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使之夜番外:只能睡不能笑的久远寺宅14,莉黛儿会是有珠和草十郎之间的催化剂吗?

在那之前。

也应该验证那个粉闪闪女人的不在场证明。

「诶?我也要说吗?跟我一点关系也没好吗。我来的时候,爷爷和老师都已经不在了哦?常识来思考,我是完全清白的。而且我也没有使用许愿之蛋的理由。我是无所不能的偶像,有愿望的话用钱就能解决了。反正召唤暴风雨的话,也会用自己的能力,就算牺牲旁人也要达成成就的哦。」

「别说傻话了,就连你也很可疑不是吗。知道ploy的事情,又和苍崎、久远寺有过节,而且还是慢性的歇斯底里患者。再说,明明没有招待你却自己来了。还特意用了直升机?」

「而且啊。你用直升飞机来的时候,完全没有被雨淋到呢?那是怎么回事。一直藏在屋子里,然后叫来了直升机之后再登场,就会变成“我现在光临了”这样的状态了吧?」

「说,说什么胡话!?我是好好地乘直升机过来的啊!没有被雨淋湿那是因为用了哥布伦挡开了!为什么会想到我是要杀掉你们啊?」

「不,你想了吧,实际上。」

「嗯。绝对想了,实际上,」

「这是这,那是那,分清事情好吗!?啊啊,头痛。我回去了。回去就开始准备第二次英国作战。当然,对象就是这里。」

「能办到吗?离开很困难,有珠说过的。」

「嗯。许愿之蛋通过确率变动,的确有很大可能性唤起泥石流。电话线也没有了,无法跟外部联络。」

「哈,地上不行还有天空啊。可以哦,直升机嘛,就顺你们的想法叫来好了。请不要小看我的哥布林之巢啊!」

粉闪闪鼓足气势地说着,走向了走廊。

『喂喂。爸爸?是我,现在立刻让直升机飞来三咲町白犬塚。没错,就是那个三咲町。哈!?什么还没有放弃?笨——蛋,你脑汁都被吃了吗!?一直到胜利我都会干下去,这才是我啊!而且,我没有失败!那是平手!好了,坐标已经明白了吧。快点飞过来。十分钟以内,十分钟哦』

『哈?分公司的直升机不行?雨太大了无法接近?喂,这种事情你明白吗?而且,我现在,可是让你像导弹一样飞过啊……!就算想也没有机体?你这种口吻还是商人吗?快使用你的笨脑袋。这附近不是有军用基地吗。那里有试作的最新锐机体哦。是突击用的。去租一架』

『啊好了好了,你就只会说这些吗?哈!? 公司在重整所以没有钱?新机体,新机师什么的没法筹备?这不是很简单吗,那种程度我多少都能给你!阿拉伯小伙的家还是中国的土豪,我只要开几场个人演唱会就能给你弄到!这样你可是赚了哦!』

『烦人,高兴地要哭了这种事情请停下,是为了钱啊为了钱,音乐界什么的我才不管啊!明白的话就十分钟之内!最新锐机体,超级帅气的那种!要是不符合要求连亲人都没法做了,给我记住啊!』

