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之夜番外:只能睡不能笑的久远寺宅19,青子死前为什么不写凶手草十郎的名字?

随着小鸟的鸣叫声,我睁开眼。

「早……早上,了……」

现在时间是五点半。

窗外太阳渐渐开始升起。

明明早上起来头脑清晰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但似乎是因为昨天过于劳累了吧。

昏昏沉沉地在镜子前确认了下洋服上的褶皱。

连泡杯茶都觉得麻烦,我慢吞吞地拿起桌上的钱包和小夹子。

小夹子里会定期放入一些纪念照片。

这张是记录了今年学园祭上苍崎失态了的稀有物呢

不知道是因为把香槟和果汁搞错了、

还是因为谁在蛋糕里加料的时候把酒的度数给搞错了。

反正才一会儿时间苍崎就变得很高兴的样子,喊着“我也要穿那件衣服!”,一边乱打乱闹起来。

这枚照片是用一次性相机把那个著名场面给拍下来的。

因为实在太有趣了,于是就这么把它夹进了夹子里。

每当我心情低落的时候,只要看了这张会让了解苍崎的人惊掉下巴的可爱照片,就会有种被激励的感觉呢

主要是搞笑方面。

「―――咦?」

话说,好像。

事到如今我是不是忘记了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没提?

「对了―――大家呢?」

我打开包,想找找看有什么能在关键时刻派得上用场的东西。

打算做炒饭而带来的行李派上用场了。

拿起常用的锅子和中华菜刀,犹豫半刻后,还是选了锅子。

我来到走廊。

这里比客房更加寒冷。

整个洋馆都静悄悄的。

没有任何声音和气息。

昨晚的暴风雨就好像没发生过似的。

槻司的客房里谁都不在。

咏梨神父的客房里没看到静希。

律架的客房里谁都不在。

「久遠寺――」

对着西馆喊了几声也没有回答。

谁都不在。

我朝关着苍崎的地下室走去。

经过狭窄的楼梯,来的牢门前。

锁从外面被打开了。

「―――苍崎??」

预感到了某件事情发生的我,打开了房门。

狭窄的地下室中,有一具脸朝下躺着的尸体。

那头色彩鲜丽,仿佛不似日本人般的长发,毫无疑问是苍崎的。

呼吸已经完全停止了。

她保持着倒下的姿势,左手在地板上留下了文字。

是用血文字留下的死亡信息。

地板上用带着怨念的文字写下,

『不要说“果然”啊』

「果然……」

苍崎并不是犯人。

无法确定她是几点被杀死的。

但是,上了锁,让苍崎笑出来的犯人,一脸若无其事的表情回到地上,然后―――

「哈,哈啊,哈……!」

我拼命压制住混乱的呼吸和思考。

大家都死了。

大家都死了。

恐怕出来犯人和我之外大家都死了。

明明已经天亮了啊?

不,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

如果说条件是早上到来的话,游戏还没有结束。

那就快跑吧,必须把犯人的身份确定下来。

这样下去的话是没办法『Clear』的。

苍崎她们已经死了,再也不会回来。

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