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月色朦胧仍如昔 第三十六章

遖宿大营

毓骁细细地凝视着一柄木箫,眸中满是温柔。

艮墨池掀开帘子,走了过来。

毓骁将木箫轻轻地放在一旁,艳红的穗子垂落,红得像血一样。

艮墨池的眼尾微红,睫毛纤长浓密,他朝毓骁行了一礼。

毓骁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起来说话。

艮墨池这才起身,站在毓骁的身侧,“王上,大军已经集结完毕,何时发兵?”

遖宿并不像表面这般风光,兵力短缺,却领土庞大。

很多郡县已经无力管控。

此战必需速战速决!

立遖宿之国威,挽回颓势。

毓骁的神情木然,看不出悲喜,“明日一早。”

“是。”艮墨池看了放置一旁静静放着的一管木箫,忽然问,“王上喜欢箫?”

“是啊,一直很喜欢。”毓骁喃喃道。

攻打了瑶光,迁怒于瑶光百姓,就能为兄长、太师报仇了吗?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百味陈杂,唯一没有的就是开心。

他知道,此次若是他真的攻打了瑶光,他与慕容黎从此就形同陌路,再无可能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若能回到从前,他不是遖宿王,他也不是瑶光郡主,该多好。

他是遖宿王,一诺千金,不能朝令夕改。

攻打瑶光,还可对其他郡县立威,断断不能半途而废!

对不起,慕容黎。

毓骁眼神黯然,一丝星子也无。

——————

遖宿大军与瑶光的兵力很是悬殊,是以不过半月功夫,遖宿大军便一路攻城掠地。瑶光临近的几个郡县,被遖宿轻而易举地吞并。

瑶光王城危矣!

若是从瑶光城墙往下看,便能看到浩浩荡荡的遖宿大军。

此时此刻的瑶光,真的风雨飘摇,很是凄凉。

一同用午膳的时候,执明笑着与慕容黎说:“天权发兵得经过昱照关,路艰难走,不利行军。算算时间,最迟今日傍晚也该来了。到时候咱们两面夹击遖宿,瑶光王城之困定然能解。”

慕容黎看着碗中的饭菜,一丝食欲也无。他斯条慢理地给执明夹了一块藕片,“王上为何会如此不顾自身安危,前来瑶光呢?”

阿黎给他夹菜了。

执明的眼中霎时亮起了星星,“因为这里有阿黎。所以,阿黎莫要忧心,无论再大的风雨,本王与你一起承担。”

方夜快步走了进来,语调是难以抑制地兴奋,“王上,天权的援军到了。”

“嗯,知道了。”慕容黎心中激荡,几乎要甩下筷子与方夜一同商量后续事宜。

执明缓缓从盘子中夹了一只鸡腿,轻轻放在慕容黎的碗中,“阿黎,先用膳。”

方夜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少主他有洁癖啊。

执明国主这回又要不开心了。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慕容黎执筷,夹起了碗中的鸡腿,优雅地咬了一口。

方夜:“……”

吃了?!!!

少主居然真吃了?!

方夜顿时惊了。

少主他双标到这种地步了吗。

“其他人”夹的他不吃,可是执明国主夹的他就可以吃?!!

就像是“其他人”连碰一下少主都不可以,而执明国主就可以各种搂腰搭肩膀。

哪有这样的!

他需要静静!!!!!

Σ(゚∀゚ノ)ノ✓

他还没静静多久,慕容黎便已经用完了午膳,施施然起身了。

哼,就欺负他是单身狗,这回发不了狗粮了吧。

谁知,执明立马搂住慕容黎的肩膀,“阿黎不在,本王心里害怕。”

呵,好一个害怕。

你再装,少主立马给你一燕支!

慕容黎一脸柔和地道,“害怕么?那么王上在一旁听着也是无妨。”

?!!!

慕容黎在执明面前是温柔似水,可转脸对着方夜的神情却是一块漠然的冰块脸,“去书房吧。”

方夜:“……是。”

少主,您这变脸也太快了吧。

——————

书房里,除了方夜,还跪着一位刚从遖宿回来的萧然。

萧然并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还带回了遖宿军中一部分精锐。

这本就是慕容黎下的一步棋。

对于这个结果,慕容黎甚是满意。

萧然与方夜并肩跪在慕容黎的面前,满眼的求安慰。

慕容黎道,“你身上还有伤,先下去休息吧。”

萧然的大眼睛闪着星星地看着慕容黎,圆圆的脸颊很是稚嫩,“属下无碍的。今遖宿已经兵临城下,属下愿亲赴阵前,为瑶光,赴汤蹈火!”

瑶光与遖宿的这场仗,一打就是三个多月。

战事惨烈,瑶光王城前的土地染红了一大片。

这三个多月,号称遖宿的精锐之师尽数折损于瑶光。

慕容黎还趁势夺回了失地,将一路遖宿打回了原来的边界线。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倒也不奇怪。

遖宿这些年征战无数,人心涣散。再加之领土庞大,兵力也跟着零散。

虽是瑶光曾经只是遖宿的一个郡县,侥幸得了一些天璇的领土,兵力并不多。

但是,瑶光有了天权的支援,再加之萧然这个内应做的甚好,带走了遖宿不少精锐的士兵。

终于在天权与瑶光的两面夹击之下,遖宿被士兵打得节节败退,成溃败之势。

胜负虽定,但毕竟遖宿领土庞大,若是持久征战,于瑶光还是不利的。

且瑶光已经征战三个多月,有所亏损,不宜长期作战。

再打下去,对瑶光和遖宿来说,是两败俱伤之势。

慕容黎还未忧心多久,遖宿便派了使臣过来,说是明日在宣城门口,王上欲与慕容郡主谈谈。

这个“谈谈”到底是谈的是如今形势,还是过往种种,慕容黎也不得而知。

他清冷地与使臣说:“甚好。”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