……好像,一直在响起骂言粗语。

粉闪闪用着英语不停嘟囔,但说的太快而且俗语连发,已经无法听清说的是什么了。

……本来我听力就不是很好。

……那个白痴,真的要动用军用直升机吗……

「久等了。还有十分钟救援的天使就来了。许愿之蛋的规则只在这座山适用,只要出去外面的话就什么事都没有。我就先回家吃一顿豪华晚餐啦。」

「啊,但是请安心哦?我也并不是魔鬼,如果无论如何都想我带上你的话也可以哦?现在已经厌倦这个寻找犯人游戏的人,过来我这边吧。」

那边停住。为什么立刻就去抱粗腿呢。」

「不,但是啊。她也说自己是救赎的天使啊。」

「不要这样草十郎。如果那家伙是救死扶伤的天使,那苍崎就是治愈女神了。从根本上这种比喻就已经搞错了。」

「……呜。久万梨打算怎样??鸢丸他们这样说了呢。」

「我也谢绝。如果回去的话就让她一个人回去吧。」

如果真的来了救援的话的确想立刻离开,但是要借助那个粉闪闪的话那就抱歉了。

「呼。这种状况还在装亲密,过于梦想家了吧。可以哦,你们喜欢吧?明天的早报就会有“山上的洋房,宿客全员失踪”这样的报导吧?会不会变成这样,你们好好想想。」

「哈,卷起尾巴逃跑的女人会说的话呢。这种天气是无法来到救援的啊。外面的天气,与其说是暴风雨还不如说是地狱。那是连做梦都想象不到的情景哦。」

……然后。

还没到十分钟,外面就已传来了强风撕裂异物的声音。

「啊哈。比预定来的早呢!不愧是爸爸,虽然说这说那种话但是关系网和行动力都是一流的呢♪」

在肆虐的暴风雨中,一只魔鸟正在接近。

眼中所见的,是从好几公里外照来的强力探照灯

钢铁直升机,好像真不把风速八十公里的强风当回事、

「啊,坠落了。」

啊——啊、啊、啊

「不行了,这种天气乘飞机什么的,常识上就行不通啊。有珠并没有那么不懂常识吧。」

嗯。我就知道一定会坠落。莉黛儿的作战计划会顺利的前例,至今还没有呢。

「有啊,只要没有你在的话我一直都是完美的啊!而且,刚才仅仅是测试而已。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再等一下。」

手机开始嘟噜嘟噜响了、粉闪闪迅速闪到走廊接电话。

『哈啊,变成责任问题了!?现在特种部队已经侵入公司大楼了——!?

好像,从走廊传来了悲鸣。

『冷静一点,不能胡乱反抗啊,首先先用无线跟对方的头儿交涉。诶,损害赔偿?要把整个研究计划买下,否则就杀人灭口?喂你已经被制服了吗?啊啊他们在干什么啊?啊,多少钱?咕,那是什么金额啊,没搞错吗!?付不了付不了,那个金额现在付不了!请稍等一下、那个……呜、呜、我会想办法的。』

『今年的旅行先延后,然后我所持有的股票,还有塔希提岛给卖掉的话,似乎差不多了。好,契约成立,我买!军事产业虽然不是我的专长,但首先保证爸爸的安全!

有一点在意。

我、

我想要去看看走廊的情况。

……没了……一切都没了……

就像见到世界终结一样,就连说话都带着一副凄惨至极脸孔的人。

以身为武士的慈悲,装作看不见,匆忙关上门。

一阵时间后。

大概过了一分钟。

「嘛,忘掉直升机的事吧。说说乐观的话吧。」

她似乎若无其事地回来了

虽然是敌人,我倒是敬佩她的自尊心。

「莉黛儿,你……」

「鸢丸。说说乐观的话吧。」

「……明白了。总之,我已经明白你是清白的了。不如说,如果你是许愿之蛋的话,那未免太过残酷了。

「那是当然的。刚才我就说我不是啊。本来啊,我这个稀少的天才名歌手,新时代魔女——莉黛儿女王,怎么可能会着那个又土又幼稚的ploy的道儿呢」

不,着道儿了吧,那直升机。

「直升机是直升机,我是我!你刚才已经在强忍住笑了吧。不怕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笑的呢。我就这样悠闲地看着你们被那个土ploy一个一个干掉吧!

