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落日故人谊 (三十四)


十月中下旬有一个重要的考试,学校把晚上写文的时间占来备考了,所以,只能利用中午午睡的时间码点儿字,现在最多只能保证两周更一章。考完之后,多给宝宝们发几章哈!

第三十四章 执离


王城衙门,一位面带严厉、双目神炯、身着官服的大人正襟危坐在案旁,身前两侧分别站有几个手持水火棍的衙役。

说书人跪在堂中,右手捧着红肿的脸,脸上还挂有大片血迹,他面色哭丧,“大人,您得为小人做主啊,那人尤为蛮横,看把小人的脸打得。”说书人一边状似哭泣地道,一边可怜地将右手移开,转动脖子让衙门大人查看,还不忘“哎呦”地痛唤两声,使劲儿卖惨。

看着伤势严重的说书人,衙门大人的脸色更加难看,如今的瑶光,变以德治国为以法治国,竟还有人动手殴打?

一名捕快快步进来,向衙门大人抱拳,“大人,人已带到。”

“押上来。”厚重的声音响起,捕快接令,挥手让衙役将人带进衙堂。

执明不让他们押着,自己慢步踏入衙堂。

衙门大人稍微压下神色,待目光划过执明那张毫无下跪打算且傲气的脸时,怒气一发不可收拾,他黑着脸道:“堂下何人?”

“执离。”不想以自己的身份来解决此事,执明未作思考,长身而答,声线冷淡。

“大胆,看见衙门大人,还不跪下?”方才的捕快见他如此无礼,有些不悦,粗声道。

“他,受不起。”执明长身负手,头略微上扬,下颔勾起一条精美的弧线,语气有些傲慢。他的目光时有时无地扫过衙门大人,透露着不屑。

衙门大人闻言,面色铁青,“进入衙堂,即便是当今王上也要礼让本大人三分,本大人岂会受不起?”

执明并不理睬,垂下眼眸,看着地上的说书人,怒气顷刻间包裹心房,眼底满是阴戾,但由于密长的睫毛搭着下眼睑,略微遮盖了眸中的森冷。

说书人顿觉后背发凉,转首仰头之际,撞见执明英怒的双眸——他不禁打了几个寒颤,而后怯怯地将头僵硬地扭了回去。

目无旁人?他堂堂一个王城的衙门官人,竟被他无视了?岂有此理?

惊堂木一敲,沉闷且清脆的声音响彻衙堂,说书人立时端跪,脊背挺得笔直,两侧的衙役面色更加庄肃,衙堂众人皆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可这声响,对执明没有任何威慑力,他依旧不跪。

衙门大人名唤沈欲,是王城有名的铁血官人,他见不得别人对他不敬。执明现在显然是触怒了他。

平日里,余记茶坊的人并没有来过衙堂,是以,在沈欲心中,余记茶坊算得上是一个正经的商地。

“你当真不跪?”沈欲开口,声色雄厚,不带半点儿人情。

“跪与不跪,有何重要?大人既身为衙门官人,便该以查案为主,莫要本末倒置才是。”执明神色不辨喜怒,声线却和缓了些。

见他说得有理,且他说话时面色虽依旧高傲,但语气柔顺下来,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他便不想自找没趣,开始审案,“堂下执离,为何殴打?”

“他出言无礼,本该教训。”深沉的眸子流转着淡然的冷芒,执明毫不闪躲地目视沈欲。

“小人只是讲些故事,谁曾想犯了公子忌讳,可公子也不该动手打小人。君子动口还不动手呢!”说书人捂着脸,一副吃痛模样,横插一嘴。

“本公子,哪里像君子了?”执明剑眉微挑,妥妥一无赖,满脸逗弄神色地看着地上的说书人。

衙门大人看见,一边摇头,一边叹气,什么地痞人物?真是白白糟蹋了他那张俊朗的脸蛋儿。

说书人一愣,这人真是……不按常理……说话,“即便公子不是君子,小人讲黎主的事迹冒犯公子什么了?公子不好言相告就算了,还直接上手打小人。”说书人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说谎都不带过滤的,竟全盘托出了。

遇上说慕容黎坏话,且说得很难听的人,他执明虽确实没有好言,也不想有什么好言,但还是相告了的吧?是他们不听,还让人围攻他,他才动手自护,才打他的,不算他的错吧?

他竟然倒打一耙?

还在他面前主动提起慕容黎?执明有些恼,斜眼睨着地上的说书人,凌厉的眸色仿若一记寒光劈过说书人脸颊,令他不寒而栗。

说书人只能垂下头,咽了咽不甘的唾沫,他那张巧嘴在执明眸光的攻击下,竟一个字也吐不出口。

“即便他出言不逊,你也不该动手打他。”沈欲耐心引导。

“不动手打他,难道动手杀他?”执明嘴角勾起一抹故作疑惑的笑意,面部神色却是微不可察。

沈欲一时语塞,打人就算犯法,杀人可还了得?

孺子不可教也!

“此事说轻也轻,说重也重,只要你与余一和解,余一不告你殴打之罪,本大人便可不再追究。”沈欲虽是铁血,但也不乏柔和时候,此事并非大事,他也不用细细追究,查明对错。

“不和解,大人,此事如此了了,小人这打,岂不白受了?大人要为小人做主啊。”说书人余一叩首,暗自盘算,既然将他告上衙门,便不可能就此了事。

“和解?”执明冷笑出声,瞥一眼地上的人,傲然道:“不可能!”

好言相劝,竟不领情?惊堂木再次敲案,沈欲厉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不和解,那便将其押入大牢,监禁一月。”

“是。”捕快动手欲将执明押下,却被执明反手钳制,堂中衙役见状,纷纷横扬手中的水火棍。

“公堂之上,岂容你放肆。”沈欲横眉,嘴角两撇胡须在怒气中绽开,声线高厉,“速将此人拿下。”

衙役得令,握着水火棍蠢蠢欲动,皆想寻机拿下执明。

“不妨试试你们能否拿下本公子?”冷凝的眸光无声地扫过身前所有衙役,执明将钳制着的捕快丢开,微勾的唇角带着丝丝挑衅。

即便是挑衅,衙役也不敢动手,看着那人狠厉的目光,他们只想后退。

“拿下。”沈欲又沉声下了一道命令,衙役只能硬着头皮慢慢靠近。

“国主到——”嘹亮的声音犹如一道闪电突然而至,划破此时尽显压抑的空气,衙役止了动作,转视堂外。

来人正是瑶光国主慕容黎,紧随其后的是方夜与五位禁军。




执明的眼神杀在与阿离一起杀威将军的时候就见识过的,确实是满满的杀气!

在这儿问问宝宝们:刺客一的最后那点儿,貌似去陵光寝宫拿裘振短剑的是阿离吧?再三确认过,是阿离的脸!那阿离也跟庚辰一样,会瞬移术?!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