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响吧!上低音号》系列谈 中川夏纪


不知道你是否在青春期遇到过这么一种女孩子:她既是后辈眼中拼命努力的有所不足的前辈,又是前辈眼中值得信赖的可靠的后辈,还是同辈中温柔体贴的帅气的“哥哥”,也是某个她的知心的欢喜冤家她并非天资聪颖,也曾怠惰消沉,但后来也想凭借努力看见一寸天堂。她曾因失去而害怕,因失去而自责,因失去而看见了更多的自己。她想做些什么,以不再留下什么遗憾,纵使时不我待,她也在前进的路上保持着正确方向。她就是这次的主人公——中川夏纪。


中川夏纪,北宇治高中二年级生,吹奏乐社低音部上低音号吹奏者,三年级担任吹奏乐社副部长,与部长吉川优子一同管理社团。从大的方面来看,夏纪的历程可以分为两个时期:怠惰期奋发期如果更细致地来划分的话,那便是南中(初中)时期北宇治一年级时期北宇治二年级时期北宇治三年级时期。在不同的时期,夏纪呈现出的主要特征会有所差异,或者说,随着时期的变化,夏纪的形象特征也在发生着变化。因而,在这篇文章中,我想改变之前的人物志写法,换横向分析为纵向分析,尽力揭示夏纪初中到高中的成长历程以及她的魅力所在。


南中时期至北宇治一年级时期是为怠惰期。而这段时期又可以明确划分为两个时期,即南中时期与北宇治一年级时期,划分标准则在于是否参与吹奏乐社。夏纪在南中是没有参加吹奏乐社的,加入吹奏乐社并选择吹奏上低音号则是在进入北宇治高中之后。


在南中的夏纪是一个比较散漫的人,比起作为南中吹奏乐社长的伞木希美,她更愿意选择无事一身轻,过自由随性的生活。因而夏纪也没选择加入吹奏乐社,忙于练习,因而与吹奏乐的交集并不多。这种性格为她在之后在北宇治二年级时的散漫埋下了种子。她并非那种能够主动对一种东西产生热情的人,而是一定要有外在的某种强大的推动力让她觉得自己非做某事不可,才会对一件事产生热情。

对希美的仰望与憧憬


只是,在彼时的南中,并没有那种能够推动夏纪对某件事产生巨大热情的外在力量。能够想象那时的夏纪是基本什么都能做,但要说主动全身心投入一件本与自己不相关的事,那恐怕是不容易的,特别是那种不会产生快速直接回报的事。这倒不是说夏纪是一个看重自身利益的人,这样就显得她有些心机和坏心眼了。事实上,我想表达的是,夏纪对这些事是比较迟钝的。她很难主动去探索发现一件全新的事的价值。从表面看不出价值,内在的价值又缺乏探索的动力,于是就又不想去探索,于是仍不能发现价值,这样便构成了一个死循环。这种对价值认知的迟钝是之后在北宇治延续怠惰的一大原因。


散漫造成了夏纪在同期的南中四人组中其他三人(伞木希美,铠冢霙,吉川优子)中处于滞后位置,也就是脱节。技术上自不必说,可以说就是0和正无穷的比较。其实,最主要的还是情感体验上的脱节。在伞木希美那一届参加吹奏乐比赛却止步府大赛夺得银赏,铩羽而归。在夜晚返校的巴士上,无论是希美,还是霙,抑或是优子,脸上浮现的都是痛苦。但是镜头里唯独没有夏纪,因为她根本就不参赛。她在一开始就没处在南中吹奏社奋力练习的氛围与中,也不在最后夺得银奖的苦痛不甘的氛围中,她无法获得置身其中的切身感受,只是"知道“而不能”体会“。这样一份切身的拼搏感与耻辱感,彼时即使是处在南中的夏纪无疑是有所缺失的。这也就是之后夏纪加入北宇治会延续怠惰的另一大重要原因。

南中与银奖


但方才也说到,此时夏纪并非与吹奏乐毫无交集。在与南中三人的交会中,伞木希美无疑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之所以会被希美吸引,如前所说,是因为她与希美既有相同的地方,又有截然不同的地方。相同在于她们都是比较随性的人,不会那么拘束,因而有与他人连接的潜在驱动。不同之处也很明显。夏纪是属于难以为一件原本的身外之事投入其中奉献身心的人,而希美则是属于那种能够主动去探索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并能投入全部热情去为它付出而不嫌麻烦的人这种截然相反的矛盾让希美对夏纪产生了引力,让夏纪会不由自主地关注希美。


