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体育生室友在公园门口,突然将我拽入怀里

前情回顾

高考结束后的班级聚会,薛耘喝多了,我只好留下来陪他。我想着肯定是要把他送回家的,实在不行的也就接到我家里头去,可这家伙却嚷嚷着要去厦门岛外的鳌园。那天晚上,他好像准备好了一肚子的秘密要说给我听,同桌几年朝夕相处干嘛非得等到毕业了才开口,真傻。


等我们到了之后,园区的大门早就紧锁着,门口甚至连保安都没有,他勾着我的脖子靠在我的肩膀上,走起路来还是有些不稳。“要不还是回去吧?”我伸出了一只手拽了拽铁门,上面的铁锈一下印在了我的掌心。他用头撞了下我的脑袋:“怎么这么笨,一看就是没有翻过墙吧?”他往旁边的围墙走了去,抬头看了看那些栏杆的高度,然后问我,“敢不敢?”


“摄像头拍着呢。”我指着上面立着的监控,我才不想明天被登到报纸上。


“所以我才问你敢不敢啊,不然这个栏杆这么矮有啥好怕的。”他倚在路灯下,灯光从他的头顶倾泻下来,我看不见他的眼睛,只能感受到他咧着嘴,露出牙齿笑着。果然人和人之间是有区别的,就算那个栏杆不高,其实我还是有点怕的,但经他这么一说,我便不敢说出来,不然得显得多么没出息啊。我走到他身边,他整个人看上去还是晕乎乎的,好在他头发短得很,不然早就被他揉成什么样:“我是担心你好吧?我可不想看到你挂在上面。”


他眯起眼睛又笑了下,突然扯着我的领口把我拉到他跟前,我一个踉跄差一点就踩在了他的鞋子上:“我有什么可担心的?你要是真放心不下我,以后就去哪儿都把我带上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能异常确定他真的醉了,否则平时就算拿着鞭子逼他都是说不出来的。我的心颤了下,顺带拉到了手指的神经末梢,那种感觉就像触电一般。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这时该说些什么,我也不敢再看他只是低着头看着地上我们俩被拉长的影子。那影子交叠在一起,他高高壮壮的,覆盖了我的一大半。


他又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让我靠在他的怀里,他身后的路灯杆此时显得那样的宽厚又充满安全感。我将头转向另一边,脖子倾斜着,努力让自己不碰触到他的脸庞,努力和他炙热的呼吸保持一定的距离。


他那只从后面绕过我脖子的手,不安分地捏了捏我的下巴,将我的头转向他那一边:“你怎么了?不是小豹子吗?还扭扭捏捏的,都抱在一起睡了大半年了,害羞个啥?”他接连问了我好几个问题,感觉又清醒得不像话,最后竟然顺着路灯杆子慢慢地将身子往下滑,他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呵呵,你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吧,省得以为全世界的人都喜欢你。”他反手将他的肩膀稍微一推,我就顺利地挣脱了出来。我从来都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真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是不是喜欢上他了,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男生了,我只是希望他继续陪着我,就像从初中到高中一样,只要一侧身就能看到他,只要我爸妈给了我了什么新的东西都想跟他分享,我早就习惯了,所以哪里谈得上喜不喜欢。


只要将来的人生还有他,就算不喜欢,就算讨厌死了也一点关系都没有。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他仰着头,一只手扶着后脑勺哈哈哈地笑着:“那我以后要多喝点酒,全世界都喜欢我,那多好啊。”他刚刚在路灯杆子蹭了下,整件衣服都往上跑了去,下摆都盖不住他的腹部了,露出一大截来,肌肉的线条明显,这几个月虽然他们球队的训练都停了,但他还是每天在出租房里又是举哑铃又是卷腹的,一天都没有闲下来,说不动一动整个人都觉得不舒服。于是我每天睡前都能看到他汗涔涔的样子,有时候累了他就故意鬼吼鬼叫,然后大笑着问我是不是特别销魂。


可之后这样的日子大概是不会再有了吧,我盯着他的腹肌看了看,然后帮他把衣服拉了下来,他乖乖地将身子往前腾出后背和路灯的距离来,又如同机场过安检一样将双臂打开平举着,等我帮他收拾好了。他一把将我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你要是个女生就好了。”


我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脸被他埋在胸口里,扑通扑通的全是他的心跳声:“有什么好?赶紧把我放开,我都喘不过气了。”


