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体育生室友捏着我的鼻子叫我起床

前情回顾

仲夏的夜晚,风从身后吹过来,鼓起我们单薄的校服,他一只手握着可乐用牙齿把瓶盖拧开。一大口可乐随着喉结的起伏,激荡出无所畏惧的滋味,他冲着我笑,刹那间我仿佛觉得一个月之后的高考也不过就那样。


“怎么办?我想尿尿但不想动。”在早上第二节课下课后,他拿着卷子戳了戳我的后背,然后又对折扇起了风来。能怎么办?我也没办法啊。五月份的厦门已经湿热得让人不敢走出教室半步,头顶上的电风扇像是挥动着硕大的翅膀在帮我们抵挡“邪魔”的入侵。


我用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做出要弹到他脸上的姿势,他直接就凑上前抓住我的手,拉着我的手背在他的额头上也抹了一把,然后贱兮兮地对我说:“你的皮肤可真嫩,用来擦汗还挺合适的。”我甩开,然后站起来问他:“还去不去尿尿,不去的话我就要趴着睡一会儿了。”因为他的位置挨着墙,所以每次经过都需要我挪一下椅子。当然,他偶尔也会为了省事撑着桌子直接就跃过去了,但把我吵醒后也自然要被我的“起床气”念叨一会儿。


“你怎么又睡啊?你昨晚不是睡挺早的吗?还打呼呢。”他仰着头靠在墙上,伸出一条胳膊在铝合窗上拉来拉去,直到不小心摩擦出尖锐的声响,他才吐了吐舌头,将身子坐正,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踹了一下他的小腿:“你才大呼呢?谁要是信的鬼话谁就是白痴。”


他皮得很,听我这么一说立刻来了精神,站起来就开始大声吆喝:“你们知道冉瀚文睡觉打呼还磨牙吗?”我原以为大家都忙着学习和休息不会有人搭理他,结果全班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齐刷刷地往我们这个方向望着,虽然大部分同学都知道我和他同桌了五六年的时间,但对于我们住在一起并不知情。


我眉头紧蹙,盯着他恶狠狠地瞪着,但手还是偷偷地拉了他衣服的下摆,摆脱他赶紧坐下来别闹了。这家伙可得意了,冲着我笑了一会儿,然后举起双手向四面八方摆出了个音乐指挥“收”的架势:“看来你们和我一样不知道啊,唉。”大家嘘声一片,很快就又开始各干各的了。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赶紧尿尿去,不然又要上课了。”我从位置上起来,把他往外拽,“你可千万别在我身边尿裤子。”他身子往前微微晃了两下,依然赖在原地不动,然后勾住我的脖子让我拉向他那边,一只手盖在我的耳朵旁边,跟小孩子要讲悄悄话似的。“没毛病,但你也可以试着治治看。”他每次说这种话的时候是不是都把自己当成韩剧里的纨绔少爷啊,好想把他打一顿啊,可惜就是打不过。


我沉默了一会儿,在脑海里疯狂遣词造句看能不能还击回去,终于憋出了一句:“你尿频尿急尿不净,我可治不好。”


他估计也没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来,笑得前俯后仰地,然后又凑到我的耳朵旁边:“把肾透支的补回来,我好你也好。”我一听,脸全红了,虽然男生之间从青春期开始就经常拿着一类的广告来互相开玩笑,但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当他的声音略带挑逗性地将这些文字撩拨过我耳膜,我手指的神经末梢还是不由得跟着颤抖了。


“睡觉了,爱尿不尿。”我趴了下来,将头转向另一边不搭理他。这家伙又开始摇起了我的肩膀,最后竟然搂着我的肩膀,在我的耳朵旁边吹起气。


幸好他前段时间跟女朋友分手闹得人尽皆知,也庆幸中学时期我们班男生间什么腻歪的游戏都能开得自然,否则他这么做,我真的不知道会被说成什么样。

图@Veiled昇州 图文无关 4月23日微博授权

后来,那个20分钟的课间我自然是没有睡着,而他也没有出去尿尿。只不过,在第三节课老师转身在黑板上画图时,这家伙直接从窗户翻了出去,猫着腰从后门绕了一大圈去厕所。当老师的眼神瞟到我身边的空位时,我还想着该怎么帮这臭小子编理由找借口,谁知道老师也只是视线低垂了下,又兴致昂扬地讲起了题目来。