正是由于和希美这份特殊的交集,让夏纪也在无形之中受到吹奏乐的影响与感染。吹奏乐究竟有什么魔力,值得希美这么投入呢?这或许能算得上夏纪吹奏乐的一种无形的启蒙,为她之后加入北宇治吹奏乐社埋下了伏笔,或者说是带来了一种可能。只是,对于夏纪来说这是被动的,不是自己主动去探索而发现的,因而之后你若问她为什么会选择坚持吹奏上低音号,坚持吹奏乐,她或许不会给出像久美子,像香织,像希美那样单纯而明确的“因为我喜欢”这样的答案。而更重要的问题是技术上的落后对北宇治来说又是一个隐患所在。这种主动性的缺失在无形之中造成了夏纪吹奏韧性并不比久美子这一类人强


这个隐患具体就在表现在明日香缺席风波事件上,夏纪险些顶替明日香成为全国大赛参赛成员。虽然最后即使是明日香上场也只是让北宇治收获铜奖,看起来换成谁似乎效果没有差别。但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选择让夏纪上场是一种赌博,因为夏纪与明日香的差距实在悬殊。在全国大赛这最后的关键一棋选择赌博,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就是将金奖的名额拱手让人,因为全国大赛上皆是一等一的强校,对他们来说,他们自然不会无缘故地选择赌博,任何其他学校的赌博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极好的坐头把交椅的机会。低风险带来失败也就罢了,无话可说,那确实是实力不足;但高风险带来失败,那便是自吞苦果,浪费一年以来的艰苦付出。因而,问题关键在于风险而不是结果


接下来便是北宇治高一时期。在这一阶段,夏纪面对的最激烈的事件就是一年级原南中社员集体退出北宇治吹奏乐社。


在夏纪加入北宇治吹奏乐社的一年级时期,实际上还有许多原南中社员加入了北宇治。这一些人虽是一年级生,但是水平普遍较高,如果不出意外,北宇治在那时是完全有冲击全国大赛的希望的。但是,意外还是到来了。一年级的原南中成员虽然努力且有较高水平,但与之形成巨大反差的是三年级社员,怠惰散漫而不思进取,不仅如此,还无视那些努力的一年级生。因此,一年级生和三年级生的矛盾就此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作为原南中吹奏乐社部长,对这种情况,责任感让她无法坐视不管。于是,她便主动请求三年级生认真练习。

希美的请求


夏纪并非不知道三年级社员是什么情况,但彼时的她是一年级生,面对大两个年级的前辈,夏纪在一段时间内选择了沉默,只是因为害怕。这种前后辈的差别让夏纪很难轻易向希美她们那样明确向前辈提出自己的抗议与诉求,甚至为了不引火上身,还一度选择了和三年级生随波逐流,缺乏坚定的立场与明确的自主性。然而,事情再次出现转折则正是在于一次希美向三年级生的一次请求。那时的夏纪,正好从教室外路过,看着弓腰请求的希美,想起曾经在南中那么优秀的她如今却遭遇此等羞辱,她终于是没有克制住冲动。


她们的心已经烂透了!

她们的心已经烂透了


夏纪面带愤怒,脱口而出。彼时的场面,是三年级和一年级的两级对立,而夏纪的一句话,并没有起到缓和对立的效果,反而加剧了对立的紧张局势,也就是火上浇油。夏纪的话语无疑显示了她的冲动与耿直。在那种情况下,就算再愤怒的一年级生,似乎也不会说出这样恶毒的话语。夏纪的话撕开了一个裂缝,让局势走向两级:三年级生愈发不认可一年级生,觉得太过狂妄;一年级的希美的幻想也随着这句恶毒而真实的话开始逐渐破灭,退社的决心也开始逐渐坚定起来。大家都知道,但没有谁像夏纪这样说得这么直白而准确。


于是,社团内的火药味越来越浓,终于,很多优秀的一年级生都选择了退社,其中就包括希美。而夏纪则因而产生了一种罪恶感,觉得是因为自己希美才会离开,又产生了深深的遗憾。但实际上,就算夏纪没有说出那句话,结果仍是一样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积蓄已久的矛盾一直无法得到妥善解决,最终必然导致恶性的质变。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次风波之中,同是原南中而来的夏纪却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了下来,这是为什么呢?在前文,其实我们提到过,夏纪是属于性格比较散漫的那种人,对于吹奏乐,实际上,她还无法达到为了守护它而毅然退部的觉悟。用夏纪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反正自己没有干劲,退不退部无所谓,干脆就选择留下来了。她认为,由评委来为吹奏乐评分,似乎有失音乐的乐趣。同时,她也觉得,这只不过是逃避练习的借口罢了。

