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月色朦胧仍如昔 第三十五章

执明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上。

昨夜一夜未眠,此刻执明却一丝困意也没有。

过一会儿,大约会来刺客了。

“当年王上与子煜公子在回天权途中遇袭,是因慕容国主命萧然将王上的行踪透露给了遖宿王。当时的萧然是慕容国主潜藏在遖宿做细作,如今,他已经是瑶光国的大将军。”

没过多久,外头一阵骚乱,再然后是刀剑相击的“乒乒乓乓”的声音。

执明的眼眸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他顺势掀开帘子下了马车。

子煜挡在他的面前,执剑与一名黑衣蒙面的男子厮杀。

越来越多的刺客涌来,子煜心中叫苦不迭。

执明脸上的神情镇定得过分。

就在这时,有个黑衣人直直得朝执明飞了过去。

执明认得他的眼睛,这位便是萧然,慕容黎的心腹。

以后会成为瑶光国的大将军。

那个蒙着面的萧然手执一柄弯刀,毫不留情地朝执明砍去。

执明此时手无寸铁,他略微后退了一步,堪堪躲过一击。

两人又缠斗了一会子,萧然被执明一脚踢飞。

执明暗暗吐槽,这已经不是放水了,简直是放海了。

那萧然后来可是瑶光鼎鼎有名的大将军,武功不输方夜。

就这么被他一脚踢飞了?

萧然跟执明对打的时候已经汗流浃背,听方夜说,眼前这位可是少主的人,要他一定要亲自上手。若是蹭破点皮,被他磕着碰着,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索性执明飞来一脚,他就索性自己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暂时装死。

眼见得他带来的人被方夜的人解决得差不多了,萧然这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堂而皇之地领着为数不多的黑衣人离开。

一切终了,方夜的视线看向执明,“执明国主无碍吧?”

他紧张得冷汗都下来了。

执明桀桀一笑,“无事。”

方夜暗暗松了一口气。

子煜道,“幸亏没事。若是王上出了什么事,太傅大人只怕会剥了我的皮。”

“太傅心疼你可来不及呢。”执明转头与方夜道,“还要继续赶路吗?”

方夜面色凝重,“经手下人察看,对方没有留下任何证明身份的物什。前路也不知有多少埋伏,恐执明国主身处险境,不如有劳执明国主与子煜公子先回王城了。”

执明心道,

其实阿黎是关心他的。方夜、萧然两大高手通通派了出来,明里暗里在保护他。

——————

萧然随手杀了剩余的两个黑衣人,又往自己的身上狠狠地捅了一刀。

血的颜色如同暗夜中的玫瑰花。

他们瑶光,流的血实在太多了。

他的家人都不在了。

如今瑶光已经风雨飘摇,身为瑶光子民的他只能奋不顾身,挽救于万一。

萧然的脚步虚浮,行走间地上一滴一滴地在滴着艳红。

他苍白着脸,回了遖宿军营。

萧然直挺挺地跪在冰冷的地上,“属下无能,未能带回天权王的头颅。”

毓骁看着萧然不住淌血的伤口,道,“这不怪你。下去养伤吧。”

————————

慕容黎看到执明毫发无损的回来,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执明甚为苦恼地挽着慕容黎的胳膊,“这遖宿果真是大胆,堂而皇之地在半路劫杀本王。他是欺负天权没人了吗?阿黎,本王方才差点以为自己再也看不见你了。”

方夜:“对方未曾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属下正在派人去查。”

慕容黎拍了拍执明的手,以示安抚。

子煜道,“一切还未查清,王上稍安勿躁。”

执明狠狠地瞪着子煜,“还查什么查?除了遖宿,谁有这个胆子敢刺杀本王?这遖宿王真的当本王是软柿子捏吗?本王这就给太傅写信,命他择日派兵,一起对付遖宿。”

他凶完子煜后,转头温柔地与慕容黎道,“方才可把本王给吓坏了。阿黎,你不知道,本王从小到大长命锁都没戴过,是个需要阿黎保护弱男子。”

子煜:“……”

呵,戏精。

在慕容国主面前装柔弱,他在面前又是另外一副嘴脸。

真是双标,

还弱男子,你见过哪家的弱男子会眼睛都不眨地给天璇王射过去一箭的吗?

谁知,慕容黎就吃执明这一套。

“王上莫怕。”清冷无力的嗓音柔和了不少,慕容黎看向执明的时候就连头发丝都是温柔的。

执明顺势搭住了慕容黎的肩膀,“还是我的阿黎最好了。有阿黎在,本王就什么都不怕了。”

子煜、方夜都表示没眼看啊。

这么严肃的场合,还给人投喂狗粮,合适吗?

而且现在不是商量大事吗?

——————

“子煜,尽快写信给太傅,命他尽快出兵。”

“……是。”

太傅看了他写的信还有罪己诏,心中对他定然有愧疚。

太傅权势滔天,手越伸越长,已经越来越不把他放在眼里。

还是得敲打一下他。

他知道,以太傅的性格,就算直接把王位给他,他也不会要。

如此为之,不过是以退为进罢了。

他不能一直做傀儡王上!

他前世失去过一次太傅,可不想让太傅死在自己手中。

功高盖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