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腹黑帝王叽*痴情宠臣羡(十一)魔道祖师同人文

自从那一晚之后,魏婴心如死灰,在蓝湛离开后,他从地上捡了一件外套披上,也不敢让宫人烧热水,就打了一盆凉水,用毛巾蘸些水擦洗,新鲜的伤痕一道叠一道,双腿那里一碰就一阵撕裂般的痛,洗完,清澈的盆水已经被染成血红色,洗罢,魏婴找了些干净衣服换上,做完这一切,加上被折磨了一夜,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趴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境。

 

“阿羡,阿澄,快来,师姐做了莲藕排骨汤,还是热的。”“好嘞!师姐最好了!”“魏无羡,你跑什么?连喝个汤都要跟我抢不成?”还是在云梦的莲花坞,他还是无忧无虑的孩童,忆往昔,他也曾有过渴望为国建功立业的抱负,“师父,魏婴以后也要像这些英雄一样,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即使牺牲也在所不惜。”师父听到他这么说,摸摸他的头,“魏婴好志向,不过带兵打仗光有武力可不行,还要有谋略,以后除了习武,师父再教你些兵家之道。”“好的,多谢师父!”

 

跟着师父,经过五六年的历练,魏婴不仅练就了一身高强的武艺,对带兵之道、战略部署也是样样精通,有时候,师姐还会跟他说一些历朝历代的名人故事,下山除祟,魏婴还会买些诗词、画本带回去,晚上大家都睡了,魏婴就坐在灯下读书,知道了很多云梦以外的人和事,十五岁的年纪,就已是鲜衣怒马的翩翩少年郎,对于未来,也曾有过美好的想象。

 

奈何一纸诏书,魏婴被迫入宫,原本以为“内阁学士”或许就是王上的御用文人,虽然与志向不符,也是明面上会受人尊重的职位,只是,入宫后所遭受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他不过是蓝王的宠臣,一时兴起被捧在手心,腻了便弃之如敝履,第一晚,枕席之间的缠绵悱恻、海誓山盟,现在想起,不过是一场幻梦而已。

 

蓝湛这些天一直忙于政事,大婚事宜基本都交给叔父去办,突然接到叔父传话,要他和兄长一起去商量要事,有些吃惊,暗自庆幸,既然有兄长在侧,应该和魏婴无关,于是放下要批的奏折,匆匆赶去。

 

“忘机、曦臣,温氏余孽最近在边境频繁作乱,你们应该都是知道的吧。当初没有赶尽杀绝,就是希望他们能明白,蓝氏素以慈悲为怀,饶他们一命,不说心存感激,总该安分度日,现在他们屡屡作乱,是可忍孰不可忍!”蓝启仁扫了两兄弟一眼,高声说道。

 

蓝湛躬身一礼,“叔父,忘机知道,只是现在派兵镇压未免太过,况且老弱妇孺居多,不如给他们些田地耕种,再从朝中安排官员前去看管,不知叔父以为如何?”蓝启仁捻了下胡须,“曦臣,你怎么看?”蓝涣和蓝湛相互交换了下眼神,回道:“曦臣认为,不如派军队前去看管,如果温氏有二心,即刻解决,若是就此安分,军队也可以驻扎在边疆,保证国土安全。”


“还是曦臣考虑周到,只是人选,你们可有什么想法?”“叔父莫急,待忘机回去和朝臣商量,必定会给出最合适的人选。”“忘机,你的婚事在即,这件事不如交给曦臣去办,毕竟是登基以来的第一位王后,万不能轻慢。”蓝湛听了这句话,迟疑了一瞬,想辩解什么,却又把话咽了下去。

 

温氏叛乱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朝廷和后宫,毕竟事关蓝氏江山,但边境偏远,一时竟无人愿意前去,前朝老臣不行,一些建功立业的新贵官员更不能,曦臣顿感事件棘手不好对付,也不想麻烦蓝湛,一直拖着,一周的时间过去了,人选还是迟迟没有确定,待到蓝启仁问起,蓝曦臣就就以还在权衡考虑中来搪塞。


待到快临近忘机婚期,一晚,曦臣收到一封自请去边境的信,笔触大气磅礴,能看出作者心怀远大抱负,细看字句间,还是一位稚气未脱的少年,曦臣心想,或许是朝中大臣的儿子,瞒着父亲写的一封信,就当小孩不懂事,到时候找个理由回信拒绝就是了。待到读完信,看到落款,曦臣呆了片刻,这是?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