没有干劲

夏纪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却没能做出有效抵抗,显示出她性格中的软弱性与怠惰性。如果说一开始还有希美和其他南中人员为她提供动力的话,那么风波之后,她便陷入了更深的逃避与沉沦的泥淖中,不想去面对,只是浑浑噩噩,社团活动得过且过。社团对立的外在氛围和自身潜在的奋发与怠惰的矛盾共同作用,揉碎了夏纪在那一段时间有真正奋发的微弱可能性。可以说,夏纪在这一次风波中看清了更多的人事,其中也包括自己。


就这样,一直到二年级,夏纪的吹奏水平也没什么进步,倒不如说在退步。彼时的夏纪,最常见的一个举动就是把自己的上低音号放在桌上,戴上耳机,趴在窗边闭目休息。倒不是说她真的练得疲倦了,而是因为练习对彼时的她来说只是一种形式,没有明确的意义,因而没有苦练的必要。对于声部练习,既不早来,也不晚归,虽不是义务,但却也能看出彼时的夏纪对于吹奏乐的态度是消极敷衍的。

夏纪与窗边

不过,夏纪真是一个幸运的人,在南中的时候,她能够遇到希美,在北宇治,她又遇到了久美子。前辈,一起来练习合奏吧,虽然只是简单的请求,却无形之中在夏纪封闭的心中撕开了一道缺口。夏纪由此感受到一股主动投向自己的真诚视线,那是久违的视线,仿佛在告诉自己,她是要认真练习的,你呢?在冥冥之中,夏纪不想由自己造成去年的对立局面,也便慵懒地答应了。只是,彼时的她尚未意识到,自己这小小的应允,让她开始逐渐走向了另一个时期——奋发期,即北宇治高二时期。

回应久美子的请求


久美子只是为夏纪走进奋发期打开一扇门,而真正促使夏纪走进去的则是指挥泷老师的到来以及由此而带来的社团氛围的极大改善。从消极敷衍到全力以赴,夏纪也逐渐被这种积极的氛围感染了。只是,遗憾的是,夏纪是从进入北宇治之后才开始吹奏上低音号的,也就是直到指挥泷升加入时,夏纪也只练习了一年,相较于同在低音部且都是吹奏上低音号的久美子和明日香这两位自小就吹奏上低音号的老手来说,夏纪显得不免太过稚嫩,在实力上就已经被甩了一大截。


在一次声部练习时,夏纪惊讶于久美子的吹奏水平,久美子回应道自己已经吹奏了七年。夏纪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样啊,有差距也是理所当然的。”这差距当然说的是自己和久美子的差距。夏纪并不避讳承认自己的不足,同时也十分清楚自己为何不足,敢于面对,坦诚直率。彼时的她很难说对自己的实力没有遗憾,特别是身为前辈,实力却不及后辈,这强烈的差距感让夏纪鲜明地感受到一种不甘,同时知耻而后勇,开始奋力练习。

差距

在之前,夏纪总是会提早回去,而这之后,她会选择在常规练习后将上低音号带回去练一练。虽然她自己说只是偶尔带回去练练,但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了。在不必要练习的时间练习,这恐怕是以往的夏纪根本无法想象的,她鲜明地感受到了自己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觉得自己开始变得有干劲了。此时的夏纪能够鲜明感受到社团的集体荣誉感,那为着同一个目标而共同奋斗的积极氛围,泷老师耐心细致的指导以及自己与后辈那鲜明的差距感,这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夏纪将热情投入至上低音号的练习的强大而稳定的动力。

偶尔回去练练


这里,有几个细节我特别想说。在第一季第九集三分二十六秒左右,明日香夸赞久美子的吹奏水平进步了,随后镜头转至一旁的夏纪,眉头微皱有所思,随后又和转过身来的久美子相视一笑。夏纪当然是有所不甘,但又不能过度展现,因为造成自己目前状况的主要因素就是自己,并不能怎么怨别人。当听到水平本就比自己高后辈又得到自己的前辈的赞扬时,心里不免产生失落感与紧迫感,但这其中的差距又岂是一两年努力能够消除的?夏纪内心十分复杂,但又不好刻意展现,只有把这一切都化为鞭策自己前进的内在动力,奋力练习。

