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之夜番外:只能睡不能笑的久远寺宅22,橙子是被什么逗笑的?

那家伙是一切事件的元凶。

我在想,启动了ploy的究竟是谁。








对了。

也就是说,人物A是…


那个,选择这个答案的最直接的依据就是:

「―――是我」

没错。

这种就如我所想的一样的走向,正是我就是许愿之蛋的铁证

身为许愿之蛋的我,想不起那些对我不利的事情。

所以客观的思考吧。

派对的那天,是谁启动了童话的怪物呢。

答案是『没有人』。

保管着ploy的房间,是由久远寺亲自锁上的。

没有人能侵入成为了墙壁的门。

因为没有提示任何打开门的技巧,所以“用了什么办法打开了墙壁”这样的可能性被排除了

这是推理的铁则。

所以,夺走ploy的时间点,只能是今日以前。

单纯想的话,只能是久远寺锁上门的前一天进去的。

不是作为派对当天的三连休的第二日。

只有第一天就来了的人,有那个可能。

但是,为什么那个人会搞错日期来了呢?

这也是容易想明白的。请柬的内容,本来就有错误。

“连休开始之时,举行生日会”

造成这样错误的男人,

收到他送出去的请柬的有三个人。

其中之一,苍崎橙子可能清楚地看破了事情的真相。

但是,她被想象不到的事情惹笑了,所以出局了。

还有一个是山城老师。

山城老师曾经这样说过『今天早上,收到请柬了』。

大家的请柬都是更早以前收到的。

所以,山城老师的请柬并不是以邮件快递,而是昨天直接放到信箱的可能性很大。

―――假设,

那个时点静希成为了“人物A”的协力者,那么就会把请柬篡改成对他们有利的内容吧。

在第一天里成为了共犯的静希,在第二天的早上,给山城老师送去了请柬。是为了混淆他“被搞错了的人物A在第一天里叫来了”的事实。

不是为了杀害山城老师,而是为了伪造人物A的的不在场证明。

然后最后的一人,

我―――

这个派对是在连休第一天举行的。

这样想着。

根据以上,拥有启动ploy的可能性的人,在登场人物中,只有我——久万梨金鹿和静希草十郎。

对于把日期弄错而来到的久万梨金鹿,静希草十郎只能去思考该如何招待她

但是,为因为自己责任而白跑一趟的同级生,送上点心和红茶什么的,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问题是,那些点心是从哪里拿出来的呢。

「啊啊,察觉到了啊。明明还有一点就要胜利了。那孩子比想象中干的要好呢。

然后。

从洋馆里,追着我过来的,直到刚才还是静希的我出现了。

「你就是,许愿之蛋?」

从单膝跪地的姿势站起来,对峙着另一个我。

那家伙,爽快地承认了失败。

「这么说的你,也是许愿之蛋呢。我是化为他的许愿之蛋,而你是化为她的许愿之蛋。但是你和久万梨金鹿是完全同化了,不像我还拥有着许愿之蛋的记忆呢。」

「啊这样吗。那就消失吧,这样游戏也就通关了。太阳也快升出来了。」

「可以吗?通关这种事?这样下去的话是你的胜利哦。不想要胜者的报酬吗?」

「……那是什么。从没听过。是什么奖励?」

「久万梨金鹿在吃掉我的时候,在期望的,在迷茫的东西。不想结束。想要现在这种半熟蛋一样的,暧昧的生活能够再延长一点。

「为什么高中生活只有三年呢。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把时间都浪费了呢。为什么不能变得坦率呢。那样的,全部都能为你实现。这就是身为接受愿望,思春期限定,女生限定的童话的怪物,许愿之蛋的我哦。怎么样,想实现吗?」

「怎么可能想要实现呢。这种花言巧语,以后会变成什么我也不想知道。已经说了太多了。时间到了所以到此为止把。你就,结束了。」

「诶,等等,因为我的使用条件,是单恋——」

虽说如此,但是啊、

「消失吧。犯人是静希。使用者是我,久万梨金鹿哦。」

「诶,怎么这样!?女生不该这样做啊——!?」

槻司已经不在了,愿望什么的已经没有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