可能这个世界上最关心他学习的人也就只有我一个人吧,他爸爸恨不得他早点出国,他妈妈虽然嘴上说着再不用功就给他钱花了但实际上就是把他当成小祖宗一样好吃好穿地供着,他本人呢,还真是随他妈,老师在我耳边说要拼尽全力跟我去同一个城市上大学,结果还不是成绩一有进步就暴露吊儿郎当的本性。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多管些啥事,就是整天对他的学习放心不下,这种感觉是很难说清的,理性上我都分析过千万次了,这家伙根本就不怕没学校读,他专业分数那么高,文化课就算按他最初的水平也是想去哪个城市就能去哪个城市的,但我就是希望他能考得再好一点。


再好一点,好到或许我们不仅能在同一个城市,如果能考到同一个学校那就更好了,这才是我内心深处最真实也藏得最深的想法。


和他同桌这几年,我始终是负荷着成绩的重压的,如果将来能一起上大学,我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好好陪他,肆无忌惮地陪他疯陪他闹。有时候早上醒来,阳台上的光钻过窗帘,我看见他熟睡在身边的样子,脖子上有细细软软的茸毛,我都不敢乱动怕吵醒他,就一直等他闹钟响起,眯着眼睛看他猛地直起身来把闹钟关掉,然后揉揉眼睛开始捏着我的鼻子叫我起床。我每天都要这么陪他演一遍,因为他在把我叫醒的这件事上非常有成就感,“冉瀚文如果没有我的话,他估计得天天迟到”,他经常在他妈妈面前这么炫耀。


高考还没到来,高中生活还没结束,我就已经刚开始怀念开始舍不得了,我多想在他面前永远做一个“被睡眠打趴下的废物”啊,也正是因为知道高中快过去了抓不住了,才会开始忍不住幻想着大学的生活,多希望还能有他这样的兄弟,这样的朋友,陪着我。


他躲在教室外面的窗户下面,折了只纸飞机往我的方向丢,我一点点地将身子往窗户靠,趁老师不注意微微探出头去,突然就有一瓶王老吉贴到了我的额头上,他嘿嘿嘿地笑着,示意我赶紧拿进去好好听课。


“你怎么还这么喜欢喝这玩意儿?真不愧是药罐子。”等下课后他走到我的面前,挨着我边上的凳子坐下,然后一点点地把我往靠墙的位置逼。


我再往里靠就得从凳子上掉下去了,就算是连在一起的长凳也经不起他这么折腾,我屁股紧紧地坐在凳子上,腰往他的方向横着顶了下:“无聊,王老吉是凉茶不是药,跟你说过几百遍了。”


“喝那么凉干嘛?”他抓过去也喝了一口:“行吧,如果有天你觉得太凉了就抱抱我也行。”


“你高考之后还是赶紧找个女朋友,我可受不了你整天这么疯言疯语。”我故意把这句话说得很大声。我不知道这句话落进他耳中的时候他是怎么想的,它之于纯粹是一种试探,我唯一想要听到的答案是“我才不要找女朋友呢。”

@Veiled昇州 图文无关 4月23日微博授权

但他没有回答,沉默着把王老吉放下,打了个哈欠,又站起来招招手示意我坐回自己的位置。很久以后,他跟我说,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多难过,就像是我要他推出去送给别人似的,他误以为我不想继续和他待着了。


这件事很快也就过去了,并没有太大波澜,他每天晚上依然要搂着我睡,有时候越搂越紧,两个人就算吹着空调空调还是热出一身的汗,但他不松开我也没有多说什么,我知道这样抱在一起的时间和机会都不多了。


那天早上闹钟响起来的时候,他不像平常那般迅速地直起身来把我叫醒,我能感觉得到他正盯着我看,但我不敢睁开眼睛。再后来,他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来走去,鬼鬼祟祟的。等10分钟过去,他才来把我叫醒,依然是捏着我的鼻子:“太阳晒屁股了,瞌睡虫赶紧起床,我有点事就先走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背着书包出门了。我看见桌子上倒好了一杯牛奶,旁边还有一包奥利奥。走去卫生间洗漱时,发现我的牙刷上已经挤好了牙膏。我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眼眶透着浅浅的红,但嘴角却是向上扬起着的。


我能感受得到,他也很想为我们最后的“同居生活”再做一些什么。


那时候的我们好傻,但也都已经学会了珍惜对方。在世事难料和来日方长之间,我们选择了“无论如何都不撒手”。

▉本文为第13章,持续更新中

点击这里👉看更多体育生故事

🌈 长按右下角点赞,给我鼓励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