有所思


同样是在第九集,十六分五十七秒左右,镜头的主体给到了叶月,而镜头中的另一个人物,夏纪,却在为了选拔测试而练习指法。虽是临阵磨枪,但确实又能看出夏纪对待选拔测试的认真。在上低音号三人组(中川夏纪,黄前久美子,田中明日香)中,夏纪无疑是水平最低的那个,但她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这渺茫的机会,并不想甘愿就这样拱手送出参赛名额,而是想要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奋力一搏,哪怕失败也无妨,关键是要证明自己已经在改变了,自己比以前更有上进心了,自己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怠惰的自己了,为了证明这些,夏纪对这一次选拔格外重视。她的努力,少有人注意,即使这样,夏纪也没放弃,因为她知道,这是为了自己,要让自己认可自己,她的证明,就是为了向自己证明,跨过自己这道坎。这时的夏纪,自觉的主体意识开始逐渐显现明朗。

熟悉指法


然而,结果是夏纪仍然落选。这是必然的,毕竟她和其余二人的硬实力差距实在过大,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其实夏纪是自知的,她并非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但还是没有保留自己的实力。在公布入选名单时,知道自己已经落选的夏纪眉头微皱,双唇紧闭(第一季第九集二十一分十四秒左右)。她是不甘的,但又知道这是注定的,因而又无奈。那时的夏纪,深刻体验到了什么是无力感。无论是之前一年级面对风波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还是这一次选拔测试奋起努力也无法改变既定结局,夏纪都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自己不怎么经受得起考验

眉头微皱


幸而上天赋予了夏纪乐观的属性,让她没有在这一次选拔失败中选择消沉,而是以诚恳的态度直面。在这次选拔结束后,夏纪专门邀请了久美子。在久美子面前,夏纪毫不避讳地用一种随性散漫的语调说:“啊,选拔落选了!”看到久美子吃惊的反应后,又放声大笑起来。她向久美子表示没什么,这本来就是注定的,这样的现实自己是完全能够接受的,没什么不好的。之后又在久美子的乐谱上写下祝愿夺金,希望明年一起吹奏这样的话。夏纪还特别感谢久美子,觉得久美子让自己吹得更好了。这时的夏纪,能以乐观平常的心态来对待这些不顺了,也开始意识到周围的人对自己的影响的重要性了。

"落选了啊"


之前希美对夏纪的影响对夏纪来说是无意识的,没有自觉的,而这时,久美子对夏纪的影响夏纪能够有意识地感知到了。其实前文就说过,久美子是夏纪开启吹奏乐新道路的开门人,并且同吹上低音号,与自己的差距也是驱使自己不断提高自身水平的强劲动力。在久美子加入吹奏乐社后,自始至终,夏纪都没有张扬强调自己的前辈身份,反而还因为自己虽是前辈吹奏水平却低于后辈而感到紧迫与不安。夏纪始终保持着谦卑,这一方面是因为她十分自知,知道自己确确实实有很多不足之处,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去年三年级生的趾高气昂造成社团内部对立而险些让社团崩溃,让她对高年级生恶意自抬年级辈分这一荒唐行为感到极其厌恶


但是,选拔测试并没有就此落下帷幕。问题发生在小号独奏选拔上:二年级的优子认为泷老师与丽奈认识,怀疑在小号独奏选拔中对丽奈有所偏袒,尽管泷老师否定偏袒这一说法,但社团内还是流言不断。其实,流言只是优子的一个借口,实际上她是想让自己的三年级的香织学姐获得独奏资格以免留下遗憾,实际上包含着私心。其实优子知道香织与丽奈水平的差距,但她也知道香织是一个十分努力而认真的前辈,甚至在去年的退部风波的协调中差点让出自己的参赛资格,明明在那时那么优秀也被那些滥竽充数的前辈夺走了独奏资格,因而优子心怀不甘。


