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荣禁片《梦到内河》——对阴柔男体偷窥与凝视的愉悦?

今天是哥哥的冥诞,作为一个几十年的老粉我觉得需要多说一些,就先从各个的禁片《梦到内河》开始吧。

《梦到内河》不但肯定了同性之间的情谊,同时更大胆描述男性身体的线条美,而西岛千博那份典雅的阴柔气质正与传统或正统的阳刚类别背道而驰,尤其是片中赤裸呈现两个男体的上半身,交叉的叠影,交缠的臂膀,交流的四目,完全铺演了男色的异质景观,妩媚而细致,因而招致保守的媒介无法忍受。——洛枫《禁色的蝴蝶》

《梦到内河》是张国荣导演、演出并演唱的MV,由C.Y.Kong作曲,林夕填词,西岛千博伴舞,可以说是体现他导演才能的巅峰之作。

MV 表现的其实是希腊神话中纳西瑟斯(Νάρκισσος)的故事——一位终日对着水面欣赏自己绝美容颜,最后化作水仙花(花语:自恋)的美少年。有着“日本芭蕾舞王子”美誉的西岛千博在这部MV里饰演那水中的倒影,在清冷的光影下尽情地热烈舞动,而张国荣则静静地凝视,用他那专注、严肃、深情的目光。

如果说张国荣的《我》是站在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坦诚,并骄傲地宣称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那么《梦到内河》就是他面对自我的坦荡,而且比面对世人时更深入和直白——我爱自己。

因为虽然整个录像的内容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天使般男人尽情燃烧着的独舞和另一个男人深情的凝望和默默欣赏,仿若黑白的默片般纯美,但这MV的演员是自己,而观众也是自己——水仙少年临水看花,爱上了完美的自己。因此这部MV是如此打动我的心弦,在他离开了13年之后......它隐喻着纳西瑟斯如何拥抱自己的幻像,如何被自己的爱所激越,最后徒劳无功精疲力尽,直至以“死”达到爱的彼岸。哥哥在MV中那几个小小的蹙眉是如此生动传神,那间或少有的几个微笑是那样地发自心底蔚然开怀,而那独坐在一旁静静观赏的姿势又是如此赏心悦目。

自那日遗下我
我早化做燐火
湖泊上伴你这天鹅
但你为何还要
也许单手怕握不死我
若要死,这一刻正是愉快高峰
请给我更多,在内河上
我在内河上,望着对岸高潮
快救活我,温暖我十秒
快将我怨念传召

歌词中流露出丰沛的情感,然而全词哀戚绝望,爱而不得弃也不得的纠结像噩梦里的挣扎般痛苦,爱与无奈相纠相缠,最终导致自我在欢愉记忆和残忍现实中堕灭。

然而这样一部唯美的MV却因其大胆呈现的男性身体的曲线美,被定性为“离奇”和“鼓吹同性恋”而惨遭禁播。《梦到内河》中确实不乏二人缠绵的镜头,因而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引起了大众对同性恋情结的恐慌意识。2001年5月,张国荣接受美国《时代》杂志的访问,谈到《梦到内河》的录像被禁播时指出,他明白电视台与观众对男性情欲的恐慌与抗拒,但他仍愿意冒险尝试,期待能在自己的演艺空间内展现男性是可以性感的。

从《梦到内河》被禁制这件事中,可以看出异性恋的霸权世界如何视男性身体如洪水猛兽,而站于逆流里的张国荣却“以身试法”“身体力行”,借音乐的影像媒介以“现身”,并且激荡世俗争议,舞动其异色的美。可惜张国荣作为一个超前于时代的艺术家,在生前一直得不到真正的认可和欣赏。

然而我并不完全赞同香港中文大学教授洛枫的一段评价:“同性爱不再是形而上的抽象情愫,而是化成可触可感的肉身存在。可以说,《梦到内河》营造的是一个情欲“体”现的空间,展示了偷窥与凝视的欢愉,肯定了男体的阴柔素质。” 她更多采用了女性的视角来审视这部MV,而单纯地用所谓的同性相恋,男性阴柔美其实是对张国荣艺术理念的一种简单化和符号化。

我觉得张国荣在这部MV中只是纯粹地展现了一种人性的呐喊,一种欲望的喧嚣。


若要死这一刻正是愉快高峰
请给我更多在内河上
我在内河上望着对岸高潮
快救活我温暖我十秒

这是完美融合了绝世美颜和寻找自我这两个主题的终极之爱:一个成熟的,理性的自己,凝视着另一个颓废的,靡丽的,却带着不可抗拒诱惑力的自己,两方妥协与制衡,缠绵和控制,直达自恋的永恒——每天起床我都会被镜中的自己帅到,这没有什么好压抑的。

可惜他走了,离开我们已经17年了,带着他的绝世容颜,绝代风华......

在 2013年4月2日《继续宠爱十年音乐会》上,西岛千博先生表演《梦到内河》作为热情演唱会的压轴。芭蕾王子帅气不减当年,舞姿和MV中一样绚烂,只可惜歌者不再,那人已化作脱尘的水仙,台上仅剩镁光灯下的麦架和一只美丽独舞的天鹅。最后西岛对着麦架深情拥抱,令人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完全觉得leslie好像还在场一样......不,我想他是真的在场!”——西岛千博


(以上图片皆来自网络收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