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库洛洛VS西索,世纪对决的详解

得益于富坚的完美塑造,《全职猎人》中充满魅力的人物形形色色,甚至有些反面人物比主角还要让读者喜爱。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三美”,即是库洛洛·鲁西鲁、西索·莫罗、伊尔迷·揍敌客,这三人不仅颜值超高,还有着令人着迷的性格。所出场自带的霸气让他们一直压主角一头。其中,在“三美”中,西索的执念就是和库洛洛公平的打一场,看看谁更厉害。这也是这部书最让人期待的地方之一。

终于,在第351话,富坚实现了我们大家这一愿望,让这两大强者在世界上最大的竞技舞台——天空竞技场开始了一场期待已久的决斗。

今天,我就来简要的分析一下这场决斗,算是半个现场解说员吧。

首先介绍一下双方:

西索·莫罗,念能力是【伸缩自如的爱】,可以让念同时拥有弹性和粘性两种特质。在两年前见到库洛洛后,深深为库洛洛的实力所着迷,一直希望能够和库洛洛来一场决斗,看看谁更强。为此西索杀了幻影旅团的原4号面影,按照幻影旅团的规定,西索可以顶替面影成为4号,这样可以接近库洛洛,伺机决斗。可惜西索在见库洛洛的时候,身边总会有不少于两人的其他团员。为了可以实现愿望,西索不惜和幻影旅团的克星——酷拉皮卡合作,结果库洛洛的念能力被封印。最后西索以一对一决斗为条件帮助库洛洛找到了除念师,恢复了库洛洛的念能力。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西索任由库洛洛准备了半年的时间。

库洛洛·鲁西鲁,幻影旅团的团长,念能力是【盗贼极意】,可以偷取他人的念能力为己用,将偷来的念能力储存在自己具现的书中,缺点是使用偷来的念能力时必须右手持书并翻到储存相应念能力的那一页。他虽然知道西索加入幻影旅团的真实目的是为了和自己决斗,但为了利用西索超高的实力以及为了遵守自己制定的规则还是同意了西索的加入。为了防备和西索做无谓的格斗,每次见西索旁边都有其他团员。在友客鑫市西索主动暴露后,为了利用西索来找寻除念师,库洛洛答应了西索只要找到除念师就满足西索的执念,和西索来一场一对一的格斗。终于,决斗开始了。

刚一开始,西索就警告了,小打小闹自己可不喜欢,自己要的是认认真真的格斗。

库洛洛知道西索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也表示自己已经受够了西索的纠缠,要一劳永逸解决掉他。

决斗终于开始了。

裁判刚一说开始,库洛洛就具现出了【盗贼极意】,使用出了侠客的念能力【携带他人的命运】,看到了【携带他人的命运】的天线,西索吃了一惊,曾经是幻影旅团成员的他清楚的知道侠客的念能力有多厉害。

携带他人的命运

操作系

操作自创的手机操控人类,手机有两个天线,把附属天线插入对方身体,可使对方在死前或天线掉落前一直成为侠客的傀儡。

没有贸然向前的西索冷眼看着库洛洛将天线插进裁判后颈。

此刻,库洛洛手中还有一根天线。看着库洛洛手中的新能力,西索明白,原来在除念后,为了能杀死自己,库洛洛又收集到了不少的念能力。

看到扑向自己的裁判,西索判断是库洛洛想利用裁判庞大的身躯来压制自己的行动,然后好把另一根天线插到自己身上。因为西索知道【携带他人的命运】是最典型的操作系念能力,而这种念能力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只要满足了条件就可以将对手直接将死,也就是说只要库洛洛将天线插在西索身上就赢了。

为了防止这种情况,西索一脚将接近自己的裁判踢开。因为西索深知等裁判靠近后,哪怕一丁点的阻挠都会让库洛洛这个顶级高手有可乘之机。

结果没想到,刚才裁判的攻击竟然是佯攻,库洛洛紧紧地跟在了裁判庞大的身躯之后,利用西索脚踢出后的死角,一脚扫在了西索胸口和大腿上。

然后,趁着没站稳倒地的西索没站起来,库洛洛对着倒地的西索又是一连串毫不留情的猛踩飞踏。西索通过两根天线猜测出库洛洛有可能可以用一部手机同时操纵两个人,这一来他手中的另一根天线极具有危险性,而且目前裁判身上有一根天线,不能让裁判身上的天线回到库洛洛手里。

出于自己的习惯,西索每次在和对手交战的第一招就是把自己的念能力【伸缩自如的爱】神不知鬼不觉的黏在对方身上。这次也不例外,在西索向裁判踢出第一脚的时候,念能力就从脚上和被踢中的部位(胸膛)相连了。将念能力收缩后,裁判通过收缩的惯性砸向了库洛洛的后背。

