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风访谈】寒地水稻之父徐一戎

寒地水稻之父徐一戎

http://www.kaiwind.com/c/2013-11-05/1125158.shtml

来源:凯风网    时间:2013-11-5

视频简介

在水稻种植领域,有一个广为流传的传说——“南袁北徐”。“袁”指的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而“徐”就是在我国北方被誉为“寒地水稻之父”的徐一戎。

北大荒冬寒春凉,无霜期短,自古以来都是水稻高产的“禁区”。徐一戎研究推广多项寒地水稻高产优质栽培技术,打破了黑龙江垦区麦豆种植一统天下的格局,实现种植业结构战略性调整,创造在高寒地区水稻生产面积超千万亩、单产超千斤的奇迹,为北大荒变成“北大仓”做出了重要贡献。


徐一戎:看着水稻好像永远也看不够


【主持人】徐老,当年您是怎么来到北大荒的?

【徐一戎】我是一个农村的孩子,我父亲在北镇县城里的中学当教员,后来上中学就搬到城里去了。在北镇念读完中学以后,去锦州去念高中,毕业以后,在奉天农业大学学农学。

【主持人】上完大学之后呢?

【徐一戎】上完大学我去了东北人民政府工作。后来东北人民政府撤消了,把人员都分配出来,我就被分配到黑龙江了。

【主持人】刚来的时候黑龙江是什么样的?

【徐一戎】那时候感觉气候条件不如辽宁,冬天很冷,夏天最热的时候比沈阳热。

【主持人】条件很苦。

【徐一戎】对,就是冷的时间太长,热的时间太短,种庄稼的生育期都很短,生育期长一点的在黑龙江都种不成。那时候整个黑龙江都没有水稻。

【主持人】当年北大荒是在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下来开发水稻的?

【徐一戎】黑龙江江河多、低洼地多,那时候就想如果能种上水稻,能把这水也利用上。如果种旱田,夏天长得很好,但入伏以后大雨连着下,把这旱田都淹了,后期收成很差。所以“旱路”不通,要走水路。这是刘文举局长提出来的,于是在低洼地开始种植水稻。那时候没有机械,也没有种子,都是人工。

【主持人】也就是请当地的老百姓参与种植。

【徐一戎】老百姓参与进来就解决了北大荒以机械化为主、劳动力少的问题,解决了人工种植水稻的问题,从那以后就一点一点发展起来了。

【主持人】让您最难忘的是哪件事?

【徐一戎】1999年,,是一个大的转折,是垦区亩产达到一千斤以上,种面积达到一千万亩以上。这个成绩当时南方的专家都不信,说是不可能的。后来,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来了,到水稻面积最大的分局建三江考察确认了,当时是我陪同的。

【主持人】徐老,您退休以后做些什么呢?养花养鱼吗?

【徐一戎】花好看但是我不想种,我的脑袋里只想着它浪费我的时间,而那我的时间应该用在哪呢?就是水稻。脑袋里头就是俩字,水稻。我看水稻,看一遍不行就看两遍,要是还有时间就看三遍,就像是看不够似的,看不完的水稻。

【主持人】在您眼中这些水稻比花儿都好看?

【徐一戎】花好看,我的水稻比花还好看。我就是时时刻刻痴心在水稻上,早上起床就先去看水稻,看完回来吃早饭;吃完早饭又去接着看,看完回来再吃午饭;吃完午饭有时候休息一下又去看,看完回来吃晚饭;吃完晚饭赶上夏天白天长,我就又去看,就是看不够。眼睛一闭水稻都在脑袋里,就这样有时候自己还是信不着自己,第二天还是要跑过去看,一看水稻心里就好像特别舒服。这个过程中我对水稻的认识也不断提高,叶子怎么长、一天长多长、长多宽我心里都有数。叶子有一中筋,中筋两边不是一样宽,一般是一边宽一边窄,我拿起来就知道他是哪片叶子,后来我们依此创造了“叶龄诊断技术”。


王淑英:我选择嫁给他是因为他对水稻的执着


【主持人】王阿姨,您是徐老的爱人,能说一说徐老在生活当中都有什么爱好吗?

