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没人觉得郭德纲的相声、贾玲的小品侮辱女性吗?”

以前,我一直非常好奇,在这个人人皆可“物化女性”的时代下,为啥没人批评郭德纲的相声和贾玲的小品“侮辱女性”。

你看,他站在台上,要么把媳妇比喻成潘金莲,说她如何“水性扬花”,四处“出gǔi”,“gōu引”自己,

要么起“诸葛钢蛋”“铁锤”这样的名字侮辱她;

还老拿jì女呀、老bǎo啊这样身份“低贱”的妇女开玩笑。

肯定会有人说,这不就是妥妥的贬低女人吗?

还有那个贾玲,成天说自己胖,还要自嘲没男朋友嫁不出去,为啥没人说,她“一副没了男人就要死要活的样子”。

难道不会有人批评她,女胖子没人要非常可笑吗?

物化女性实锤了!(手动狗头)

后来我可想明白了,因为幽默就是荒唐和嘲弄,是被包装的悲情艺术。

演员要表现出某方面极大的乃至于让人颜面尽失的缺陷,用超出人类日常生活认知以外的行为,来为观众制造心理落差与荒诞感。

《憨豆先生》智商低,漠视规矩,用奇葩的方法应对身边难题,经常搞破坏,祸害别人生活;

倒霉至极的好心人,阴差阳错办了坏事;

女胖子贾玲一点都不“好看”,却在男人面前极度夸张地“卖弄风sāo”;

于谦媳妇“不知羞耻”,郭德纲用各种方法暗示她出gǔi,“刺激”于谦。

这都在试图表现人物极为夸张的“缺点”,故意制造“不正常”的人、“脑子有点问题”的人,与正常人物区别极大的荒诞感,以便形成笑料。

其中伴随着的,必然是对这些演出来的人物的伤害。

我们观众就是在拿这些人物的弱点缺陷,以及他们的异常行为取笑。

观众一直清楚,我们在嘲笑别人的缺陷,只不过我们知道这都是假的,不在乎罢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