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流星新冠痊愈,剧中与滨边美波吻不停,“颜王”cp火花四溅

我清楚记得,你的指认导致我的母亲蒙冤而死,而我却无法控制向你靠近。

我明明知道,你只是我用来向家人宣战的工具,而我却情不自禁被你吸引。

这本该是一段从青梅竹马到心心相映的恋爱欢歌,却因为误解、仇恨、密谋而笼罩了阴霾。

是蒙蔽内心的感受,各自囿于这晦涩中原地徘徊。还是彼此袒露真心,携手冲破黑暗去寻找真相?

答案就藏在正在热播的日剧《我们有点不对劲》里。



“颜王”cp横空出‍世,把般配打在公屏上‍‍

对于五官决定三观的颜狗来说,日剧《我们有点不对劲》完全可以被称作华丽的视觉盛宴。

饰演男主高月椿的横滨流星,是日本新流量梯队里当之无愧的“漫撕男”。

小脸长身,因为常年练习空手道,体格比同期日星显得健壮。

他身上最吸引人注意的便是眼睛,沉静且深情,对视这双眸,仿佛有使人顿感镇静的力量。

在深田恭子主演的日剧《初次恋爱那一天所读的故事》中,横滨流星饰演缺爱的不良高中生,剧中他顶着一头凡人难以驾驭的粉发,简直是百分百还原了原作漫画中的人物形象。

剧中他爱上比自己实际年纪大14岁的深田恭子,忠犬且深情。

凭借该剧,横滨流星获得了日剧学院赏最佳男配角奖、东京戏剧奖最佳男配角,演技得到肯定。


在演艺道路上不辍耕耘的横滨流星,在今年却遭遇了一个重大打击。

7月,刚从繁忙的舞台剧排练中抽身的他却被诊断为感染新冠肺炎,一时间,让牵挂他的粉丝揪心不已。

所幸,经过缜密的治疗,他已于7月底痊愈出院,立刻投身到拍摄工作中。

饰演女主花冈七樱的滨边美波,在日本00后小花里绝对是颜值TOP的存在。

大眼肤白,鼻型流畅俏丽,气质多变,且有着超越年龄的婉约。

抿嘴不笑时,清冷傲娇,似乎有些疏离。露齿微笑时,清甜可人,如同邻家小妹般感染力十足。


11岁时,外貌出众的滨边美波便获得东宝灰姑娘大赛新生代奖。

17岁时,她在电影《我想吃掉你的胰脏》(又名《念念手纪》)中饰演身患绝症的高中生,尽管饱受病魔摧残,但她始终乐观坚强,自我疗愈的同时也给别人的心里照进希望之光。

凭借该片,滨边美波斩获多项电影新人奖。

滨边美波最出圈的形象,便是她于2019年参演的电视剧《大奥最终章》。

剧中她饰演的竹姬与将军吉宗相互吸引,但却无法在一起。

他俩初遇时,身穿鲜红色和服的竹姬那动人心魄的那一幕回头,成为许多人心中难以忘怀的高光瞬间。

而饰演者滨边美波也因此获得了铺天盖地的赞誉:太美了,你是真正的公主!


将横滨流星、滨边美波这两位养眼的“颜王”配对组合的结果就是,火花四溅,苏感爆棚,让cp粉直呼“嗑死我了”的程度。


与其他同类型的日剧相比,《我们有点不对劲》剧组很实在。

这个“实在”着重体现在吻戏频率高、程度逼真上。

从第一集就开始一集至少一吻的节奏,且不只是双唇笨拙相碰的敷衍,而是实打实的亲吻。

这对于吃狗粮上瘾的观众而言,可谓是莫大的福利。


除了俊男美女吻不停,男主高月椿每次对女主七樱的背后抱也让人看得小鹿乱撞。

当七樱被爷爷恐吓时,高月椿从背后紧紧抱住她,说:“来我房间。”保护欲冲破荧幕。

当高月椿看到七樱难过时,从背后抱住她,想给予她安慰。



当高月椿要参加点心比试前紧张异常时,他从背后环抱住七樱,想要汲取勇气。

当高月椿开始怀疑七樱的真实身份时,又使出浑身力气从背后抱住她,饱含害怕失去她的不安。

每一次背后环抱,都是高月椿情感难以自已的表露,对于七樱的爱,也在一步步加深。

七樱于他而言,已从一个可以随意处置的工具,变为了难以割舍的挚爱。

BG剧的cp感,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

有的剧哪怕每集都在撒糖,但男主女主之间没有磁场,观众看了也入不了戏,看剧是种煎熬,如同被人强行灌入人工糖精。

有的剧里男女主却如同磁铁的两极,浑身都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哪怕俩人只是隔着人山人海遥遥相望,在观众心中却已经呼啸而过好几辆并非开往幼儿园的“车”。


横滨流星和滨边美波的cp感,便是这后者。

从颜值到眼神,从身高差到气场,就差把“般配”二字打在公屏上了。

他俩框的画面,随便一截便是一张散发着恋爱蜜糖味的海报。


作为一部漫改剧,选角的成功便注定了吸粉之路坦荡无比。

《我们有点不对劲》刚播出第一集,原版漫画秒速售罄,立刻进入重版再印阶段。


人类的本质就是喜欢看别人谈恋爱,更何况是看颜巅的帅哥美女谈恋爱。没有什么比嗑cp更让人快乐了。

爱‍在仇恨中滋生,疑窦丛生谁是真凶‍

《我们有点不对劲》的基调为纯爱+悬疑。

高月椿是日式点心名店光月庵的继承人,他自小结识了点心师的女儿七樱,二人两小无猜地度过了短暂的幸福时光。

樱花、和菓子、无忧无虑的笑脸,是他俩共同拥有的记忆。

一切的美好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谋杀幻灭。

高月椿的父亲遇害身亡,高月椿从血泊中走出,坚定不移地指认凶手就是七樱的母亲。


就是这个带血的指认,让七樱从此永远失去了母亲。

始终无法相信母亲是真凶的七樱,将仇恨埋入心底,长大后决定重返光月庵寻找高月椿父亲遇害的真相。

成年后的初见,她知道他,他不认识她。

二人在一次比试赛场上相遇,做的点心难分高下。

高月椿注意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孩,想让她作为自己向家人宣战的工具,于是立刻向七樱求婚。

