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月色朦胧仍如昔 第三十七章

宣城门外,遍地都是没有打扫的残骸。

缓步走来,有一阵凉风吹拂而来,将慕容黎面颊地两缕青丝吹得飘起。

艳红的衣摆如血一般,划过满是血污的地面。

慕容黎孤零零地一个人坐在桌前,艳红的衣摆曳地,很是凄美。

站在城楼上的执明只能看到慕容黎孤寂纤瘦的一个背影。

只是一个背影,便让他瞧着如痴如醉。

一旁的子煜问执明,“有意思吗?”

执明头也没回,好看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城楼下的那个人,随口说道,“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

子煜的视线一直盯着执明冷峻的面容,“王上就这样远远地看着慕容郡主,有意思吗?”

执明依旧眼神痴迷地凝视着慕容黎,“当然有意思,可有意思了。”

子煜看执明的眼神有些复杂。

这个草包国主,当真对慕容黎一往情深。

我……若是有人能这般待我,该多好。

可是,我刚出生就是不被人重视的。

毓骁是骑马而来的,

他利落地下了马,示意下属将马牵走。

“王上……”慕容黎金冠高束,墨黑的青丝如同海藻一般柔顺妥帖地披散在他的臀部,一袭艳红色的衣衫长长地拖曳在地上。薄唇如上等的樱桃,莹透红润。

慕容黎的身后是一座巍峨的城楼,两边都是血腥斑驳的尸身。

就在这尸身血海中,慕容黎静坐在其中,桌上摆着两只金樽和一壶酒。他看向他的目光澄澈如水,诚恳地就像欢迎远方而来的客人。

毓骁有一种恍惚,慕容黎看着缥缈地好像随时都会消散一般。

前后早已被人打扫干净,毓骁缓缓坐在慕容黎的对面。

慕容黎斟满酒,朝毓骁抬手示意。

毓骁也拿起酒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

两个人仰头,各自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慕容黎:“王上此来必定有话要问。只要阿离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毓骁给慕容黎倒了一杯酒,轻声开口,“好。”

两人又共饮了一杯酒。

毓骁问,“此前你无故失踪,可是自行安排的?”

“是。”

呵,果然。

毓骁又给慕容黎满上了一杯酒,“萧然是不是你安插在本王身边的细作?”

“嗯。”

难怪。

两人又连喝了三杯酒,毓骁才问,“太师,是不是你所杀?”

“不是。王上若是不信,可好好查查你身边的那位艮大人,或许会有你想要的答案。”

毓骁嘴角荡漾起一抹苦笑,他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慕容黎,“那么王兄之死,是不是你所为?”

慕容黎摇了摇头,“你王兄是被天璇士兵所害,非我所为。”

毓骁仰头饮下一杯酒,眼眸悲戚地凝视着慕容黎,声音满是悲凉,“如若遖宿没有攻打瑶光,如若本王没有怀疑你,一切是否还能和从前一样?”

“如今,瑶光与遖宿已是血海深仇……你我二人,回不去了。”慕容黎道。

他们谈话的两侧,静静躺着两国将士的尸身残骸,遍地血腥。

“是啊,回不去了……”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又怎么能都自欺欺人地装作没有发生过呢?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们之间,真真应了“世事无常”那四个字。

毓骁苦涩一笑,随手将手上的酒杯抛掷出去,蓦然起身,转身便要离去。

“王上。”

身后传来慕容黎的声音。

毓骁停住脚步,却没有转身。他的双眸暗红,眼中似有晶莹滚动。

“今日一别,你我二人怕是生死不复相见。”


慕容黎缓缓站了起来,艳红衣衫曳地,拖曳出长长的弧度,恍若盛开于幽冥之中的彼岸花。


“阿离在此,最后一次恭送王上。”

他朝着毓骁的背影,深深地行了一个礼。

毓骁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他脚步沉重,一次都没有回头。

慕容黎坐回了原位,缓缓拿起桌案上的一柄玉箫,抵在唇边,吹奏了一首悲戚的《离人调》。

曲调悲凉,满是悲伤。

毓骁的脚步顿了顿。

有一颗晶莹剔透的泪滴落在了满是尘埃的地面上。

其实他很想回头,可是他心里也明白,他们两个,都回不去了。

他失魂落魄、如同游魂一般地往前走着。

——————

和前世一样,遖宿彻底撤出钧天。原本占领的那些钧天土地,毓骁都给了瑶光。

毓骁此举,执明倒是不觉得奇怪。遖宿经此一役,兵力大损,已经无力控制这么多的领土。如此作为,是顺水人情罢了,说不准还想挽回些什么。

执明心中略微有些泛酸,很是不舒服。

在慕容黎吹箫送毓骁的时候,执明的危机感达到最高!阿黎吹的箫音怎么这么难过呢?他是喜欢上毓骁了吗?

不行不能再等了,今晚就跟阿黎坦白心意去!让阿黎彻底的忘记了那个偏僻的蛮荒小国的事情才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