是这几日翻看了旧时的案卷,却发现几宗陈年旧案颇多疑点漏洞,细细追查下去,身边的知情人却有些讳莫如深,似乎这案情牵涉到某些千丝万缕的关系,若再追查下去不止艰难,只怕还会惹火烧身。

  黄秉承正自凝神沉思,忽然衙门主簿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说是有贵客造访苏城官府。

  黄秉承心生疑惑,也不便犹豫太久,匆匆整好衣冠,准备迎接所谓的贵客。

  这贵客,便是天龙,当朝太子。

  黄秉承没想到是当朝太子驾临小小的苏城,看着眼前这位俊朗中透着霸气的年轻太子,黄秉承只道是太子心怀社稷体察民情,心里不由得对天龙生出几分敬意好感。

  “下官苏城县令黄秉承,恭迎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天龙看向正对自己拱手行礼的黄秉承,当日殿前觐见的时候,他身穿一袭状元礼服,华贵灿烂。然今日再见,退去华丽的人身着县令官衣,玄色衣袍本平淡无奇,然而穿在黄秉承的身上,却说不出的淡雅好看,腰带束得一丝不苟,掐出一把曼妙细腰,拘谨的性情却无心插柳生出一番旖旎风情。

天龙看着黄秉承,心中满是欲念

  天龙掩藏下心中对黄秉承的狂妄念头,正色道:“本太子听闻黄大人出任苏城县令,十分勤勉能干,处理了几桩案子甚是妥当!我素来是惜才爱才之人,最是看重黄大人这样才德兼备之人,我此来正是要与黄大人好好结交一番,若能得黄大人良言一句,正是胜过读书百卷!”

  黄秉承略微一愣,旋即拱手,谦逊的微笑道:“太子殿下愿意折节下交,是下官的荣幸!”

【六】

自那日天龙来过苏城之后,隔三差五总要差人送来一些书卷或文房四宝之类,说是要与黄秉承以书会友,黄秉承忙于衙门事务,对天龙的举动也未作多想。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去月余时光,这一日傍晚,黄秉承在家中,仍习惯性的将白天里没有审完的卷宗拿出来翻看研究,忽然家仆进来禀报说是黄太守来了。

  黄秉承刚要吩咐家仆将客人请进来,黄太守已经自己急匆匆走进书房,一进门便横眉立目瞪着黄秉承。

  黄秉承不露声色,起身拱手道:“叔父入夜前来,侄儿未及远迎,还请叔父莫要见怪。”

  黄太守恨恨的哼了一声,怒道:“你那衙门里是不是有一桩案子,是告发苏城人士吴良强抢周家祖宅土地伤人致死的事情?”

  黄秉承眉头微微一皱:“此案侄儿已经审结,案犯吴良意欲强买周家百年祖宅的土地,周家人不肯,吴良便携家丁将周家父子打伤,周父被打当晚咳血而死,案情清楚,审结结果也无失公允,叔父如此气急败坏跑来问这个案子,难道是有什么异议吗?”

  黄太守跺着脚喝道:“你可知道那吴良是节度使吴大将军的亲弟弟,吴将军位高权重,你抓了他的弟弟,你岂能与你善罢甘休,我早前就跟你讲过,叫那吴良好歹赔点钱给周家,就把人放了便结了此案,你可倒好,要学那包青天铁面无私,也不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黄秉承听罢拍案而起,正色道:“叔父身为一城太守,沐受皇恩,理当秉公执法!国无法则必生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您畏惧于权贵而要求侄儿私放凶手,就是枉顾国法,恕侄儿实难从命!”

他为官清廉,不愿向世俗低头

  黄太守被这一番话噎得目瞪口呆,半天才抖着手骂道:“你……你跟你爹一样,一杆子捅到底,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要做个清官好官,不要把我也连累了!你是要看着黄家满门抄斩你才满意啊?”