为了顺利潜入光月庵,七樱答应了高月椿的求婚。并出现在高月椿与名门千金的婚礼上,成功地破坏了这门并非高月椿所愿的亲事。

双方各怀心思,开启了这段并不纯粹的婚姻生活。

七樱将二人的关系定义为:共犯。


可没办法,人心都是肉长的,再冰冷的心也怎么能抵抗得了日久生情的烘烤,最终冰山消融,心与心越洋碰撞。

《我们有点不对劲》保持了日剧惯有的快节奏推进。

首集初见求婚,第二集便先婚后爱,同房有喜“车速快”到令人咋舌。

从相处中,高月椿发现七樱难能可贵的执着,为了做出味道纯正的红豆馅,她可以没日没夜地熬制。

为了帮助男二城岛实现梦想,一次次从失败中站起来制作蕨饼。为了辅助自己做出令爷爷满意的点心,通宵设计点心造型,并直言不讳地向爷爷诉说高月椿对于点心的坚持。


从磨合中,七樱感受到高月椿内心深处的创伤和脆弱。

高月椿自小就知道自己并非爷爷的亲生孙子,而是母亲和别人偷情所生,为了得到爷爷的认可,他付出了百倍千倍的努力,但仍然事与愿违。

因此,高月椿养成了现在看似冷血的性情。

最美妙的是,这段恋情不是单箭头的一往情深,而是双箭头的双向奔赴。

高月椿为了保护七樱不受妈妈的欺压,多次将她从窘迫的困境里救出。

七樱用实际行动给予高月椿支持和助力,帮助他慢慢打开爷爷紧闭的心门。

在此过程中,坏人的每次使绊子,都成为了促进高月椿、七樱感情升温的助攻。

同房后,七樱有了身孕,但她很快又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在母亲以前住过的房间里,七樱找到了母亲与高月椿父亲高月树暗通款曲的证据:一封封饱含爱意与思念的情书,以及自己与高月树的亲子鉴定。

原来,七樱才是光月庵真正的继承人。

而至此,高月椿始终不知道七樱就是“杀父仇人”的女儿,也不知道七樱已经怀了自己的孩子,更不知道七樱才是光月庵真正的继承人。而将继承光月庵作为自己毕生目标的他,又该如何面对这一层层即将剥开的真相?

目前,《我们有点不对劲》已经埋下了太多疑窦,播至第5集,杀害光月庵上一任继承人高月树的真凶仍未浮出水面。

想要拨开云雾,唯有等剧终方能揭晓。

鸡汤不可少,华服美食养眼管饱‍

《我们有点不对劲》延续了日剧必不可少的鸡汤模式,每集都有哲理金句,发人深省。

七樱在反反复复熬制红豆馅的过程中,高月椿说:“做豆馅的时候,气温、火势、时间都左右着变量,做豆馅的人的感情也不例外,一尝便知道是心情焦躁的时候做的,还是悲伤的时候做的。所以豆馅是自身的镜子。”



其实不仅仅是做豆馅,我们在做任何事情都一样,结果如何不但受客观因素影响,也会受到主管因素的干扰。

急功近利、敷衍了事往往都得不到满意的结果,而放平心态、一步一个脚印反而能收获到意想不到的惊喜。

《我们有点不太对劲》制作初是用于东京奥运会期间宣传和服与和菓子文化的,所以剧中的华服和美食的设计颇费了一番心思。

虽然故事的背景是现代,但剧中所有主演的主要服饰均为和服,依据人物的性格、身份在花色、质地、款式上加以区分。

女主七樱的和服以粉、白、绿等浅色系为主,配以绾起的鬓发缀以简洁的头饰,衬得她更加青春俏丽。


男主高月椿的和服以藏蓝、青、灰为主,发型简洁举止稳重,显得他更加内敛冷静。

而本剧的另一个隐藏主角,便是日式点心和菓子。每一款的形状都独具匠心,寓意深远悠长。

七樱制作的赠予新婚夫妇的“叶樱”,玲珑剔透,含义是爱情经过岁月洗礼更能相濡以沫。高月椿父亲节时设计的“落文”,在翠绿的叶子状点心上放上一粒圆球,象征虫卵,虫卵孵化时会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敌人或者坏天气的影响,寓意父母给予的无私的爱。七樱给白藤屋制作的和服形状的和菓子,以紫藤花色为寓意,象征着多子多福……


而这些美食的制作者也是业界声名远播的点心师,在东京经营者一家历经120余年的老店。为了更好地传播和菓子文化,点心师会依据剧情的发展在社交平台更新同款和菓子的科普。

总体来说,《我们有点不对劲》虽然不能称为是一部优秀的日剧,但无论是演员颜值,还是华服美食的精巧设计,都在观感上给予了观众上佳的享受,不失为一部赏心悦目的下饭剧。


看剧之后,中毒的你也许也会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