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之夜番外:只能睡不能笑的久远寺宅17,草十郎已经逐渐习惯应对青子

留下来的我们,并没有去客厅,只呆在了大厅。

客厅的灯已经暗了下来。

如果为了光亮的确应该回去客房,但是这样的话就会变成独自一人,所以也很不妙。

第十三个客人,苍崎的姐姐是不是真的存在呢。

如果不解明这个的话,根本无法安心地回到房间。

「总之,先把唯架小姐的雕像移到角落里吧。啊咧,好重。简直重若千钧啊唯架小姐。鸢丸,来帮帮忙。」

「好的,我来搬后面。……唔,唯架小姐就如所见的一样有着好看的身体曲线。因此以修女为目的而频繁去教会的家伙可是很多呢。」

静希和槻司就算在这种状况下也还是很要好。

或者说,他们根本没有陷入惊慌不安。

而我已经快到极限了,在笑死之前或者已经被打击死了吧。

「久万,来沏茶么?脸色好青呢。」

「谢谢,不过不需要了。」

如果厕所很近倒好,这房子的厕所,在很深处的地方所以很恐怖。

「噢,真不从容。这个状态会一直持续到早上吧。咏梨和唯架小姐虽然很遗憾。但某种意义上,却稍微安心了一点。剩下的人都是相互了解的,也不会相互怀疑呢。之后只要找到橙子就可以了」

「不,不会变成那样的。游戏到此结束了。一直努力到了现在呢,小青?」

「律架小姐?」

声音是从楼梯传来的。

去找贝奥的律架回来了。

「……什么啊。刚才是什么意思,律架。」

「所以说,该停止演戏了。已经将军了哟小青。虽然为什么会这样行凶我完全不知道,但是作为证物的证据却昭示了真实。虽然还不能完全断定,但十有八九,你是许愿之蛋的最大嫌疑人呢。

「在、在说什么呢笨蛋律架。我是许愿之蛋什么的,是不可能的。……那个,是不可能的是吧?我想……是不可能的……

「就算佯装不知也该到此为止了。在找贝奥君的时候,在你的房间里找到了那个。是铁证如山的证据哦。」

「呜啊!?你、你是怎么进到我房间的!?门、我应该是已经锁上了啊!?」

「我为数不多的特技,就是本格推理的撬锁技能!

「不可能!本格推理是不能撬锁的啊!像这样,去发现别人拼命隐藏起来的尸体,是犯规的啊!」

陷入混乱的苍崎。

对于这样的她,我们只能呆站着看着。

「草十郎,苍崎的房间在哪?」

「东馆二楼正对的就是。」

在律架小姐的带领下,我们都往苍崎的房间走去。

苍崎则剩下一张近乎扭曲的脸。

「那就开门了啊」

律架小姐打开了门。

从漆黑的走廊,走进漆黑的房内。

一进到苍崎的房间,迎面而来的

是身为女性的我,也会为之倾倒的美人,

一只手拿着麦克风、

另一只手则抱着一升容量的瓶子、

用很满足的表情长眠着。

而且、

房间的一面墙壁上,贴着奇怪的海报。

「急、急性酒精中毒……!」

「这就是铁证了。小青,不管小橙多么碍眼,就这样……用这么羞耻的姿势放置什么的……!小橙虽然总说自己是前卫派,但实际上是喜欢演歌的啊……而且,还让她拿着麦克风……」

「啊,连我都感到羞耻……所以才不想让你们看见啊!」

苍崎痛苦地扭动身体

不过。不管什么理由,她藏着牺牲者是事实。

「这样啊……回想起来的话,苍崎从不让谁进入她的房间呢。因为会让这具尸体被发现,所以各种不便吧。」

「不、不是这样的!我也是被害者啊!午后回到房间的时候,姐姐就突然死了啊!这样当然要隐瞒起来啊,不是吗!」

「……很遗憾,苍崎。你的辩解太迟了。那你又是为什么,在是否存在第十三个人的问题时,不把姐姐的事情说出来呢?

「因、因为,如果那个时候说了的话,就会被追问为什么要隐瞒起来不是吗?对咏梨和唯架来说,这是弹劾我的绝好机会。所以就隐瞒了下来,想要依靠自己找出凶手……」

「是这样么。不是因为有“第十三人”存在,所以小青就可以自由地暗中活跃么?事实上,在打算搜索小橙的时候,贝奥君,咏梨和小唯都已经出局了呢」

所以说,那仅仅是咏梨他们自取灭亡

「抱歉呢苍崎。根据久远寺的说明,就连许愿之蛋也不会意识到自己是犯人。为了暴露这个家伙的正体,比起动机我们要更优先地确保证据。

「现状之下,最可能杀害“现有的牺牲者们”的人,就是你了。」

诶。虽然很悲伤,但这是推理呢……

槻司和律架捉住苍崎的双手。

静希也很自然地帮忙了。

「喂,打算做什么!?难难难道,因为可疑就要杀掉吗!?

「冷静点,只是隔离而已哦小青。被认为是嫌犯的人就一直紧闭到警察来吧,为了让凶行停止……这是悬疑剧的固有套路啊。那个,只能从外面上锁的监狱一般的房间,有吗,爱丝酱。」

「有地下室哦。就像雪山旅馆里的那种,由细楼梯直达的狭小房间。青子就在那里过一夜吧。」

滑雪踪迹!那个旅馆的名字,是叫滑雪踪迹呢有珠?!」

「苍崎。就算你不是许愿之蛋,呆在那里也是安全的。这也是最后的保险了,请不要再放抗,就当是当祭品吧。

「呜……的确,也有那个道理呢。在高举民主主义的暴政下,我看到了自己已经输掉的事情……」

没错。的确最优先使用这个方法是最好的。

如果苍崎是许愿之蛋,那么现在开始,就不会再有人因为意外被引笑而牺牲。

若苍崎不是许愿之蛋,那她也会成为最后幸存的人,这样这个游戏也能够通关。

但是,无论是谁,仅仅是因为「你就是犯人」而被紧闭起来都是难以接受的吧。

就连下手的人也会觉得不安心。

一旦抽到这样的下下签,在谁看来都难以洗清“有罪”的嫌疑吧。

「但是,还是说最后几句。对手可是不合情理的家伙哦。或许真的存在没有踪迹的第十三个人,所以直到最后都请不要放松呢。」

这就是苍崎最后的话语了。

我们把她关进地下室,从外头上了锁,才终于安心了下来。

然后,我们―――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