【王淑英】看书、看报,有关农业方面的事他都很喜欢,对其他方面就没有太大的兴趣,比如在生活上,他不会做饭,但也不会挑捡,做什么就吃什么,从来不挑。我本来不怎么会做饭,但伺候他还是挺满足的。

【主持人】您是怎么看待徐老对水稻的这种感情?

【王淑英】我刚认识他的时候就发现这个人的特点就是做什么都非常执着。他经常向我炫耀的,那时有勘测任务,他领着5个人用8个月建了大概17个农场。那时候北大荒一片荒凉,除了草就是草,他领着这几个人,8个月建了这么多农场,了不起!他就是这样,做什么就绝对要做好。那时候他还没有进入水稻领域,但是他对北大荒的贡献,我认为了不起。那时候很艰苦,睡在草甸子上,盖着貉子皮,但他没有说一个不字,给他什么工作就干什么工作,这点我很佩服他,干啥像啥。我和他认识时我才23岁,那时我也遇到很多人,也看到很多人,像他这样对业务这么执着是第一个。

【主持人】徐老有一个称号叫做“终身不退休研究员”,您听到这个称号是怎么想的?

【王淑英】他研究水稻的执着,到什么程度呢?他经历的苦难不少,文化大革命中他是典型人物,那时候把他下放到农村去了,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到一个有水稻的村子。他刚才自己也说了,他没有别的要求,能让他研究水稻,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主持人】退不退休无所谓,只要能看水稻就行。

【王淑英】我听说有的农场高价聘请他,他对我说这样只能看一个农场的水稻,对整个农垦的水稻怎么去看呢?所以没有接受。他一生有自己的一句话:一生一业水稻,五件事,学习水稻、研究水稻、写作水稻、推广水稻,还有一个我忘记了。去年我跟他下农场,一到农场大伙对他就像来了“老祖宗”似的,围着他:“徐老,你挺好的?你看看我们这!”这个也拽,那个也拽,请他去家里吃饭。我看后很受感动:我爱人在农民的心目中还是有位置的,没白活,没白燃烧他自己的一生。不管是我们在一起,或是不在一起的时候,我都非常敬佩他对事业的执着、认真,到现在他这点在我脑子里记忆还是很深,很打动我。


孙作钊:老师的奉献精神是我永远要学习的东西


【主持人】作为徐老的大弟子,您感觉徐老是怎样一个人呢?

【孙作钊】我跟徐老在一起工作几十年。徐老对水稻的痴情是他用他的一生去热爱水稻,所以他自己讲一生一业就搞水稻,就搞这一样。早期,我们在北大荒做建场的勘探开始,一直到研究水稻,徐老做出了重大贡献。解放初期,农垦4.7万亩田的记录是平均亩产81公斤,到1999年垦区水稻突破1000万亩,平均亩产突破千斤,这里面是徐老做了突出贡献。

徐老本人特别好学,我跟他工作这么长时间几乎没有礼拜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的办公室和宿舍就是一个屋,除了去食堂吃饭、在田间调查,就是回到办公室看书、总结、写东西、做笔记,始终是这样。像我们研究水稻栽培的话,礼拜天调查是免不了的,但是对他来说,凡是礼拜天就让我们休息,他总是自己到田间去做调查,就一直是这样。徐老对工作的热情,对同志的体贴照顾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徐老的奉献精神,是我们永远都要学习的东西。讲一件事,2008年,徐老把他这一生所有积蓄捐了出来,以100万作为科研奖励基金,想为水稻研究做些贡献。我就想,一个研究水稻的普通科技人员捐出100万,靠什么?这几乎是他一辈子工资收入的积累。作为徐老的学生,在这里代表我们徐老的所有弟子,祝愿已过了鲐背之年徐老晚年天天快乐、身体健康长寿,祝福他!


大爱无言,真爱无声。徐一戎老人把自己奉献给了寒地水稻栽培事业,奉献给了稻农。徐一戎是“艰苦奋斗、勇于开拓、顾全大局、无私奉献”的北大荒精神典型群体的杰出代表。在被徐老感动的同时,也让我们祝福老人能够更加健康。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