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与今昔的时之川 ~ Circulating Civilized Cloud-Cuckoo-Land.

~世界东方风自作曲大合作的附带故事~

策划:灵猫子

作者:Sharia_Vanilla

Part I

「很潮湿呢,这里的空气。」

「毕竟它还算得上是片雨林吧,这里。」

 


三月是传统的春假时间。不过,在这个“真正的春天”早已不复存在的世界上,通过现实的媒介享受虚拟的感官刺激早已完全取代了曾经作为主流的,在十余种花卉散落出的花粉之间徜徉的游园活动。

听闻青林洲的“林木再造计划”的一期工程已经进入了尾声,并且对外界游客开放的消息,不愿意作为虚拟世界中虚假的自由人存在的秘封二人趁着春假,拜访了这片焕然一新的土地。

 

「平均树龄如果只有两岁多一点的话,应该不是原生的林木,也没有从别的地方移植来的可能——看来是实验室中培育出来的,环保效应最大化的新产品呢。」

「这么说来,除了这里,世界上大概是一点哪怕是人造的雨林区也不剩了吧。」

 

由于人口爆炸的缘故,在数十年前,忽视掉虚无缥缈的生态效益以最大化人口容纳量成为了大多数政府的选择。除去占据了10%的陆地面积的雨林之外,即使是沙漠与近岸的海面上,也都密密麻麻地堆积起了机械化的建筑单元与覆盖着玻璃穹顶的温室。直到寿命管制与计划人口政策的普遍施行,政府才开始推行重新恢复自然生态的“再造计划”。而这片位于青林洲东北角的雨林,便是在人口泡沫时期遗留下的“便携城市”的废墟上,再造而成的新生生态域。

 

但是,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在立项时轰轰烈烈的生态再造计划,最终却因为削减的预算支持和紧张的工期,在掷出了个不大不小的水花后便被渐渐搁置了。但是,散落在世界各处的遗弃之城,仍然如同过去一样耸立着。即使在其中早已没有哪怕仅仅一个人类的存在了——在这之后,这些城市,便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鬼城”。

 

「道路到这里就是尽头了。如果要继续往前的话,应该只能从这座城市中穿过去了。」

 

Part II 灰雪

——美丽而诡异的深绿色“森林”。

 

废弃的柏油路似乎早已开裂,间隙中的泥土成为了草本植物理想的栖息地。它们在其中生长着,增殖着,将每一片能够容身的地方密铺成葱绿的海洋。

翠色的藤本植物,在钢筋混凝土堆砌而成的建物表面上顽强地攀援着。那是薇甘菊?蒜香藤?或者是其它不知名的种类?当然,也许是交错生长的多个品种也说不定吧。

在过去,早已对坚硬而规整的几何造物产生了刻入脊髓的恐惧的生灵们,最终也适应了这片乐土。碎裂的玻璃窗边,总能看见不知什么材料筑成的巢穴中幼生的雏鸟,荒废的广场,也成了四足的小型哺乳动物的游乐场。

 

与在随处可见的视频节目插入广告中衣着亮丽的表演者们所吹嘘的,总有豪宅与泳池为伴,所谓“人间天堂”的乐园不同,这是失去了秩序与控制,迎来了混乱与生机的另一种乐园。

这是与外界的喧哗永远诀别的,寂静却繁华的乐园。


灰雪


在这座废弃的城市中,每一处景色,每一点声响,都在撩拨着玛艾露贝莉·赫恩蠢蠢欲动的好奇心。

当她快要忘记了时间时,黑夜恰到好处地降临了。

 

不知何时,晴朗到能够看到长庚星的夜空,一瞬被不知从何而来的无穷无尽的灰色包覆。这灰如暮云的,好似熔浆喷发的灰烬,又如同褪去了纯白的雪花的粉末,飘飘扬扬地高空中落下,消融、腐蚀着每一个触碰到它的活物——

 

杂草枯萎了,鲜花凋零了。它们繁茂的根系永远地融化在了土壤中,化作了优质的有机肥料。附着在高楼上的藤蔓化作了碎裂的纤维,随着灰色的尘埃缓缓落下。早已被风与雨滴腐蚀地支离破碎,却在藤条的支撑下苟延残喘的墙体,也随之砸向遥远的地面,碎裂成了一簇蔟四散的烟尘。

 

曾经的乐园,在一夜之间,便化作了乌有的尘埃。

 

