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之夜番外:只能睡不能笑的久远寺宅23,在游戏中,有珠绝对没有死掉!

一睁眼,发现睡在了木地板上。

「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慢慢地立起身子。

地点是久远寺宅的大厅。

挂钟正准备行进到上午七点。

往走廊的那边倒着修女穿着的女性。不,是睡着。

洋馆很静,但是,只要用心听就会听到各种声音。

厨房那边传来食器相碰的钝音。

走廊是走路的脚步声,还有门窗推动的摩擦声。

然后,

「……?喂,这是怎么了啊。为什么我们会睡在久远寺的家里?木乃美,快起来,听我说话!」

从二楼传来了,已经熟以为常的那家伙的声音。

「――――――」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就洋溢了舒爽,于是开始运动身体。

说白了就是安心了下来。

不经意地瞄了地面,发现了一枚蛋壳般的东西,和一纸备忘。

备忘里用粉色蜡笔写着一句话。

 『因恋爱而生不是很好吗?』

「哈。」

不愧是糖果脑袋。死了也不会可怜。

而且本来,就不是这么容易改变的,所以才会落入你的魔掌不是吗。

“是吧!”

传来了似乎在鼓励这边的格外精神的声音。

蛋的表面里有裂痕。

那是干脆的裂痕,

就连记忆也带走了一样的退场。

「怎么回事——?好像发生了什么,的感觉。」

手里拿着眼前这奇怪的备忘录,歪着头。

对这清躁而又单细胞的潦草书写终于感到愤怒的我,准备把它弃之不顾,在些许犹豫之后,把它放进了口袋。

「哦?久万梨不是也来了吗。这是怎么了啊,派对的改成上午举行了吗?」

楼梯的上方,在吵吵嚷嚷。

而且,没听说要来的那个人也在。

我匆忙地别开了脸,借由大厅里的镜子检查着自己。好了,总之没有奇怪的地方。

「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人是我哦。久远寺的生日会,真的是今天吗?请柬的日期,不是搞错了吗……啊、怎么回事?」

这些话,好像曾经讲过的感觉……?

嘛,只是错觉罢了。

今天罕见地在久远寺宅举办生日会。

高中生活已经所剩不多了。

如果松懈就会结束的这最后的季节里,为了不让自己后悔,我必须要用像自己的方式去走到最后。

「呜喔,小金鹿!?你也被邀请来了吗!?你也认识爱丝酱吗!?」

「是的哦,我好歹也是苍崎的朋友。我说你冷静点啊芳助。你从小孩起就没有长大过呢。

「喔喔。不愧是青梅竹马,感情真是好呢。就用这个劲头调教木乃美吧。不仅是为了旁人,更是为了自己好啊。」

「拒绝。给一亿都不干。劳动和报酬根本不同比。我啊,没有做无用功的时间呢。这家伙,是个无论怎么捏怎么按都是会变回原形的记忆合金呢。」

「哈哈,没错!那就,不管这家伙,先去跟久远寺打下招呼吧。苍崎和久远寺是在客厅吗。」

「喂,在去打招呼之前!在前面可是有修女倒下了呀殿下!噢噢噢,由我来抱走她可以是吧!?

「这不是挺好吗?最坏的结果,也只是你被摆平罢了。

一如既往而又快活的谈话声从大厅开始远去了。

被风吹散的尘埃透过天窗射来的阳光,似乎被燃烧一般地消去了。

“嗯,嘛那样的结局也不错嘛!”

奇妙的清爽感,昭示着她毫无修饰的心情。

狂想曲这就结束了。

她虽然绽放着「像自己」的笑容,但那果然还是因人而异呢

去珍惜为数不多的时间,

或是赌上残存的时间,人们的选择都各不相同。

但是,过去的事物总是美丽的。

虽然落幕终会来临,但那也是将来的事情。

这华美的一天,也是书架上珍藏着的一册故事。

―――青春时代短暂而漫长。

少年少女的故事,仍然充满着看不见的暗涌。

那么各位。

哪天有机会的话再会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