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落日故人谊 (三十五)


第三十五章 护你无虞


王上?沈欲瞳孔一怔,立即起身下至堂中,叩跪在地,“参见王上。”

待看清来者,众人皆反应过来,恭敬地整理好服饰,而后叩跪在地,“参见王上。”

没料到他会来,执明唇角微微地上扬了一瞬,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逆着暮光迎面走来的慕容黎。

金冠束发,青丝如瀑,眉眼秀美,面色似玉。额间两缕须发静贴脸庞,衬得嫩脸更为精致,确实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真绝色!

一袭红衣倾城绝古,衣摆因行走而于地缓缓摇曳,慕容黎仿若踏云而来的降世谪仙,浑身上下皆散发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孤傲和冷清气息。

对视一眼,仿佛便已交换了此生所有的信任与默契,执明寒凉的眸子终于有了暖意的入侵,喜色却并未显露于表。

余一深埋下头,整个身子都在颤动,他没想到此次竟会招来慕容黎。

沈欲轻轻抬起脑袋,偷瞥一眼慕容黎的谪仙之姿,眸光一呆,世上竟有如此美貌与身姿之人?随后,他又看着连王上都不跪的执明,心中暗道:看你这次还能不跪?

慕容黎轻步走至执明面前,未作任何停留,挪眼径直去了公案旁坐下,而后盯着叩跪在地的余一,深黑的眸子暗涌着微不可察的寒流,“平身。”

“谢王上。”跪在地上的沈欲、捕快、衙役都起了身,只剩余一一人端跪在地,身子止不住地抖动,仿如风中柳絮。

慕容黎并不理会,转视执明,轻启薄唇,“执……”

“在下执离。”怕慕容黎说破他的身份,执明连忙抢过,道。

一旁的沈欲看着执明现在的反应,顿时目瞪口呆,这是敬上欺下的典型人物啊!就欺负他身份不比一国之主。

秀眉微挑,他岂会不知这名字的含义,慕容黎强压住意欲上扬的嘴角,“执离?”

“正是。”执明喜欢这个名字——执子之手,永不相离。

“所犯何罪?”既然他连名字都改了,那他陪他演演也无妨,慕容黎故作不知,面色无澜地问他。

“并未犯罪。”在执明心中,这不算犯罪,他自然也不会承认自己犯了罪。

“哦?”周身冰冷气息顷刻间散去,慕容黎含笑的眸子定格在执明脸上,“没犯罪,为何会被告上公堂?”

“打人算犯罪吗?”执明语气弱了,像是在确认。他的天权,只要人命还在,都不算犯罪。

“算。”慕容黎答得很认真,一点儿玩笑也无。

“那,他胡乱说话,本……”在慕容黎面前,他都是以“本王”自称,这次也险些说漏嘴,“……公子动手教训呢?”执明有些丧气。

“也算。”看着他的神色,慕容黎竟起了戏虐之心,但此处并不合适,他便稍稍收了心。

“打了人,当真要监禁一月?”不知为何,执明现在宁愿被慕容黎禁足,也不想去牢房里度过漫长的一月。禁足令,与阿离沟通沟通,尚有转圜的余地,可一入地牢,那绝对是未满一月就不可能出来的。

“是。”他傻啊?即便他犯了罪,他也必定会护他无虞。他对他,连这点儿信心都没有?

慕容黎身旁的方夜看着他俩你一问我一答地说着,他家王上哪里是来这儿办正事啊?分明是来和执明国主聊天的嘛!

“能不能不蹲大牢啊?”执明眼中闪过一丝祈求的亮光。

“能。”慕容黎眸子里升起一股宠溺的气流。他不会将他送入地牢的,他不忍心让他在地牢里度过暗黑的一月。

“真的?”听到满意的答案,执明大喜,再次确认。

“真的。”他何时骗过他?以前有,但现在不会了。现在,他想把他的真心,全部给他,一点儿不剩地给他。

“好。”笑容在执明脸上绽放,有他这句话,他便不用担心了。

沈欲和余一面面相觑,他们都没见过这般和善的执明,一副还能这样,那此事如何解决的模样。

“你就是余记茶坊的说书人余一?”目光落定在余一身上,慕容黎眸色渐暗。

“正是小人。”余一恭敬地回答。

“告执离殴打之罪?”漆黑的眸子里溅起点点冷光,慕容黎沉声问。

“正……是。”在慕容黎的气场之下,余一甚是恐惧,这人简直比执离还要可怕!

“你可知,他是本王的人?”黑眸彻底冷了,慕容黎的眼底正酝酿着一场冰凉无声的风暴,风暴所及之处,必是寸草不生。他再次提醒,也算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你,当真要告?”

执离是王上的人,难怪这么傲气不惧,原来是真有后台啊?沈欲起初有些懵,待他细想之后,也就并未觉得奇怪了。

余一顺了顺“砰砰”直跳的心,“王上,他动手打……小人,小人为何……不能告,莫非……王上想包庇……罪犯?”余一还是不肯让步,毕竟是他占理,就算他要护执离,也不会把他怎样。

“是。”不是想包庇,而是就要包庇,慕容黎面色无波,“不过,罪犯倒不至于。”

“王上……”余一还想说什么,却被慕容黎的话封了口,“本王给你两个选择,一,取消状告,二,立马离开。”

这……算是……正大光明地……包庇?不是说王上公正无私吗?难道传言有误?沈欲一脸疑惑地望着慕容黎,有些看不透他。

这是存心不让他顺遂?余一终于没有卡点,一口气说完,“小人若是两个都不选呢?”

“好一个说书人,你可知,目无君上,是死罪!”方夜握紧腰间所佩之剑,眸色瞬间冷凝成煞,只要余一再敢出言不逊,他便抽出鞘中之剑,架在他脖间,要他知道何为尊君重王!

“无妨。”慕容黎想看看他到底要如何,便示意方夜退下,而后转视余一,徐徐诱导,“那不如,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小人……能打他?”不能将他告入地牢,打他几拳,出出清晨的恶气也行。

“他打了你,你当然能打他。”面色平静地说完此话后,慕容黎的目光瞬间一厉,犀利锋锐的冷芒仿若一支利箭,瞬间穿透其心,“不过,要看你敢不敢了!”言罢,一抹笑意自嘴角处漾开,似笑非笑,似邪亦非邪,掺杂其中的,还有几丝寒气。

“……”余一望而生畏,一阵心慌,他慢慢稳住心神,而后抖声道:“王上……都这么……说了,小人……又……有何……不敢……”

哦?还敢?

那好,你试试!

敢动执明一根汗毛,本王定让你,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