在一个傍晚,优子独自站在鞋柜旁发呆,正巧被夏纪发现了。“你不会在想什么多余的事吧?先说好了,受伤的会是香织前辈,你明白吧?”作为同在北宇治吹奏乐社度过一年的同伴,看到优子在这次风波中的表现,加上自己也曾经历过类似的事件,自然明白了优子在想什么。但夏纪明白,如果按优子所想的那样,不顾实力而是情怀等多余因素来让实力稍逊一筹的香织学姐担任独奏的话,一方面在部内必然有人不认同这种做法而又掀起另一轮抗议,可能造成和去年如出一辙的对立状况,这是香织极不愿看到与再次感受的;另一方面,不是凭实力获胜,对于香织来说无疑是一种羞辱,也不是她所想要的结果。因而,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夏纪都认为优子继续任性下去一定都会导致香织伤心。夏纪不希望今年重蹈去年的覆辙,也不希望看到自己身边的人接连受伤了。只是一年,却让夏纪变得逐渐细致了。

夏纪的劝告


也是从这时起,夏纪与优子那如同欢喜冤家一般的关系开始逐渐明朗。虽然小号独奏再次选拔(泷老师为平息流言采取的做法,虽然最后只是进行了小号独奏的重新选拔)还未开始,但彼时的优子大概就知道结局了,她知道香织和丽奈的差距,知道香织学姐并不一定会取胜,又想起之前夏纪对自己说的话,内心惶恐不安。在和香织学姐交谈之后便跑走了,在走廊上一下子扑到夏纪背上,不断哭泣。而夏纪先是惊讶,但看到是优子后,便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承载她泪水里的悲伤。夏纪知道,优子有时就是这么任性,其实又很脆弱,需要一个人依靠,不需要责问,沉默就是彼时夏纪对优子最大的温柔。

港湾


最后,小号独奏仍由丽奈担任。至此,选拔测试正式落下帷幕。伴随着府大赛上夺金,成功打入关西大赛,夏纪也进入了高二的新的阶段——为关西大赛而努力。这一次,她首先遇到了一件不怎么好处理的事,即原来退部的伞木希美希望归部。这是一个特别的时间点,因为目前社团面临的是关西大赛,这是参加全国大赛,实现目标的唯一敲门砖,而一个去年退部的人今年又申请归部,在部内极易产生不好的影响,例如一些部员是否会认为她是看到今年成果才回来的,从而对她感到厌弃以致破坏社团已有的积极氛围,尽管希美本身并非是回来参赛而只是帮忙,但似乎也避免不了一些闲言碎语。


而问题的关键在于希美和铠冢霙之间的关系。希美当年退出社团却唯独没有告诉霙,让霙的内心产生了恐惧,担心自己是不是被希美讨厌因而害怕面对希美,当然,这个说来话就长了,之后的文章中再细说。需要明确的是,彼时的北宇治吹奏乐社只有铠冢霙一个双簧管吹奏者,是绝不能让她出现意外情况的,否则对之后的比赛是极其有害的,这也是彼时明日香最担心的问题,因而也一再拒绝希美回归。


但是,即使是这样,夏纪还是坚持为希美求情,不断请求让希美归部。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前文说到的,夏纪对自己曾经的那句话有负罪感,因而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赎罪。既然当初没有挽留离开,那么这次就帮忙回归,算是对接的弥补

赎罪


这件事,夏纪希望能够靠自己的能力解决,因而在得知久美子想要帮忙时,夏纪婉拒,并希望久美子专注于练习就好。这一方面是因为夏纪不想后辈卷进前辈的纷争之中,另一方面越多人参与,就意味着这件事就容易掀起越大的风波,从而给社团带来不必要的动荡。这既显示出夏纪对后辈的关心,同时无形中透露出夏纪对社团全局关照的主体责任意识。因而,夏纪想要在自己得以赎罪的前提下,力图将事件的影响最小化。但无论是从明日香那里直接探求答案,还是像自己的好友优子打探消息,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也就是说,夏纪的努力似乎显得有些徒劳。


其实优子并非不知道其中的部分原因,但却不愿告诉夏纪,这并非是因为她不信任夏纪,而是因为她深知夏纪。“就她这样的还帮忙,纯粹是添乱吧。以她的性格,不难想象会发生什么。”在和久美子交谈时,优子如此说道。夏纪的一大特点就是耿直,但有时对一些人际交涉又容易缺乏冷静的考虑。如果夏纪得知问题在于霙恐惧面对希美,那么为了帮助希美,夏纪就很容易去和霙交涉,但是霙对此十分敏感而夏纪对此并不甚了解。这样一来,还没等希美出面,霙可能就会陷入极度的混乱与困惑,而作为全社唯一一个技术突出的双簧管吹奏者,若出现差错,这不能不让社团产生巨大动荡。

优子的想法


因而,夏纪直到希美和霙再次正式见面时,都尚不知道希美和霙的具体状况。这自然不能责怪夏纪,因为在南中时夏纪就与霙的交集甚少,北宇治一年级时又都不与希美和霙处于同一个声部,这其中更深层次的希美退社之下潜藏的希美与霙的关系夏纪则更是不会了解。实际上,就算是当事人的希美和霙在再次正式见面之前都对退社时彼此的心境了解都是糊里糊涂的,更何况外人呢?


