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之夜番外:只能睡不能笑的久远寺宅21,一年之后,草十郎已经可以自由出入西馆了

―――是静希

那家伙是最能够满足条件的。

他对这个洋馆很熟悉。

而且作为生日宴会的主办者方,到处走动的时候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更重要的是―――

那家伙和久遠寺小姐的不在场证言里,有着致命的不同点。

静希说他早上在屋子里。

但是久遠寺小姐却是这么说的。

“因为人手不足,所以就由自己来给房间锁门了”

如果说给房间锁门本就是她的工作的话,应该是不会这么说的。

久远寺小姐一直是拜托静希或者是苍崎锁门的

苍崎说她上午在镇子里。

事后证明,正因为如此才使得屋里没人,导致姐姐的入侵成功。

但是静希却作出了“在洋馆里”这种虚假的证言。

「虽说仅仅靠这些就判断的话实在是有点不足……」

感觉应该还有些其他的线索,但是现在头脑无法清晰地思考。

要快点在早上到来之前把静希找到,找到―――

有谁。站在。我身后。的感觉。

你就是犯人吧静希ーーーー!

冲刺ーーーーーーー!

我赶忙回头,在被袭击之前全力用手上的锅子拍上去

打中了。

直击。

静希……虽然只有一瞬间,我确认了那确实是静希……倒了下去,地板上掉落了一个奇怪的道具。

那是―――作为派对道具里面比较常见的大鼻子眼镜。

「打,打算用这种东西让我笑!?」

能被这种东西逗笑的,

估计也就只有久远寺这种深闺大小姐,

和嘴上不说但事实上很重视静希的苍崎了吧。

总之,我跑了起来。

既然已经知道了犯人,这个游戏已经Clear了。

但是,不知道被打倒,被看破后的静希什么时候会开始反击。

我急忙从大厅逃离。

只要逃到外面进入森林就是我的胜利。

只要坚持逃的话不知不觉就天亮了吧……!

「唉――――?」

外面,还是,漆黑一片。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啊―――还真,敢,这么干呢―――」

「唉?」

从大厅里传来幽怨的女声。

女声!?

那到底是谁,明明是静希,但却不是静希……!?

「哈,哈啊,哈啊,哈―――!」

快跑。快跑。快跑

头脑一片混乱,但还是跑着。

跌倒在地,打算爬起来,但立刻告诉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思考。

我似乎错了。

游戏还继续着。

这样下去的话就是许愿之蛋的胜利了。

犯人是静希。这点肯定没错。

因为指名说出名字的我还活着。

我想起了规则。

要是申告犯人的名字,说错了就会死。

既然我还活着,那么静希是犯人这一点肯定没错。

要是没错的话―――肯定,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

「刚刚对于犯人的猜测―――那个一定是提示没错……!快点思考,把顺序理顺,说到底原因到底是什么……!

脚步声渐渐靠近。

早上快要到了。

这是真真正正的,最后的机会了。

我、

―――两个。

没错,是两个,我这样想到。

如果只有一个,只有一个的话,会有不合理的地方。

但两个的话会怎样呢?

首先是杀人的种类。

明确说的话,因为“犯人”而笑的场合,

和看见尸体而笑的场合,先分开。

芳助、莉黛儿、唯架是“自爆”组。

但是还有一个,也是属于自爆组的。

―――是贝奥

贝奥是在日光室外笑了,所以死了。

但是日光室里不存在让他笑的因素。

周围的森林里有着什么圈套,也不大可能。

在那样的暴风雨之下,外面设了陷阱这样的想法不大靠谱。

也就是说,陷阱果然是设置在室内。

日光室里没有。

那么日光室上面,二楼的房间呢?

日光室上面是苍崎的房间。

贝奥是被谁拜托了「希望可以从外面调查苍崎的房间」了吧?

然后,贝奥就从外面观察着那房间。

于是看见喝成烂泥的苍崎橙子。

贝奥似乎是认识苍崎姐的。

看见了熟人那样的样子,一不小心笑了的可能很高。

作为圈套这很优秀。

不管怎样,就算贝奥没有笑,也不会去怀疑那个说了「想你帮我调查」的人。

是为了让苍崎早点成为被怀疑的人吧。

「……杀害方法有两种。是由犯人直接施行的方法,以及,利用牺牲者的二次灾难。跟这个想法一样―――」

这个游戏里,存在共犯者。

莉黛儿的话。

槻司的疑问。

二人一组,二心同体。

接受愿望的童话的怪物、许愿之蛋。

啊啊,多么露骨的名字。

蛋是本体的话,是许愿又暗示着什么?

「是人类。敌人不只一个——!」 

这样的话,许愿之蛋就有两个人。

在这个游戏中,实行犯和人物A不是同一个人……!

使用ploy的是人物A。

然后,还有协助之的实行犯。

静希就是那个协力者,实行犯。

虽然猜中了但是又不是正解。

我没有消失一定是因为这个理由。

「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等……!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答案就很明白了,之后,没错,只要验证那个问题就行了……!

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