库洛洛用手推开了裁判(这里划重点),西索也趁机翻身躲开库洛洛。

西索明白操作系之所以能够一招就将死对方,完全在于其隐秘性。如果库洛洛想速战速决完全可以将【携带他人的命运】藏起来,等西索有破绽的时候突然使出来。

而现在库洛洛以裁判为肉盾,来将手中的天线伺机插到西索身上,两根天线都提前展现了出来,虽然丧失了隐秘性,但也让西索的精力一直放在了警戒天线上,干扰了西索的精力,让西索疲于奔命。这是典型的持久战打法。

被反弹回来的裁判在天线的控制下,没有半点停留,又扑向了西索。

此时在一瞬间就猜透了库洛洛心思的西索可谓是大喜过望,终于可以有一场拼尽全力的血战了。看到库洛洛终于认真决斗的西索激情昂然选择了主动迎战,也对上了裁判。

在念的加持下纸牌轻而易举的划破了裁判的胸膛,但还没等血流出来裁判的身体就发生了爆炸,鲜血四溅。


反应超人的西索在血液还没溅到自己身上的时候就已经反应了过来,趁近在咫尺的爆炸还没波及到自己,飞速弹开。

此刻的西索展现了自己的另一项绝高的战斗意识。在战斗一开始之前就已经用念将一只手和屋顶黏上了,随时可以通过伸缩远离地面。

看到西索躲过了爆炸,库洛洛望着西索露出双手的手背上太阳和月亮的印记。对着西索介绍起双手的念能力:

成对的破坏者

放出系

双手手背有日和月的印记,用左手印上太阳的刻印,用右手印上月亮的刻印,当彼此的刻印相触就会爆炸。刻印本身可以在一瞬间完成,但将威力提升至最大需要持续接触对象3-5秒的时间。

刚才就在推开裁判的一瞬间,库洛洛就趁机在裁判的左手和后背按上了刻印。所以威力只能达到开膛破肚的程度,如果有3-5秒的时间将刻印完整的完成,那么就连一旁的人都会炸的粉身碎骨。

库洛洛的言下之意就是刚才的爆炸只是打个招呼,接下来的战斗我会用威力更大的爆炸。

西索紧紧盯着库洛洛的双手,比起刚才【成对的破坏者】的展示,西索更在意的是库洛洛的双手都空着。因为在之前库洛洛的念能力施展的条件之一就是必须手中拿着具现出来的书才能用偷来的其他念能力,而现在库洛洛可以空出双手来,就意味着库洛洛不仅能使用双手才能施展的念能力,还会对自身的实力有极大的提升。同为近战高手的西索清楚的知道,解放出双手还能使用念能力的库洛洛有多大的危险性。

念能力是一个能力者最大的秘密,这关乎自己的生死,所以即使是最亲密的人可能也不会向他透露自己的念能力,因为念能力这东西一旦被别人知道了,别人就会制定出克制的手段,这样一来自己一旦被克制就死定了。

知道这一点的西索看着库洛洛向自己介绍偷来的念能力,心头不禁涌上来一股怒火。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挑衅,代表着库洛洛根本看不起自己,觉得自己的实力远远低于他所以才故作大方的展示自己的念能力。

不过库洛洛表示相比起胜利,他觉得过程同样重要,接下来他会一一展示自己手中的牌,然后用展示过的牌来战斗。

首先,库洛洛解答了西索心中的疑惑。刚才之所以能够腾出双手来施展【成对的破坏者】是因为自己在【盗贼极意】的基础上又开发出来了新的念能力【书签之章】。

原本自己念能力【盗贼极意】施展的前提就是必须左手拿着书,但是在偷到必须要双手才能使用的念能力,为此库洛洛对自己的念能力做出了调整,增加了【书签之章】。书签只有一枚,将书签插到书中,即使书合上或者放在口袋中也可以用插入书签的那一页的念能力,这样一来就可以腾出双手来,可以对自己的体术有极大的提升。而且在右手翻开另一页后可以同时使用两种念能力,即是插入书签那一页的念能力和翻开那一页的念能力。


很明显,此刻的库洛洛用的是心理施压的战术手段,先通过介绍手中的多项念能力来表示自己手中的念能力数量之多,不仅能双手都空出来,还可以同时使用和随意调换两种念能力。然后说出为杀一人而使用的念能力在你这里创下了新纪录引以为豪吧的话。显示出了强大的自信心。如果是一般的念能力者可能已经心生恐惧了。