万幸的是,最后虽然希美找到了霙,却也在优子,明日香,以及夏纪的推动下,两人的关系终于恢复正常,甚至更进一步了。作为一直以来支持希美的夏纪,其实不免有些后怕,如果自己早知道原因或许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夏纪觉得更加幸运的是,霙的身边一直有优子陪伴着,这倒让霙一直以来有精神上的支持,霙自然也能够感受到优子的关怀。只是,对于霙,自己却没什么帮得上忙的地方。在对优子的微笑夸赞时,夏纪又不免有些落寞与失落如果说优子对于霙来说是一个贴心的姐姐,那么夏纪对于希美来说就像是努力而稍显笨拙的“哥哥”


但是,一波尚平一波又起。在希美归部风波平息后,北宇治在关西大赛上夺金,并取得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这是值得庆贺的事。但是,本应专心练习冲刺全国大赛的北宇治吹奏乐社的各位,又迎来了另一个事件——明日香缺席事件


关于明日香缺席事件,笔者在之前系列谈的明日香篇具体介绍过,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简单来说就是,明日香的单亲母亲为了让女儿能够专心应对高考而要求明日香退部,但明日香拒绝,由此而引发双方的矛盾冲突,进而出现明日香经常性缺席社团活动的这么一个状况。作为社团内的王牌上低音号吹奏者兼副部长的明日香的缺席,无疑会给让部内产生巨大震荡。社内氛围由此变得低沉,部员人心惶惶,练习水平明显下降。在全国大赛的档口,这种情况对于一个社团来说无疑是极其危险的。虽然在部长晴香的引领下,社团逐渐恢复常态,但明日香的缺席对于整个社团的演奏水平无疑仍有较大影响。


而更糟糕的状况是,低音部,特别是上低音号缺少有实力能够暂代明日香的替补,唯一的可选择人选只有夏纪,但是,夏纪与明日香的水平差距可想而知。如前文所说,如果万不得已选择夏纪,那就是一种极其冒险的赌博行为,无疑是让其他参赛团队有机可乘。


她没有因为自己可能要参加全国大赛而安心激动,相反,她极度不安。夏纪自知自己的实力是绝对不足以参加全国大赛的,这不过只是权宜之策。若是自己参加,全国大赛铩羽而归则会有很大的因素在于自己,尽管部员都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但本人很难说不会产生一种负罪感。但在没有其他办法之前,她只能专心练习用此劝导他人,用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在常规练习后,夏纪还是坚持练习,只是这时是陪着希美一起练习。虽是希美请求的,但也是夏纪希望的,实际上是双向的善意互动。彼时夏纪顶着巨大的压力,且原本长期不参与正式比赛练习合奏的她也容易在合奏时感到一种生疏的孤独,其实她也希望有人能够陪伴自己,而希美的请求则恰好为夏纪带来了这么一种陪伴。

我不放心


就当前状况而言,夏纪是最迫切想要明日香回归的,也请求过久美子,让她去说服明日香回归。久美子问她,如果明日香真的回归了,那么夏纪学姐你不是就不能参加全国大赛了。夏纪只是笑着答道无所谓,毕竟自己明年还有机会,而明日香学姐就只有今年一次机会了。夏纪从自身实际以及社团大局考虑,认为无论如何今年的全国大赛还是应该由明日香,这一位学历吹奏水平都是前辈的学姐而非自己来参加。即使这时,夏纪也没有乘虚而入,而是依然选择走在光明的大道上,实属正直。

带回明日香

好在最后,经过久美子等人的斡旋以及明日香自身的努力(在模考中取得全国前三十名的优异成绩,用以向母亲作为继续吹奏的筹码)下,明日香还是正式回归了,夏纪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了。“我也一直在等待着明日香学姐呢”,夏纪如此说道,这其中包含着夏纪对明日香回归由衷的喜悦,同时也暗含着自己等待过程中那份不安与焦灼。所幸最终一切不安都化为烟云,消失不见。

