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师】平安京记事 番外十二 大狐狸与小巫女(九)

  钟鸣,钟吟,碧空如洗。一日一日过去了。供奉,修行。枯燥,却又并非意料之中的枯燥。那些日复一日本应枯燥的修行,却在巫女的手下,变得有趣了许多。

  正午。玉藻前坐在金顶之上,手中的抹布擦拭着金顶。灼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让信徒少了许多。

  “大狐狸!”巫女唤到。玉藻前握住手中的抹布跃了下来。

  “怎么了?”玉藻前问到。

  “大狐狸,神社里的盐不够了,你去下山买点盐吧。”巫女递上了盐袋。

  “啊?”

  “哦,对了。”巫女似乎想起什么似的,一把将盐袋塞到玉藻前手上,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咒,递了上去,道:“这是通过结界的护符,拿着它就不会受到结界的阻拦了。”

  “好吧。”玉藻前微微一愣,接过了符咒,跨过鸟居,走下了山。


  接过了沉甸甸的盐袋,玉藻前望了望周遭。这里是人间,在神境之外。没有神威,没有结界,没有禁神咒。只要他想走,就没人能拦他。

  走吗?玉藻前望了望山上的神殿,一座小小的浮空岛被一条铁链拴在身侧。

  那我还是……回山头看一眼吧。

  决定已下,腾身。日暮之时,熟悉的山脚已近在眼前。这是妖的国度,大妖玉藻前一手缔造的一方世界。妖横行,怪丛生。

  坐在山巅之上的宝座,却望不见金顶之上的夕阳。品尝长桌之前的宴席,却尝不到小桌之旁的欢乐。听着狐耳之畔的丝竹,却感受不到心头之中的波动。

  这是……

  很奇怪的感觉。悄悄地,淡淡地,潜入到了一举一动之中,进入到了一呼一吸之中。不知不觉间,自己的一切已然变了,自己却浑然不知。

  天稍明,玉藻前便清醒了过来。曾经的软床,却让他浑身疲软。他下意识地起身,朦胧着双眼去寻觅墙角的扫把,却空无一物。

  他愣住了。

  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魂便留在那里了。而心,也被带了过去。

  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油豆腐!

  这里没有油豆腐!!

  这里没有油豆腐!!!

  当然,那个仙女似的小女孩我也会偶尔记挂一下的。


  他去哪了?巫女低着头思索着。好看的秀眉紧锁在了一起,浓浓疲惫掩不住地露了出来。

  平日下山一趟日暮之时便能回来了,为何大狐狸没回来呢?不会被抓住了吧?可我在山下的村落之中问了个遍。

  会不会……巫女自知他是大妖,没那么容易被抓住的。她隐隐已经猜到了,但一直不敢去想。

  巫女的脑子乱哄哄的。平日静心修炼的巫女从未想得这么多,这么杂,和修行一点关系都没有。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已在不知不觉间变了这么多。

  她把手放在了桌上。桌上是她下山时顺手带来的盐。她双手捧着双颊,一夜的胡思乱想让她有点头昏脑胀。

  “我回来了!”熟悉的声音落入她的耳中,简直分不清是梦还是真的。大抵是幻听吧。她撑起桌子站了起来,用尽胸中的郁结之气喊了一声:“离开了就走吧,别回来了!”桌子微微晃了晃,占卜用的竹签筒跌落在在地上,一根卜辞落了出来。

  “知晓天边出云月,不知君已入镜窥。”

  这是她小时候写的一枚姻缘签。

  风声响起。


  玉藻前的嘴角微微扬起。

  倒是第一次见这个小巫女刷耍小性子,意外的有几分可爱。不像平时,分明不是正经的性格却要装出巫女的严肃。

  不过,仅凭一个神境的大门就想拦住我?

  “扑朔。”玉藻前轻呼一声,淡淡的神光萦绕在他的周身。双手推出,那门像千丈巨石般屹立不动。

  发力,妖力放出。狂乱的妖力冲天而起,卷起了一股股混乱的风。玉藻前调起了周身的妖力,萦绕在身旁的神光大放。双袖被灌入双臂的妖力撑破,露出了暴起的青筋。细密的血珠被巨大的压力挤出了双臂,毫无阻拦地滴落在了地上。玉藻前重重地迈出一步,脚下的青石台阶裂开了骇人的裂痕,一直曼延到了山脚。

  这是空间的隔断,此时却因为巨力发出了呻吟。

  终于,禁制被一种最为强硬的方式撑破开来,再也承受不住那股巨力。一道裂缝被缓缓推开,连通了人界与神境。

  全部的妖力尽数倾入了双臂,将神境的大门勉强推开了一人宽。玉藻前挤了进来。不,倒不如说是跌了进来。他半跪在地上,大口地喘气。鲜血顺着颤抖的双臂流了下来,那是双臂承载了不属于它的力量导致的。


  听到了风声,巫女便跑了出来。那是妖力卷起的风。而那股妖力,是她绝对不会认错的,属于她的大狐狸的妖力。映入眼中的那冲天的妖力告诉她方才的一切并不是幻觉,她的大狐狸真的回来了。

  下一刻,一道裂痕曼延到了天上。神境的大门被一双鲜血染红的手推开了。

  她的大狐狸,推开的神境的天,也推开了她的心。

  她心中的一切不快,不满,通通顺着那扇打开的门流走了。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他回来,一切都不重要了。

  玉藻前抬起了头,眼前是慌乱的小巫女。他英俊的脸上挤出了一个并不怎么好看的微笑。伸手入怀,将盐袋子递向了巫女。这几个动作带来的撕裂般的痛苦让他不得不放开了手中的盐袋子,只好低下了头,让巫女看不到自己的表情。

  “我回来了。”玉藻前又扬起了头,灼灼的目光直视着巫女。

  “不……不要紧吧?”巫女跪在玉藻前面前,不知说什么好。干净的长裙上染上了斑斑的血迹,那是肆意在地上曼延的玉藻前的血。巫女从怀中掏出几张符咒,小心翼翼地贴在了玉藻前的手臂之上,磕磕巴巴地说到:“这……这是疗伤的……”

  玉藻前抬起了颤抖的双臂,用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抱住了巫女。

  “我回来找你了……从此以后……我们不分开!”


(完结撒花)

(我说了超甜的没骗你们吧)

(至于巫女对玉藻前叫“大狐狸”……当时我写的时候还真没想起这张图……(;¬_¬) )

(所有的悲痛还是让他过去吧!)

(图片来源:https://www.duitang.com/blog/?id=854095591)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