他根本就不听,反而把我搂得更紧,我感觉他现在的心跳也比刚才还要剧烈了,他摸着我的头发说道:“怎么可能不好,你要是个女生,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家跟我妈说我要娶你,过两年就把你娶进门,哪都不让你去,让你给我生一群孩子,他们一点点长大,咱们一点点老去,这多好啊。”


给我十个胆子,我都不敢幻想他会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毕竟这家伙风流倜傥从我认识他之后追他的人就从来都没有断过,他在女生面前也总是一副老子就是宇宙中心的模样,所以我才不会妄想什么和他在一起,什么自己是女生就好了。估计我要真是个女生的话,我也干不过那些爱他的姑娘们,如果真有什么值得说的,也不过是我陪他的时间比任何人都长罢了。


“你怎么这么没有理想啊,就知道生孩子,真是庸俗。”我语带嫌弃地说他,然后感觉这家伙居然开始扣起了耳朵后面的头皮,指甲在上面来回地划动,像我以前帮我们家的猫挠耳朵似的。


他歪着脖子,低着头,仔细地观察着我的耳朵,声音温柔又平静:“不是啊,是你生孩子,又不是我生。”我抬起手来要打他,他一下就抓住了,觉得高高的,然后屈膝将我整个人抱了起来,我只好像个树袋熊一样的挂在他的身上。被一个喝醉酒的人这样欺负,我也真是太丢脸了,早知道就不跟他来这里,就应该直接把他塞到出租车里让他回家去。


“要不我以后的孩子,你帮我养着吧,反正我又教不好。”他突然很认真地对我说,“这样我以后也可以假借要去你家看孩子,天天去蹭饭啥的,省得你将来的老婆不待见我。”我骂他神经病,说我才不着急结婚,我没有跟他说其实我早就这么想过,以后我们两家的孩子我都会一起照顾着长大,我叫他们念书做功课,他带孩子们去打球运动。


“那你将来还是会结婚吗?”他问我。我说对啊为什么不结婚,男人不都是会结婚的吗?当时年幼的我们,对于很多的认知都很模糊,都是懵懵懂懂,却对大部分人的人生轨迹有着清晰到像是既定的逃不掉的现实一样。


他会跟女孩子结婚,我觉得自己也会一样,既然我跟他都是男生,那就像哥们儿一样过一辈子吧,这样就足够了,哪来那么多遗憾,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当时的我,就是这么想的。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我就这样抱着我,抬着头对我笑,直到累了才将我放下来:“真的不进去吗?来都来了。”我摇了摇头,反正来日方长,这个景点又不会长了腿跑走,下次再进去就好了。可能是刚刚我们挨得太近,肠胃不小心被压迫到,他眉头一皱,转向一旁就吐了起来,吐得稀里哗啦的,全是酒精的味道。


我拍着他的背,尽可能让他舒服一些:“以后喝酒的时候还是要吃点东西,不要一直往胃里灌了,对身体不好。”我想我当时的语气一定特别像我妈,因为每次我爸喝多了不舒服的时候,我妈都这么说。


“你……不会偷看我吐了些啥了吧?”他表现得似乎有点意外,而我也被他的这个问题噎住了,是啊,我干嘛看人家都吐了些啥,也不嫌恶心也不嫌脏的,我是疯了吗?我平时可是路过厕所都努力憋着气的,怎么会关心起了他吐了些什么,我绝对是疯了。


我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来递给他:“擦一擦吧,脏死了。”这个习惯是初二那年他潜移默化中给我培养成的,他有次打完篮球赛,满身大汗地,用水冲完脸之后问我有没有纸巾,我说没有,他摇了摇头说这么斯文的男生居然没带纸,从此之后我去哪里就会在口袋里放上,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需要,他很爱流汗,总是拧开水龙头就往脸上往头上往身上冲,湿答答的。我从来都没有主动递给他纸巾,可他之后每次找我要纸巾,我都能给他,这也成了一种习惯,一种默契。


他擦干净之后,嘟起嘴来作势要往我身上蹭,我只能赶紧跑:“别闹啦。”


他在后面一直追着我,我就一直跑。晚风穿过胸膛,我们像是被放飞了的风筝一样,只是线始终缠在一起。他说:“我们回家吧。”

▉本文为第16章,持续更新中

点击这里👉看更多体育生故事

🌈 长按右下角点赞,给我鼓励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