明日香的实力

在一个傍晚,明日香独自一个人练习着,夏纪前来慰问。“我很高兴,因为从来没见过前辈你摔跟头”,夏纪有些调侃地说道。此时的夏纪算是如释重负,一扫那些阴霾的紧张不安,放下了那些操心,转而回到了一个后辈的模样。在明日香面前,夏纪似乎又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妹妹,对自己的“姐姐”充满喜爱与憧憬的混合的感情:知道自己的“姐姐”一直以来是那么完美,是一个值得憧憬的·人;又知道她也只是一个会摔跟头的普通人,又感到情切,满是喜爱。夏纪总是这样,在不同人面前,就有着不同属性与气息,但实际上她始终又是她自己而不是其他人,虽万变却又不变,这是十分特别的。

学妹

最后,全国大赛结束,三年级生也要隐退了。此时,最重要的事当属部长与副部长等职位的继承人的确定。结果是:优子担任部长,希美担任会计,夏纪则担任副部长。夏纪和优子一样,都是被前辈指定的,两位欢喜冤家共事,结果必然充满各种可能。其实,大胆推测,夏纪作为副部长是明日香指定的,这在之前似乎就有所暗示。


在第二季第七集九分二十三秒左右,也就是明日香缺席风波初期,明日香单独找夏纪说了一些事。结合当时情况,推测应该是两方面的事:一是向夏纪表示自己很可能不会归部,让夏纪做好代替自己的准备;二是交代之后的事,希望夏纪能够承接自己的职位,担任副部长。另一暗示则是在第二季第十二集十七分二十八秒左右,也就是全国大赛结束后,明日香对夏纪说“明年就靠你了。”

重任


之所以选择让优子夏纪成为部长副部长,我认为主要考虑了如下因素:一是夏纪与优子的关系,虽常有矛盾但彼此知心知底,是彼此的知己,在工作方面比较容易协调配合;二是二者同经历过一年级的退社风波且都身处漩涡之中但没有选择退社,知晓其中的问题,在之后的工作中有助于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事件造成社团动荡;三是考虑到两者的具体性格,优子直来直往但又粗中有细,心思缜密,夏纪则是耿直爽快,坦诚待人,亲和力很强,同时具有一定的洞察力,能够发现别人的问题所在。总之这两人互相配合,在前辈眼中,应该十分不错。


于是,带着副部长的身份,夏纪开启了三年级生活。夏纪的三年级生活是通过京吹剧场版第三部《誓言的终章》和电影《利兹与青鸟》呈现的。但关于三年级的夏纪的描写,较之两部TV版,是比较少的。这段时期,夏纪主要经历了两件事,一件是久石奏事件,另一件则是希美与霙的关系事件(利兹与青鸟事件)。但“利兹与青鸟”事件中夏纪作用与特征没有较好的体现,因而,在这里,就讲述久石奏事件。


在夏纪三年级开始,社团开始招新时,低音部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久石奏。作为一年级生,久石奏却颇有人小鬼大的感觉,是个大家一开始都没发现的”小恶魔“,甚至在久石奏刚提出入部申请时,吹奏大号的三年级生长濑梨子还笑着说感觉她是个”好孩子“

好孩子

每一年,北宇治吹奏乐社面临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Sunrise Festival,也就是一种行进演奏活动。但是,在练习中,夏纪总是被久石奏直言不讳地指出各种错误。夏纪似乎也是有些不够幸运,两次入部的后辈都是实力较强的人,每一次对比都显得自己水平实在差劲,压力倍增。只是,夏纪从不避讳自己的问题,总是能坦诚面对,一点也不抬前辈架子,这倒让久石奏有些在意。

夏纪的问题

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夏纪总是会更加努力地练习,甚至会向自己的后辈(如久石奏)请教,这让久石奏有些接受不了。虽然从一般人的视角来看,夏纪这种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的品行是很不错的,但是对于久石奏来说则不一样。要说清这个问题比较复杂,其实在之前系列谈的久美子篇简要介绍过这个问题,本不想再赘述。但是考虑到久石奏事件中夏纪与久石奏是直接相关的矛盾双方,因而,在此我想再次说明一下情况,以便更好解释事件中夏纪对于久石奏来说以及其自身是一种怎样的形象。