“任何念能力都各有长短,所以其他能力者都会想尽办法弥补自己念能力的短板或者极力隐藏自己的念能力。再者就是选择适合自己的场地和对手,或者组队作战。而我在其之上,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增添自己的念能力。然后在凑齐能够百分百胜利的条件之前我会一直等待。“

库洛洛还在继续施压,他所说的言下之意就是这场战斗的必胜条件我已经凑齐了,这次我赢定了。

可惜西索不是一般人,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变态。

西索看着库洛洛,自傲的说出“我个人最享受的瞬间就是就是将你这类自信满满的人打翻在地,然后俯视那张写满了我不相信这不可能的面孔。”

施压失败的库洛洛被憋了回去,把话题撤回了介绍念能力上,开始介绍另一项念能力。

人类的证明

操作系

具现出一枚印章,在人偶上印上刻印可以操纵人偶的行动,可操纵数量虽然较多,但无法对其下达过于复杂的命令。

相比于【携带他人的命运】的重质不重量的操纵,【人类的证明】则是重量不重质的操纵,完全是两个极端。

接着,库洛洛解除了【人类的证明】,将书签插在了书的其中一页后合上,很明显这是一项必须双手使用到的念能力。

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

具现化系

左手触摸物体,右手即可复制出完全相同的东西,虽然无法复制生命体,但可以复制出固定不动的生物外型,复制物无论大小,经过24小时后即告消失,并且所复制过的东西有圆的作用。

这是幻影旅团成员库哔的念能力。

利用这项念能力库洛洛复制出了和裁判一模一样的人偶。

翻到【人类的证明】这一页,把具现出来的印章盖在了人偶头上。

看着人偶,库洛洛不禁感叹人类的复杂性。因为在他看来尸体和人偶都一样,属于一团不能动的肉块。但是【人类的证明】原主人却不这么认为,【人类的证明】原主人似乎只希望操纵人偶,而不操纵真人。

库洛洛在介绍完之后,还很有售后精神的介绍了人偶的弱点:把人偶的头揪下来。然后下达了“把西索破坏掉”的指令。

这里我觉得【人类的证明】原主人或许是个善良、孤独的人。他的念能力不能操纵死去的真人,而是操纵假的人偶,而且头部和躯干分离念能力就解除。可以看出原主人不希望死人,但身边只有人偶陪伴,所以他将人偶当成了陪伴他的真人,因为人偶头部脱离就是能力解除(死亡)这是典型的人类才有的致命弱点。

为了能百分百掌控这项念能力,库洛洛需要多次试验,从而品味能力者心中的黑暗,这也是库洛洛乐在其中的乐趣。一个念能力真的能反应出一个能力者的内心。

说话间,西索就揪下了人偶的头,人偶头部的印记消失了。

库洛洛对西索解释,人偶没有消失是因为【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还没解除,如果人偶消失了你就可以确定是【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解除了。

这里库洛洛开始给西索挖了第一个坑。

接下来,库洛洛合上书,关闭了所有的念能力,翻到了另一页,介绍最后一项念能力。

转校生

具现化系

用右手触碰他人,对方就会变为自己的外貌;用左手触碰自己则会转变为对方的外貌。若用双手触碰,自己和对方会在一瞬间互换样貌姿态。

这种念能力就是用来易容的,只能换外表,不能换内在。而且分辨的方法很简单,手心上有箭头的就是库洛洛本人。


在介绍完这些为了打败西索缺一不可的念能力之后,库洛洛最后又给了西索一个最重要的信息:原本【成对的破坏者】原主人死后,被偷来的念能力也会消失,但出现了一个意外,这个能力者因为死亡而产生的怨念使得他的念能力变得更加强大,从而使得【成对的破坏者】意外的保存在了书中,没有像往常一样消失。

西索立刻意识到库洛洛传达出的信息的重要性,即是根据【成对的破坏者】没有消失这一情况可以得出结论:一旦被刻印在身上,在爆炸之前,无论是合上书还是让书消失,刻印都会一直存在。

这里库洛洛通过语言的艺术给西索挖了第二个坑。

决斗正式开始。

库洛洛飞身后跳进观众席,用【携带他人的命运】的天线操纵了一名体格庞大的观众挡住了近前来的西索,利用肉盾来制造出视线死角。在西索秒杀了扑上来的观众时,庞大身躯的观众身后又窜出一名身体瘦小的观众,也是被天线操纵的。秒杀了这两名观众后西索发现库洛洛已经藏在了人群中找不到了。