虽然用着憎恨的口吻,但粉闪闪也是死心了吧。

呼,发出鼻音然后坐在沙发上。

我们都已经决定在这个夜里呆在一起了。

对不起。我先离开一下,马上就回来,所以请继续交谈吧。」

久遠寺……啊,去厕所了吗。

「虽然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但是,已经证明无法逃离这个地方了呢。去找出谁是许愿之蛋,大家或者说一起努力,直到早上都不全灭。在这里我会选后者呢。

「赞成。要是打草惊蛇的话,全灭的可能性反而会增大。久万梨觉得呢?」

我觉得怎么样都好啦……槻司怎么想呢?」

「我吗?我倒是投了找出犯人这一票呢。对造成这种状况的笨蛋,不好好抱怨一下不行呢。」

「我哪一个都行。我又不是莉黛儿,哪一边都很安全呢。」

「我赞成槻司君。推理,我们来推理吧!

「我……也是呢。外面的天气越来越糟糕了,大家都缩在房间的话就最好了。锁上门好好睡一觉的话,也不会因为别人而笑。」

「诶——那不会很无聊吗!草十郎先生,先想清楚哦?青子死去的方式,你就不感兴趣吗?」

「贝奥,就算你只是开玩笑―――嗯?」

「!」

突然,屋内暗了下来。

冷静下来。好像是停电了。各位,不要随便盲目行动哦,反正现在大家都盲了。

「………………」

危险危险。周围吹过一阵冷彻骨的风。

你在想些什么啊咏梨!你是想我们全灭吗!

不对,才不会那样,

我好想这样吐槽。

「不,现在停电了,大家的心会躁动,需要一个冷笑话平复。」

「嗯,时机很好呢。虽然是冷笑话,但是依说的人不同或许真的会杀死人呢。」

「而且看不见脸还增强了效果。」

「真是的。就连我也差点把持不住了。那家伙真的不是犯人吗?」

在漆黑之中对话继续着。

……就像是修学旅行中讲鬼故事一样吗,在这漆黑之中的交谈令人莫名兴奋起来。

不管怎么说,谁都陷入了“笑一个也没关系吧”这样的氛围中。

「啊,找到蜡烛了。谁带着打火机呢?或者火柴。」

「你要活拆了谁?」

诶。刚才是神父?

「过分。真过分」

「只能认为是大脑退化了。」

「不,就算这种原始的状态对知性有加分也不会受到冲击的。因为最单纯了」

「啊。各位请安静,好像通电了喔。」

久远寺宅似乎有自己的发电装置吗。

先不说是谁让它恢复的,客厅终于找回了光亮。

「啊拉,明明是老房子设备居然挺齐全的嘛。如果要一直在黑暗中呆到早上还真有点担心呢。」

不知何时旁边的粉闪闪抬起了头。

我也跟着抬起头。


「啊啊啊啊啊啊,咯咕咣啊!?」

粉闪闪的胸口受到了咚咚咚的冲击,转圈着倒了下来。

「莉黛儿!?喂,发生什么了!?」

苍崎跑了过去。

我在千钧一发间拉住了莉黛儿。

粉闪闪……莉黛儿如果没有先笑的话,我一定会笑出来吧

「莉黛儿,振作一点莉黛儿!死之前告诉我,你看见什么了!?犯人?犯人吗?」

呼、呼呼……比起、那无聊的家伙……要更加令人讨厌……的恶魔,她

「莉黛儿ーーーーーーー!」

苍崎抱着莉黛儿号泣了起来。

性格相似的两人,也许真有点惺惺相惜。

在这中间,久遠寺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回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

「不清楚。不明原因地就爆笑自灭了。这次似乎没法复活的样子。」

总之这样下去很可怜,于是槻司给她盖上了桌布,放在了房间的一角。

我则蹑手蹑脚地走近久遠寺,凑到耳边说着。

「久遠寺,你怎么了?」

「换的衣服弄错了。大家都沉默了呢,久万梨。」

「……还好吧。你不是犯人吧?」

「嗯。这只是单纯的喜好而已,请安心。很久以前,一见到那个女孩,不知为何就很想欺负她一下。」

真是烦恼,久遠寺叹息着。

我重新对莉黛儿感到些许的同情。

牺牲者有四个人了。

来到这里的人开始倾向于“闭屋笼城直到早上”的做法了。

我、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