  叔侄俩还未及再争辩下去,一众凶神恶煞般的官兵已经闯进黄府。

  为首的官员只说是黄秉承包庇刁民讹诈朝廷大员。

  黄秉承心知自己此番凶多吉少,然而为承继先父遗志,自己所做的无愧于心,想至此黄秉承倒也坦然无畏了。

【七】

  天龙百无聊赖的坐在自己寝殿中翻弄着书卷,这几卷书是前两日贴身小太监从黄秉承那里带来送给天龙的回赠礼物,天龙本天资聪颖又颇有些灵活头脑,只是不大在书本上用功,书卷中的之乎者也,直把天龙看得昏昏欲睡,唯有书卷卷头的几行娟秀小楷,天龙却反反复复的玩赏了好几遍,只因那是黄秉承的手迹,天龙不由得心中生出许多肖想,当真是字如其人,隽秀端丽又不失风骨傲然。

  忽然贴身小太监急匆匆跑进来,伏在天龙耳边低语了几句,天龙立刻脸色一变,“噌”的站起身来,厉声命令道:“快!为本太子更衣!”

  天龙赶到苏城的时候,衙门已经大门紧锁,问了才知道黄秉承已经被连夜押到霸州节度使的官衙去了。

  天龙心知事不宜迟,携随从快马加鞭赶到霸州,气势汹汹闯进大堂。

  当看到眼前的一幕,天龙只觉一股烈焰冲上头顶。

  一高壮武士手持藤鞭,甩起来呼呼生风的抽在黄秉承的脊背上,单薄衣衫尽皆散碎,白皙的背上,一道道血红鞭痕纵横交错,景象触目惊心,更教天龙怒火难遏。

  天龙几步上前一把攥住武士挥鞭的手,咬紧牙关暗中使了力气,只听那武士惨嚎一声,藤鞭应声落地,可怜那只手腕已经筋骨尽断。

  坐在上面的高官一脸横肉,见此情景不禁吓得心惊肉跳,但依仗着背后有节度使撑腰,仍自色厉内荏的喝道:“你是何人!竟敢私闯公堂……”

  天龙身边的侍卫立刻喝断对方,“放肆!尔等有眼无珠!当朝太子驾到,还不快快跪下!”

  堂上众人闻听太子驾临,纷纷跪下行礼,一个个噤若寒蝉。

  天龙瞪着跪在下面的那个官员,“本太子提醒这位大人,国法有章可循,黄大人无论有罪与否,都不该受此酷刑,你身为朝廷命官,竟敢动用私刑该当何罪?”

  那人俯首在地战战兢兢的回道:“回太子,黄秉承……只是一县之官,品阶低微,国法……只说是刑不上大夫……”

  “那你可知道,黄大人是御前殿试榜首状元,国法中也说过,进士及第不得受刑!”

  天龙一声断喝,吓得那人浑身一抖,再不敢多嘴。

  “现下黄大人一案,本太子要亲自督审,来人,带黄大人回京!”

  那人见状并不敢出言拦阻,只是又怕节度使那边不好交代,只得硬着头皮道:“这……黄大人一案,下官已经审到关键之处,太子要带黄大人回京只怕于法理……不妥……”

  天龙听罢,反倒不急不恼,缓步走过去站在那人面前,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本太子现在就要把黄大人带回京城,本案审结之前,你敢再动他一根汗毛试试!”

  天龙说完转身走到黄秉承身畔,想那黄秉承一介文弱书生,哪里经受得住如此酷刑,在天龙赶来之前便已经痛昏过去。

  天龙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将人抱在怀里,虽尽量避开背部的伤处,然而动作起伏间还是弄疼了黄秉承,昏迷中两弯修眉微微蹙起,□□声微弱的溢出唇齿之间。

  黄秉承在疼痛中转醒,眼睛微微张开一下,只是撑不住精神,睁开又阖。

  “别怕……我这就带你离开这儿……”

  浑厚的嗓音在耳畔低语。

  黄秉承头脑昏沉,想不起这说话的人是谁,还未及张口道谢,便彻底昏了过去。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