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尸爱上螺蛳粉:中秋月饼玩的有多野?

作为一个甜食BOY,每年八月十五,我会逛遍各大百货商场,盯着试吃的小姐姐,免费吃到饱。


我曾以为自己是个“月饼懂王”,直到中秋前半佛给了我两盒“螺蛳粉”月饼,让我知道了自己在月饼届的无知。



当酸笋和螺肉从月饼中流出的那一刻,我的味蕾和想象力被同时击碎了。


阿半那刀削面一般的脸庞,露出邪魅的耐克笑,说道:我们搞尽调的,还是这款和我们更配:



绿油油的韭菜,仿佛闪烁着财富的光芒。


然而,当我看到香菜馅儿的月饼时,我一切都不在乎了。


连香菜都能在月饼届拥有姓名,谁还不可以呢?



卤蛋说,必须的。



竹炭说,卤蛋说得对。



这说明什么?


薄薄一层月饼皮,内核,却装着这世上最大的公平。


如果阿甘是个中国人,我猜他妈妈跟他讲的那句话,应该是:


人生就像一盒月饼,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馅儿。



月饼这个行业,到底“研发”出了多少奇葩物种?


八月十五之后,月饼们都从货架上离奇失踪,又去了哪里?


为什么说月饼也能做期货?


什么又是骇人的“僵尸月饼”?


接下来就是中秋节还在加班的牛顿顿顿,为你脱下月饼的伪装,硬核露馅的时刻。

 

1


我对月饼这个行业搞了一个小型尽调,我发现月饼是这个星球上最比表里不一的食物,简直比盲盒还要盲盒:



月饼玛特或成最大赢家。


在月饼的江湖里,有一类月饼,不甘心做月饼,他们觉得自己大小是盘菜:


比如韭菜鸡蛋馅儿的月饼。


韭菜,算是我们知识区的老朋友了,在中秋节这一天借壳上菜,存在感极强:



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蘸醋吃。


还有更离谱的笋干烧肉月饼:



笋干烧肉都有了,我的鱼香肉丝,地三鲜,宫保鸡丁月饼还会远吗?


小龙虾说,不远了:




还有这种COS成肉夹馍的鲜肉月饼:



这种来自“大发明家”魏泽楷的方便面月饼,上面两个大字,文化内核饱满,很有精神:


  
甚至,还有菊花普洱这种跨界选手,让人感觉,吃完下身一紧:



不仅仅是拼菜系,在量上,月饼厂商也是十分努力,五仁月饼明显不够用了,“十仁月饼”横空出世:



以此类推,百仁,千仁估计也不在话下了:



走量还是古拙的流派,后现代主义艺术家们已经开发出了新的月饼加工艺术:




感觉这年头,要是没点创意都不好意思出来卖月饼了。



2


小时候,我很困惑:


冰棍厂,冬天在干什么?羽绒服厂,夏天在做什么?月饼厂,除了中秋节,他们又干什么?


月饼是一种时令性消费品,它的销售是非常考验供应链管理的,如果超额供给,最后变成积压库存,那可能赚的那点,还不够赔的。


供应链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节前货架满满,似乎节后一夜之间就会消失不见?它们又去了哪里呢?



行业里,一般都会控制一个零利润点,也就是卖到这个量,基本盈亏平衡,后面卖多少赚多少。


一般临近节前,销售后期,厂家基本都过了这个盈亏临界点了。


所以,八月十五当天,各大商场都在疯狂甩货,那真是卖一点,就能多赚一点。


而且,鸡贼的商场,为了转嫁风险,很多都是走“代销”的方式,而不是“购销”。


所谓的代销就是,商场提供销售场地,厂家供货,派人进场销售,商场收场地费和抽佣。



最后卖不掉怎么办呢?


退回厂家,自行处理。



雁过拔毛,基本上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了。


虽然厂家基本上也是弹性生产,按需来走,尽量避免大规模的退货产生,但是,市场特性决定供给一定是超额的。


退货怎么处理?


和按摩一样,分成正规的和不正规的。



正规的方式,厂家拿到退货,如果数量不多,一般也是内部消化,有良心的就发给员工当福利了, 没良心的,还要搞一搞全员营销,摊派销售任务,甚至拿来抵扣工资和奖金,冲抵供应商货款。


这些套路都是老江湖的做派了。



数量如果再多,就需要更规模化的“善后方式”了。


有些厂家选择去掉外包装,变成散装月饼,杀入县城农村这些“下沉市场”,搞消费降级和低价倾销。

当成减配版甜点来卖了。




还有的厂家,会做馅料分离,转加工其他的糕点或者直接粉碎,拿来喂猪。



你可能很难想象,中秋节,有些猪也是能吃上月饼的。



我很担心它们一下子吃这么甜,会不会得上糖尿病,我还特地查了一下相关的医学资料。
理论上来说,有这个可能,但是育肥猪一般5个月出栏见上帝。

压根儿没有患这个病的机会。


我佛慈悲。


还有一种更加神奇的渠道,那就是万能的“大学食堂”。


人世间,有什么是大学食堂消化不掉的?


西红柿炒月饼,麻辣月饼,八宝粥月饼,食堂师傅的创造力在这里彻底爆炸:



我查到这让,感觉进大学食堂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似乎也在做饲料啊。



当然了,出现积压库存,无论怎么处理,都是亏本的买卖。


行业也在进化,月饼既然是一种礼品,为什么不能做成期货?为什么不能金融化?


于是人才就出现了:


厂商直接印月饼券,经销商无实物销售,送礼的直接送券,收礼的人想要月饼买月饼,想要money换money,彻底打通供需两端。



这种“无实物送礼”,才是真正硬核的“无实物表演”。


月饼厂这不是在生产月饼,这是在搞印钞机啊。



3


至于不正规的按摩,路子就野了,有些厂家,未雨绸缪,直接搞“早产月饼”



只要敢放开了印,1号就能生产出10号的月饼,保质期随心而动:



我一度怀疑厂长是穿越回来,毁灭地球的,这月饼诺兰吃了都说好。



很多廉价月饼,一般都含有过量防腐剂,轻易放不坏,于是还有很多厂家,库存一年,换个包装再销售:



更过分一点的就是黑心作坊,回收再加工的翻新“僵尸月饼”:


陈年原料,翻新加工,转身就成新月饼:



当年央视曝光的“冠生园事件”:年年出炉新月饼 周而复始陈馅料



当年调查记者拍到的工厂内部资料,翻新过程,工序完整,分工专业,态度严谨:



      

      


冷藏之后,真的是“月饼恒久远,一块永流传”,这可能就是永远十八岁的来源吧。


我们去买月饼的时候,也一定要仔细甄别,认真检查,千万别买到比自己年纪还大的月饼。


商业是复杂的,也是有趣的,正反两面,我们都需要去看见。


中秋节本是团圆节,但今年又因为工作缘故没能回家。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我是你的孤独牛顿。


希望我们每一个人都能中秋节快乐,无论你有谁陪伴,又身处何方。


love&peace


我是东半球第二正经的诗人 ,为了防止失联,请宝贝们抓紧分头关注

公众号:牛顿顿顿  

知    乎:牛顿顿顿 

微    博:牛顿顿顿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