「梅莉,你还好吗?」

 


Part III 珍珠沙

 

「真是个古怪的梦呢。或许你看到的是这座城市的未来?毕竟以你的能力,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这样说来,那个灰色的粉末究竟是什么呢?有点好奇。」

「只凭这些描述的话似乎推断不出来呢。不过,也许是未来人用来进行环境改造的工具也说不定。」

 

长夜将尽,在废弃都市的一个城市公园之中,围坐在最后一盏工作着的景观灯旁休息的两人,正在通过闲谈来消磨日出前无所事事的时间。

 

「对了。说到这个,莲子你知道是什么吗?这个公园的主建筑。」

「看起来很有历史感呢。是什么呢?」

「是过去的文明用于祭祀的神殿哦。虽然经过装饰之后似乎变得不伦不类了。」

 

珍珠沙


为兼顾住民的精神需求与历史遗迹保藏这两方面的因素,城市在最初规划时,就以所有发现的古代遗迹为中心,划定了城市中的绿化区域。但是,不论最后建成的是城市公园,纪念馆或是列入了文化遗产的景点,沉沦在闪烁着眩光的都市之中,将一天超过半数的时间投入在了安装了完善温控系统的写字楼以及宽阔柏油路上的车流之中的人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进行现实中的娱乐活动了。就算如今身处人流如织的街区,它们依旧像以前一样,在无人问津的日常中诉说着过去的辉煌。

 

「据说,这些建筑不是在大航海时代之后才被遗弃的,而是在更早一些的时间点。」

「诶?还以为是殖民浪潮的副作用什么的。」

「是和这座城市类似的原因啦。它们的居民是被迫离开了它们生活了多年的家园前往北方的。只不过,他们的目的是找寻渺茫存在的一线生机。」

 

根据主流的观点,这些建筑物被废弃的根本原因,是一场千年前发生的持续超过百年的大旱灾导致的人口大迁徙。不过,由于时间久远的缘故,这个说法的真实性也早已无从考证了。或许最终得以存续下来的,也只有这些见证了这片土地千年变迁的褪色的砖石吧。

 

Part IV 瓶中船

 

与生态再造计划一脉相承,人造丛林北部的沙滩以及近岸的一部分海域也是以还原其最初状态为目标进行改造的。如今,金黄色的沙粒与蔚蓝的海水已经再次取代了钢铁制成的基板,重新覆盖了青林洲东北部四分之三的海岸线。

 

离开了未经改造的废弃城市后,花费了三天时间穿越了北部丛林的二人正躺在藻海南滨的沙滩上,享受着缓缓拂来的,带着丝丝鲜咸气息的海风。

 

「莲子。你听说过吗?藻海附近古文明的创世传说。」

「还算略有耳闻啦,那个“五个纪元”的传说。据他们的说法,这个世界也会在将来的某一天突然而然地毁灭,重启呢。」

「我倒是那场记载中发生在第一纪元的大洪水很感兴趣。或许在他们看来,藻海就是在那场洪水之中诞生的吧。一想到现在埋藏在这深蓝色的海水下作为上千万生灵生存、繁衍的温床的细沙,有可能是过去漫天飞舞的黄沙的遗骸,就有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呢。」

「这样说来,就算是说今天大陆中央的那些广袤的沙海,都是因为海陆变迁而蒸发殆尽的过去之海,也是有可能的吧。想来,沙漠中的古代海洋生物遗骸什么的,还真是浪漫啊。」

 

海市终将变成蜃楼,蜃楼也终有一天会变回海市,无论是筑基于金砖之上的瑰丽花园,还是熙熙攘攘繁华不息的都会,或早或晚,都会有崩解消逝的一天,而在这之后,它们的坟茔又成为了承载后来者的基石。

消逝,被忘却,最终迎来新生。或许这就是久远的时间之河中永恒的循环吧。

 

「梅莉你看,是漂流瓶!」

「是呢。说来这个时代还在用漂流瓶交流心意的人,似乎已经很罕见了吧。」

「诶?这是,帆船?」

 

在玻璃瓶中的,是一艘做工精致,静卧在铺满了玻璃瓶侧底的酪色细沙上的三桅帆船。但是,这艘静止在瓶中的帆船漂流在海面上时,却似乎是一艘乘着顺风,穿越层叠海浪的,无所畏惧的战舰。

 


瓶中船


「梅莉,下一次,我们也去海上看看怎么样?」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