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外狂徒的灵魂疑问:罗翔是公知么?

以前我在一本黑写灰黑产的时候,经常说的一句话是:“最赚钱的道,都在刑法里”

 

后来疫情那段时间,专门讲刑法的罗翔老师突然在B站火了起来,然而让大家没想到的是。

 

这位北大法学院的博士,现任中国政法大学的刑事司法学院教授厚大法考的特约讲师。

 

却在微博上被网友骂得直接退博。

 

你可以没听说过罗翔,但是一定见过下面这张图。

 

蓝色的厚大法考背景板前,一个男人在说着各种各样案例,造出五花八门的表情包。

 

 

全国各地的法考学生们,都会去寻求某几位老师的网课视频,罗翔,就是这些老师中的一位。

 

有些人一生都用不到刑法,只要不去触犯法律的高压线,不了解也没事儿。

 

但是罗翔的例子里总以“男主角——法外狂徒”张三为例,讲了很多极端讽刺、匪夷所思,奇形怪状的案例。

 

由于罗翔老师的研究领域里有一部分是性犯罪,人嘛,食色性也

 

于是罗翔老师的观众从法考生起,经由微博、B站的传播,其视频受众也变为广大网民

 

罗翔因此出圈,视频中的梗成为了数百万网友茶余饭后的快乐源泉。

 

笑过之后也收获了刑法知识,寓教于乐。

 

大家又发现罗老师讲的其他例子也生动形象非常好玩,于是也不再拘泥于性犯罪领域,罗翔老师的每个案例,笑完之后都能引起大家的深度思考。

 

罗老师火爆全网是在2月底3月初,迄今为止短短半年时间,罗翔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拥有百万粉丝,千万传播影响力的超级kol,但也只限于他的案例视频。

 

9.8日那一天,短短两三个小时,罗翔老师就被喷上热搜。下午一点多,宣布暂停更博,也就是暂时退出微博的意思。

 

欣喜若狂,并邀请大家共襄盛举,庆祝我国键盘侠的又一胜利。

 

 

巧合?or  蓄意?

 

事情的起因是个大事儿。

 

9.8日上午抗疫过程中表现突出的个人和集体,在人民大会堂接受自己的荣誉。

 

而给钟南山、张伯礼、张定宇、陈薇颁发奖章的四分多钟的视频,更是全网全平台爆刷。

 

很多人看了以后热泪盈眶,过去大半年抗疫的点点滴滴是所有中国人最大的泪腺,此刻再回看过去,更是忍不住。

 

与此同时,罗翔老师在干嘛。

 

他在看书,并像往常一样分享自己有感悟的部分发到微博里。

 

好巧不巧,偏偏是这样一条感悟:“要珍惜德行,却不要成为荣誉的奴隶,因为前者是永恒的,而后者很快就会消失。”

 

 

刚刚好,广大网民正在被感动的路上,罗老师发了这么一条微博。

 

我刷热搜的时候,罗翔已经排在了前几位,点进去看到的就是一通乱骂。

 

我内心:让我来看看,罗老师是怎么翻车的。

 

于是我就看到了罗老师这条微博,品味了一下,不知道哪出错了,在我印象里,他经常发类似感悟自省的句子。

 

评论也没看明白,直到往下翻了好几条,才有一条阴阳怪气的楼中楼回复:“你也不想想今天是什么大日子。”

 

我才内心里有一点点小小的猜疑,啊,难道,是,网友说他内涵授勋的事儿?

 

果然如此。

 

微博底下说的有多难听,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从喜事唱丧歌,到小孩满月酒送骨灰盒,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网友们说不出来。

 


 

我写东西的时候,经常会感觉到笔力跟不上脑子。

 

明明严肃深刻的想法,落到纸面上,总有一种混沌的搞笑,像小学生作文一样的措辞,和网友讽刺人时的遣词造句比起来,真的是还需努力。

 

(自省,没有在教师节不尊重小学生的意思,小学生的想象力比我优秀的多。阿门。)

 

很快,罗翔老师就做出了回应,表示还没有关注今天的新闻。

 

 

信么?我信的。

 

围攻罗老师的人大概有两种,一种是骂了就走的;另一种是深挖他的发言,从过去的挖到现在,不搞臭不散伙,公知的帽子扣下来,谁都逃脱不了互联网的制裁。

 

关于罗老师是否是公知,我们一会儿再讨论,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他故意带节奏所发布的消息。

 

理由太简单了,退一万步讲,故意带节奏无非两个目的,第一是享受话语权,第二是利益目的。

 

一个大学教授,并且是法律教授,或多或少的都应该知道舆论在社会中的作用,就算罗老师不了解微博,也有最起码的常识。

 

其次,他拥有着全国法学老师里声量最大的发声方式和最多的粉丝。

 

疫情是全国人民多敏感的一根神经,究竟是脑子多不好使才要阴阳怪气的故意内涵一下?