这时西索已经猜想出了库洛洛的放风筝战术:先用【携带他人的命运】控住两个人来战斗,接着用【书签之章】锁定住这一页,在翻到【转校生】那一页转换外表藏起来,操纵的人死后就将书签转到【转校生】这一页,合上书潜伏起来伺机用其他能力。

刚才西索在观众席杀死被操纵的观众,使得观众席混乱了起来,观众们争先恐后的逃离现场。西索扫视了一圈,发现观众席上莫名多了不少的一模一样的人。西索猜测库洛洛已经解除了【转校生】,抢了一件衣服藏起来,然后用【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复制了人偶,同时使用【人类的证明】进行操纵。

突然三十多个被操纵的人偶观众冲向了西索。西索推测还有不少人偶待命,决定先让观众逃离,等现场的人少了之后再看情况。于是发动【伸缩自如的爱】利用伸缩跳向高空。还没等西索跳太高,人偶们就如同丧尸一般扑向西索。

在西索踢开人偶时,库洛洛已经悄然来到身后,吃惊的西索抬臂准备格挡住库洛洛的一拳,却不防库洛洛空中临时变招,一脚踹到西索头部,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人偶围攻落地的西索,西索一套连招如同行云流水般踹飞围上来的人偶。身后偷袭的库洛洛又是一脚踹到了西索头上。

西索发现库洛洛只在能够保证击到自己要害的时候才动手,打了就跑,而且在攻击的时候有意识的将自己往人偶多的地方踢。

接连又挨了两脚,印证了自己的猜测。

西索故意露出了破绽,引诱库洛洛出手。看到库洛洛跳出来准备踩自己,西索将早先和左手绑定的人偶头颅收缩回来砸向库洛洛,库洛洛空中一翻身躲过了攻击,表示我预判了你的攻击。然后一脚踩在了西索脸上。

没想到,西索的左脚也绑定了一颗人偶头颅,收缩过来砸中了库洛洛的脸。西索骄傲的表示我预判了你的预判。

然后西索左手翻转,将弹远了的人偶头颅又收缩了回来(弹性真好),击中了库洛洛的左臂。西索反击成功。

西索赞扬库洛洛的实力很强。

一旁的人偶又继续冲了上来,西索拿着刚才绑定的人偶头颅当成了流星锤来攻击。库洛洛也趁混乱又混进了观众人群中。战局再次陷入了僵局。

为了让库洛洛保持在【人类的证明】页面,空不出多余的能力来制造新的人偶,西索将人偶杀的只剩下一个。

西索正推测库洛洛是准备用剩下的人偶继续攻击还是将刚才的步骤重新走一遍,制造出更多的人偶来。

结果库洛洛选择解除【人类的证明】将之前的步骤重新走一遍,这样一来风险就增加了,因为制造出人偶来重新盖章固然会增加可操纵的人偶,但也会引发混乱暴露自己。

果然,西索在人群中发现了隐藏的库洛洛,赶忙追了上去,在库洛洛未使用【人类的证明】之前用人偶头颅来砸库洛洛。看着库洛洛隐藏在长袖下的手。西索猜测现在库洛洛手中是【携带他人的命运】的天线,不能近身。

库洛洛躲过了西索的飞锤。


西索在之前就将观众们和地面用念黏上了,观众越往反方向跑,念就越有弹性,一旦西索解除后,观众就飞速的反弹回来了。

在库洛洛躲开西索砸过来的人偶头颅时,西索就悄悄把念粘在了库洛洛的腿上,捕捉成功。

西索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表情严峻的将人偶头颅砸向库洛洛,连续猛烈的攻击直接砸死了库洛洛。

但这时西索发现被砸死的只是一个被易容的普通观众,西索上当了。

西索检查了一下尸体,找到了天线,这才知道库洛洛同时施展的念能力是【转校生】和【携带他人的命运】,所以才能精确的操纵一个变成他模样的人。

西索望着他手中绑定的人偶头颅,意识到自己被误导了。原先库洛洛在介绍念能力时,通过语言的艺术使得西索对自己的念能力的理解产生了三点错误,1、只有【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接触人偶才会消失,2、【成对的破坏者】因为念能力接触刻印也不会消失,所以绝对不能被刻印在自己身上,3、【成对的破坏者】只能双手使用,但实际上单手也可以刻印(只用左手上的太阳刻印)。

其实库洛洛用这些信息掩盖了一个更大的信息,那就是身上有刻印的人偶不会消失。

西索以为【成对的破坏者】是库洛洛给他用的,所以一直防备着库洛洛在自己身上刻印,却没想到,库洛洛在制作人偶的时候一直在给人偶刻印。这样一来,由于【成对的破坏者】刻印不会消失这一特性,即使【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接触,人偶也会被强制存在。这就意味着,库洛洛可以翻开书用一项念能力,再用书签来用另一项念能力,同时人偶由于刻印的存在被强制保留。库洛洛可以同时使用【成对的破坏者】、【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转校生】、【携带他人的命运】四项念能力。