请教

久石奏在初中时也是吹奏上低音号的。在部内选拔时,她凭借实力入选,作为后辈的她同时也收到了前辈们的期望。久石奏于是更加努力,全身心投入练习,不想辜负前辈的期望。但是最后,在比赛中,久石奏所在的社团并没有夺金,于是一些话语开始传播开来。早知这样,就让前辈们上场,这样也不会留下遗憾了,一时间,久石奏耳边尽是这种声音。这让她明白了,重要的是情怀而不是努力,“罪人”不是自己而是那些实力不足的前辈。因而,越是看到夏纪前辈的努力,她就越疑惑。

冷暴力

久石奏一方面知道夏纪前辈的实力与自己相差较大,由此而想起来自己曾经遇到的那些类似的前辈,由此而感到一些厌恶;但另一方面,夏纪前辈又一个劲地努力,甚至还向自己请教,这份认真的模样又像当年的自己,但当年的自己就是这样过于单纯而遭到冷暴力,于是又不免感到疑惑。在久石奏眼中,夏纪是一个矛盾的人,是一个对自己来说并不好应对的人。


于是,一方面主要是由于去年自己选拔以及参赛导致的心理创伤与阴影让久石奏产生了一种以自保为主的报复性心理,另一方面则是想要试探一下这个有些特别的夏纪前辈,在这两个因素的推动下,久石奏在此次选拔测试中有意懈怠。这太过明显,以至于在外等候的夏纪听出来端倪,于是便走进去请求暂停久石奏的选拔,而后在教室外质问久石奏为什么要故意让步,而久石奏给出的答案是自保。


“你下次再这么干,我直接退出选拔!”

夏纪的原则

夏纪语气坚决,带着极度的愤怒。夏纪是自尊的,她愤怒的不是久石奏高于自己的技术,而是她在选拔中故意懈怠,这无异于是在羞辱自己,而且从更长远的角度看,这也是对社团的不尊重,是在为社团带来隐患。对于久石奏这种利己主义的自私行为,夏纪完全不能容忍。此时,从没被威慑住的久石奏听到夏纪的这句话却不禁颤抖了一下,这是她料想之外的结果。从这里开始,久石奏开始有所改变了,因为她心里开始明白,这个前辈,和之前遇到的太多太多前辈都完全不同。就此,久石奏固化的思想之环首先被夏纪撬松了。再加上之后久美子的帮忙,久石奏事件也最终顺利解决:久石奏认真参加选拔,并和夏纪一起成功入选。彼时的夏纪在错过两次参赛资格后终于抓住了三年级的末班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夏纪在那刻终于鲜明体会到了那份荣誉感。


于是,伴随着激动与喜悦,夏纪终于作为正式成员参加了关西大赛了。夏纪自认为自己很幸运,实际上这也是她付出很多别人看不到的努力换来的结果,命运也是会眷顾有准备的人的。在赛前,部长优子向全体部员表达自己一路以来的感想,并特别向夏纪表示了感谢。夏纪一时不知所措,脸色顿时通红,害羞了起来。见惯了一向帅气洒脱的夏纪,这时的她,却完全回归了青春少女的那份单纯可爱,能促使她展现出这种姿态的,我觉得,一者是明日香,一者便是自己的知己优子。

害羞(注意一旁的久石奏)

但是,遗憾的是,北宇治在关西大赛获得的只是废金,也就是说没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当得知这一结果时,夏纪眼中泛起微微的泪光。优子则更是瘫跪在地上啜泣,夏纪也马上前去安慰这个已经很努力的部长,这个和自己一路走来的欢喜冤家,这个只是北宇治的一位普通的脆弱女孩。彼时,夏纪也鲜明那时体会到了,曾经希美她们的那份不甘与耻辱感,包括之前的荣誉感。夏纪一并体会到了,这些走在吹奏乐路上的那些似乎不得不体会的情感,全部成了夏纪最珍贵的宝藏。之后,夏纪也要面临升学了,今后路上的人事会更加复杂,愿夏纪一路顺风

废金


抚慰

这就是夏纪,帅气,洒脱,可爱,可靠,温柔,体贴,勤奋,努力......还有好多好多可以形容夏纪的。这位上低音号吹奏者似乎并没有那么耀眼的光芒,但却在黑暗中逐渐生起火堆,一直默默发光发热,温暖他人,温暖自己。她走的不是康庄大道,只是平平无奇的崎岖土路,最终却也坚持了下来。她不需要什么标签,她似乎不能被完全概括,她只是有着属于她自己的普通又不普通的故事,自己在演绎着,也在等待别人缓缓讲述。她就是中川夏纪,一个这样富有魅力的高中女孩!

我无所谓,还有明年呢

"我无所谓,还有明年呢!"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