 

“我已经是全国本领域粉丝最多的人了,我为了享受话语权一定要拿疫情开刀。作没了,我就回到校园的三尺讲台,不会再有人找我录节目了。”

 

大概,这就是故意带节奏的目的吧。

 

更不要说,罗老师三不五时都经常分享这样的看书心得,并不是偶然一次。

 

然而,抛开这些分析不谈,我,一个每天上班的年轻社畜,尽管已经非常喜欢网上冲浪,经历了着急忙慌的上午以后,也是到中午才有空刷微博,才知道,啊,颁奖了。

 

所以罗老师说他没看新闻,我信了,因为我也没看。

 

最后这点,你要说帮罗老师洗白,帮他说话,我不否认。

 

但确实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儿,还不让说了?

 

 

罗翔到底是不是公知?

 

公知,所谓何物。

 

我还特地去查了查,度娘告诉我,从字面可认为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缩略词,精确定义是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是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说白了,就是社会责任感很重的高级知识分子。

 

我并不觉得是贬义词,直到看到互联网时代里,这个词的演变。

 

这个词用来讽刺“目的性引导舆论,或自以为是的发表不成熟的批判言论”的那些人,以及延伸为到处乱喷,水平不高,道德至上,居高临下的意思。

 

 

我对号入座了一下,“目的性引导舆论”“水平不高,道德至上”是可能给罗翔扣帽子的口号。

 

罗老师的水平和道德我不去评价,毕竟在门外汉眼里,罗老师是高水平,但可能真的有大佬觉得罗老师的观点辣鸡。

 

但是目的性引导舆论,怎么说呢,如果一个目的性引导舆论的人,微博平均只有三百转发。

 

那我建议wuli坤坤直接成为舆论之王,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没意见吧。

 

在罗老师的微博里,两三百的转发是日常。最近微博如此不太平,在各种刑法学相关的社会热点新闻事件里,罗老师所表达的观点,转发才会大于一千,最多的,也只有几千。

 

和他在全网蹿红的速度以及能量并不对等。

 

哦,对不起,还有其他破千的微博,是和罗永浩一起组团营业。

 

老罗是我心爱的男人,竟然把他忘了。

 

剩下的,就是分享生活、推荐书籍、课程的微博只有区区几十转发,这些微博占据了罗老师微博的大多数内容。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公知吧,你想让他成为公知,只需要一条微博就可以扣帽子。

 

有点搞笑,中国男足要是有这种抓住机会的能力...

 

算了,把酒干了!

 

 

黑历史么?

 

关于这个部分,我觉得各花入各眼吧,一些人认为是黑历史,一些人认为没什么,各有各的理由。

 

放一篇罗翔早年写的文章,这两天被人传疯了,想看的自己看吧。

 

 

看完文章,我首先没觉得他在喷人或者掌控舆论,至少这是一篇平和的表达观点的文章。作者和读者之间,是存在平等交流的可能性的。

 

别说极左极右,亲美也好,亲巴布内亚新几内亚也行,这本身就是他的一篇文章,是他自己的观点,我读完了,有认知偏差是应该的。

 

人的思想分左中右,但是并不是A的思想在我左边,就是极左,B的思想在我的右边,就是极右。我并不配成为浩瀚历史里人类思想的坐标原点。

 

毕竟我和他是领域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秦始皇也只是书同文,没有统一思想,强制统一思想的是XXXXX。

 

我是个活人,为什么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没长脑子么?

 

这几个月,互联网发生了很多事,张玉环的27年,踹伤猥亵者的男孩被拘留,网民滔天喊冤,言辞激烈的甚至开始辱骂我国的公检法。

 

这时候,罗老师作为刑法学教授的分析,让很多人回归理智,或者坚信自己的观点,也让很多人敢于发声。

 

罗翔是公知么?他亲美么?

 

这重要么,最初的最初,你看罗翔笑的直不起腰,和朋友安利,这个老师太下饭了。

 

全民普法的口号喊了这么多年,罗翔咔嚓往前带着大家走了一大步。

 

他对于刑法的诠释至少是准确而生动的,不准确他的法考生过不了法考,不生动他不会有这么多粉丝。

 

白嫖罗翔的刑法视频,他不香么?

 

好吧,罗翔是否是公知、是否亲美这个问题真的很重要。

 

求求你,别在微博上吵了,搜集证据,确定方案,写好举报信,你就是歼灭公知的大英雄。

 

在微博上吵完了,抹了抹唾沫星子,高喊我胜利了。

 

罗翔退了微博,不过是一个粉丝依旧很多的大学教授罢了。

 

同理可证,韩红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歌手,井柏然只是个平平无奇的演员。他们不发微博了,他们的生活,一定很糟糕吧?!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