而且随着战斗的继续,炸弹人偶会逐渐增多,而场地空间是有限的,西索反应过来时已经处于劣势了。

在一开始西索以为库洛洛的攻击顺序是:用书签固定【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来制造大量人偶,然后用【人类的证明】来操纵攻击西索。

其实库洛洛的战术是:用书签固定【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来制造大量人偶,再单手拿书发动【成对的破坏者】来刻下太阳的单个印记,接下来无论是解除哪个念能力人偶和刻印都不会消失,最后发动【人类的证明】来攻击西索。

面对如此不利于自己的局面,西索冷静的思考着。可能是看到如此精彩的战斗,观众们并没有离场,这也加大了库洛洛的有利局面。

西索判断,再过十分钟左右,医护人员和警备员就会入场,接下来就是库洛洛的真实进攻,自己要避免和炸弹人偶的近距离接触。

这时,观众席大量的人偶暴动,分散了西索的注意力。库洛洛抢过解说员小姐姐的耳麦,通过场内的广播向场内所有的人偶发出了最后指令:将西索破坏。

穷途末路的西索爆发出空前的力量,开起了无双模式,一只手指射出一道念绑住了五个人偶,混成了人肉大锤抡向扑来的人偶大军,其惨烈场景如同血肉磨坊。

介绍一下此刻的情况:【成对的破坏者】的刻印和【神之左手恶魔之右手】的人偶被强制在线,库洛洛正在使用【人类的证明】来操纵人偶进攻,还有一个空缺的念能力使用名额。

除非破坏了头部,不然人偶的动作不会停止,这一特性使得人偶异常的难缠。无数的人偶被砸成碎片。

此时,库洛洛拨打手机,让被手机天线操纵的人蹲下。

操纵的人一蹲下,西索手中一直拿着当武器的人偶头颅爆炸了,西索的左手被炸成了残肢。与此同时,爆炸的人偶头颅之前的躯干在一旁也爆炸了。

西索意识到库洛洛在一开始就在打人偶头颅的主意,自从西索切下头颅当武器的时候,库洛洛就惦记上这颗头颅的躯干了。

库洛洛先装作受伤而行动迟缓,实际上是为了给那个躯干刻上最大威力的太阳印记而争取时间,在刻印后,在用【携带他人的命运】天线来操纵带有月亮刻印的人去触碰躯干上的太阳刻印。刚才库洛洛打电话让他蹲下就是为了去触碰刻印。这样一来刻印就会爆炸,人偶的头颅和躯干同为一体,躯干爆炸了,头颅也会爆炸。库洛洛就借此重伤了西索。

为了保险起见,西索提前把左手上的念黏在屋顶,此刻也炸没了。

已经到了生死关头。

西索又扯下一个人偶的头当武器,左手没有了手指不能进行准确的念操作,于是西索用脚将念和观众席二楼的护栏连接。通过收缩上了二楼,企图逃离包围圈。


库洛洛也对7个身边的炸弹人偶下了命令:上二楼找到西索,到他身边自爆。

和大量人偶纠缠的西索没提防,结果群体自爆的巨大威力把西索炸飞了老远,空中的西索想用脚来连接天花板继续悬空,却发现在刚才的爆炸中,自己的右腿已经被炸没了,激烈的战斗麻痹了自己的痛觉。

西索还想用左脚和右手来发射念连接天花板,可惜毫无人性的库洛洛接连用普通观众做石子投向西索,阻挠西索的行动。

倒地的西索已经来不及站起,周围所有的人偶朝着西索扑来,随着一连串的剧烈爆炸,西索死了。

库洛洛胜利。


后记

库洛洛的炸弹人偶威力不仅强劲到炸毁了整个武台,还炸穿了一层楼。

西索先被普通人偶围了一圈,爆破人偶在人墙外围爆炸的,所以西索的死因不是直接被炸死,而是因为人墙和爆炸造成的缺氧憋死的。

西索在战斗前委托玛奇,如果他战死就来让玛奇为他收殓尸体。在玛奇用念为他缝合尸体上的伤口时。玛奇的念触发了西索的念。玛奇意识到这是死后变的更强的念。

原来西索在死前将双手插进体内,握住了自己的心脏和肺脏。并向念祈求在自己死后重新苏醒,给自己的心脏和肺脏进行伸缩。通过按压,让心脏和肺脏重新跳动,西索又活过来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