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列传之落日故人谊 (三十三)


第三十三章 徇私舞弊    


“阿离上朝了?”执明进殿,见慕容黎身着朝服,皱眉问。

“王上玩得可尽兴?”慕容黎闻言,转身,含笑道。

“不尽兴。”知道慕容黎手腕有伤,执明便为他脱了朝服,扶他坐上床,“阿离伤这么重,上朝也不与本王说一声,若出了意外怎么办?”

“王上不必担心,阿离的身子,阿离知道。”

“政事解决了,阿离就好好休息。”执明替慕容黎盖上被子,掖好被角,叮嘱道:“万不可伤了身子。”

慕容黎垂眸浅笑,“知道了。”由于眼睑遮盖,执明看不见他略微荡漾的眼波。

见他笑了,执明心中的烦心事悉数褪去,愁拧的眉宇也舒展了许多。

什么叫一笑倾城,他家阿离便是。不,他家阿离这叫一笑倾天下。

宫印进殿,向慕容黎欠身,而后又向执明欠身道:“执明国主,天权医丞已到。”方夜想着天权的医丞应当由执明国主自己吩咐,便将他们带去了执明的房间,可是执明不在,宫印便又带着医丞来慕容黎寝宫寻执明。

“让他们进来。”执明道。

“是。”

天权一共二十名医丞,受执明之命,都来了瑶光。

二十名医丞列队,一一为慕容黎把脉,最后纷纷摇头,与瑶光医丞一样,一脸无能为力的模样。

“既然无用,便都回去吧。”平静的黑眸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可执明的声音却满含斥责。

接连赶了三日的路,日夜兼程来到瑶光,结果,休息不到又要回去?年轻的医丞还好,可是年老的医丞怎会吃得消?这样折腾下去,一把老骨头非得散架不可。

执明瞧见老医丞无奈又认命的模样,心下一软,“宫印,你去城内寻一个客栈,让他们住下,休息好了再回天权。”虽同意他们休息,可也不许他们住在王宫。

“多谢王上。”苦着脸的医丞神色终于松了下来,向执明作礼,而后跟着宫印出了寝宫。

茶楼之事,他已经没了什么好心情,现在又出这一档子事,心情更是坏到了极致。

很少看见他这个模样,慕容黎和颜问:“王上今日不高兴?”

“阿离看出来了?”执明抬眸,眉宇间的雾霾依稀可见。

“王上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与阿离听听?”慕容黎依旧逐颜。

算了,说与阿离听,阿离恐怕也会心烦一阵子,执明转移话锋,问:“阿离最近可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慕容黎嘴上虽这么答,可是心里也知道执明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

“王上,事情办妥了。”宫印寻了距王宫最近的客栈,所以很快便回来复命了。

随后,萧然进殿来报:“王上,王城衙门大人拿出执明国主画像,声称执明国主在余记茶坊殴打说书人以致其呕血,且说亲眼看见执明国主混入王宫,望王上协助查出画像之人。”

余记茶坊的人依仗官人庇护,查人竟查到了王宫?

“衙门大人还说……”萧然停顿,看一眼执明,目光最后落在慕容黎身上。

“还说什么?”执明本就在余记茶坊受了一肚子气,没想到他前脚刚走,那帮人后脚就去告了他的状。

“还说,王上既已说过,王侯子弟犯法与庶民同罪,便……不可包庇执明国主。”

“他们认出本王了?”执明气急,上前一步。

“没有。”萧然摇头。

“本王方才就应该杀了……”见慕容黎皱眉看着他,执明收敛了火气。

“怎么回事?”慕容黎还是蹙着眉,看执明。

执明只能一一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慕容黎听,可他却把说书人说慕容黎是“低贱的伶人”、“以乐师身份入住天权王宫”之话省略了。

他……这是在……吃醋?吃他和阿煦的醋?

“去跟衙门大人说,王宫并无此人。”抓他的人?慕容黎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可笑意并未窜入眼底,双眸深处溢满了骇人的寒凉,“叫几个暗卫去封了余记茶坊有关人的口,无论用什么方法,别闹出人命便可。”

萧然神色微怔,他家王上这是在……徇私舞弊?执明也愣了,疑惑地注视着慕容黎,他的阿离,在瑶光之事上,不是一向大公无私吗?怎么这次会因为他破了原则?

感受到执明投来的惊诧目光,慕容黎戏虐,“怎么,王上想蹲大牢?”

“自然不想。”执明垂下头,却也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那帮人就该打,这是在瑶光,慕容黎的地盘,他不可把事做得太过,若是换作天权,有人胆敢这样说慕容黎,他非得派兵剿了这茶楼不可。

“既然打了人,待这件事解决之后,王上便回房间禁足一个月,以示惩戒。”慕容黎严肃地道。

“阿离罚本王禁足?还不如让本王去蹲大牢呐。”执明自然不从,扭头,不看慕容黎,实则并未生气。

“哪有一国之君蹲大牢的?”严肃的眸色中带有几分宠溺。

“也没有一国之君被禁足的。”执明依旧不松口,禁足?不可能!他执明何时被禁过足?就算是慕容黎,也不行!

“算了,先将这事解决之后再说。”眸中的宠溺消逝干净,慕容黎转视萧然,眸子又冷了,“萧然,照方才说的做。”

“是。”

“别。”执明叫住拱手后欲离开的萧然,而后看慕容黎,“阿离,本王做的事,本王自己去解决。”

“王上能解决吗?”目光微移,对上他的视线,慕容黎有点担心。这里是瑶光,并非天权。

“本王好歹也是一国之主,这些小事自然能解决。”执明神色坚定,目光满含自信。他可不想让慕容黎在这种小事上还要怀疑他的能力。

“是否要阿离派萧然一同前去?”慕容黎的意思是,有萧然在,他们自然会有所忌惮,不会做得太过。

“萧然一去,那些人就知道是阿离在护着本王,阿离是瑶光国主,这种事不便插手。”执明松了神色,和颜道:“阿离放心,本王能解决。”话音一落,执明便摆手出了寝宫。

宫印也跟着出去。

慕容黎看着执明离开的背影,“去叫方夜过来。”他哪里管他能否解决,他担心的是他会不会出事。

“是。”

眸色一改先前的柔和,变为深不可测的冰冷,慕容黎看萧然,道:“带兵包围余记茶坊,你亲自去茶楼搜查罪证。”现在去查寻余记茶坊的罪证已然太迟,便只能去茶楼探探情况,即便他们行事再小心谨慎,也不可能毫无痕迹。

“是。”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