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腹黑帝王叽*痴情宠臣羡(十二)魔道祖师同人文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拿到灯下仔细端详,发现落款明明白白写着“魏婴”二字,他想了很多人选,独独没有想过会是魏婴,蓝湛的占有欲他是明白的,没有圣旨批准,魏婴就算是老死宫中,也是无可避免的事。“梨园弟子白发新,椒房阿监青娥老”,宫墙深深,想出去谈何容易。

 

对于魏婴,蓝涣是三分鄙夷,七分同情,鄙夷他是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内阁学士,宫闱内受宠的男子,同情他年纪尚轻,又是从小娇宠惯了,如今被囚禁在深宫之中,如同被豢养的金丝雀一般,换谁都不好受。蓝涣把信藏到抽屉的一角,心想着,还是得找个机会帮魏婴逃离这里。

 

话说过了一个月,也到金氏二小姐入宫的日子了,凤冠霞披,飞天髻、梅花妆,衬得她比往常更为娇媚动人,多年后,她回想起来,那是一个艳阳天,轿子外的阳光相比平时格外刺眼,她想着这会是一生幸福的开始,暗恋多年的人求娶自己为王后,想到要发生的一切,面颊不禁飞上两朵红云。

 

听闻金采薇入宫,蓝湛内心毫无波澜,尽管如此,大婚还是得如期举行,该有的礼数,一个都不能少,采薇将来正式入住的宫室,被吩咐以花椒和泥涂饰,取温暖和美之意。蓝氏素日饮食寡淡,最多不过在点心上有些巧思,这次为了婚宴,特邀名厨,准备以国宴的标准安排。鸡鸭鱼肉、鲍鱼燕翅、各色山珍,极尽奢华。

 

尽管大家都说蓝湛如何看重未来的皇后,登基后不久就派人求娶,更以椒房之礼以示诚意,但蓝湛内心明白,这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自己对皇后,有尊重、有欣赏,爱?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能轻易许人。

 

大婚的日子渐渐临近,魏婴虽被软禁在爱晚亭,从宫人的轻声细语里也能听出些许,“金氏嫡女”、“蓝王登基后求娶的皇后”、“才貌双全”、“妆奁丰厚”,这些话像一根根针一样扎在心上,而他自己,江氏养子,身负人质和宠臣的双重身份,无论哪一样,都没办法拿到明面上,至于美貌,他并非女子,可以靠美貌争得位分,君主的宠爱,如雨露一般,没有定数。

 

魏婴虽小,也知道对男子来说,“修身、齐家、治天下”才是为人的根本,他爱蓝湛,但做他身畔攀附的凌霄花,忍受旁人的流言蜚语,让他如芒在背,也倍感耻辱,等蓝湛大婚礼成,自己又以什么身份在宫里继续待下去?若是皇后有意为难,凭他一人,不过是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蓝王大婚,各家族都拿到了请帖,江家自然也有,“蓝王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牌。”江澄看了一眼,复又丢下,“江澄,等到了姑苏蓝氏,不得无礼!不然,十个脑袋也不够你掉的!”虞夫人半真半假恐吓道,“知道了,阿娘,我对外一定不会多说。”江澄撇了下嘴,“阿姐,听说最近温氏余孽作乱,派去边境镇压的人选还未定,这形同流放,会是谁这么倒霉?”“阿澄,这你就别操心了,左右不会是咱们江家的人,阿羡现在是内阁学士,一介文官,白衣卿相,想想也不可能。”

 

离大婚还有一周,蓝湛不得不暂且放下政事,里外操持着,婚礼流程、现场布置、宴席菜单,种种琐碎,都一一过目,对于魏婴,他暗中吩咐人好生伺候着,衣食不得怠慢,反正宫内规定自戕是连累家族的重罪,他也不担心魏婴因此寻死,对于日常行动倒是松了很多,一是为了避嫌,二也是不知如何面对,趁着这个当口,蓝曦臣让人秘密传唤魏婴,说要办法可以让他去边境。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