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散就散〖第七章〗

第一次写文,哪里写的不好还请您各位多担待。

文笔略渣,不喜勿喷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煮


   第七章


   那天见过面之后,许哲便再没有见过张云雷,直到突然接到张云雷的电话。

   惊讶地接听后,传来的却是陌生人的声音。

   “你好,请问是张云雷的家属吗?”

   “我是他朋友,他怎么了?”

   “我是XX医院,张云雷因酗酒过度陷入昏迷现在在进行手术,请您尽快来医院办理手续。”

   “.......”

   还未等许哲说什么,对面就挂断了电话,速度之快让人咂舌。

   .......

   许哲赶到医院的时候,张云雷是醒了的,只是眉眼比上一次见的时候更加的暗淡,既伤心又绝望。

   

   “许哲。”他酒后沙哑的声音叫了他一声。

   许哲看过去,正对上他发红的眼睛。

   可他的声音到底还是平静的,大抵是真的到了心死的时刻了。

   “护士第一个电话,给的杨九郎。”

   而后他便什么也没说了,可许哲能接到电话,能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杨九郎拒绝来这里。

   换一句话说,那便是杨九郎不会来见他,即便,他躺在病床上,意识不清生死不明。

   他要的,也只是他怀里的温柔乡。而张云雷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


   “咚咚.......”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俩人此时略有些伤感与奇怪的氛围。随后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两人一同看去,原来是医生过来查房。

   “呦,醒了?这会儿感觉怎么样?”

   “刚才胃有点难受,这会吃了点饭好多了,医生我这是怎么了?”

   “你啊,急性肠胃炎,你是不是长期酗酒和长期睡眠不足?还有就是饮食不规律?”

   “嗯......”

   “.....”

   “保持充足的睡眠,戒酒,养胃。”

   “好.......那医生我现在可以出院了吗?”

   “不行,你需要在住一段时间,好好修养。”

   “好吧,谢谢医生。”

   “不客气,这个点滴打完就可以了,好好休息。”

   “好的,谢谢医生,医生再见。”

   医生笑着摇摇头,随后转身去了下一个病房。走的时候医生还很贴心的给关上了病房门。

   医生走后俩人都没说话,病房里便又重新恢复了安静。

   .......


   许哲是不知道说什么,而张云雷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躺了回去了,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很明显也没有说话的谷/欠/望。

   .......气氛一度很尴尬

   最后打破尴尬的是许哲突然想起的电话铃声“叮铃铃.......”

   许哲有几分猝不及防,拿起手机一看,电话是公务,他难得接的有几分狼狈。

   挂断后,许哲面色有几分尴尬。

   他得走,为了公务。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上许哲不得不承认的就是,他没有杨九郎潇洒和自由。

   因为职务,因为经济上的差距。

   “辫儿,我....”

   “啊...我这没事,你有急事就先走吧,不用担心我,我有事就按铃。”

   “那行,那我先走了哈辫儿,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放心吧。”

   许哲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还不忘顺带把门给关上。

   随着“咔”的一声,房间重新归为安静。

   张云雷眨了眨眼,静静地看着最后一滴药水顺着输液管缓缓进入体内。他抬手按了呼叫玲,等着护士过来把针拔了。.......


   杨九郎已经很久没有张云雷的消息了,从五年前到现在,也一直没见过他。

   他不是没去找过张云雷,而是他去找他的时候,张云雷已经搬走了.......

   同在一个城市,为何却好久不见。

   杨九郎再次听到张云雷的消息,是他突然的一通电话。接听后传来的却不是张云雷的声音,是医院,说张云雷现在在医院,原因是酗酒。

   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却也没当回事,以为是张云雷的恶作剧。因为张云雷根本不怎么喝酒,更别提酗酒了。可他却忘了,那是以前了,加上他之前一直管着张云雷不让他喝酒。现在他们都分手五年了,又有什么好不可置信的呢?

   最后杨九郎还是去了医院,却是因为去陪妻子产检。至于张云雷,在妻子一声声的催促后,很快便被抛在了脑后.......

   相遇总是猝不及防,在一个平和的午后,杨九郎终于再次见到了五年未曾见过的人。

   

   杨九郎今天去医院拿妻子的产检结果,但没想到却意外的听到了张云雷的名字。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在意自己的身体,总是熬夜,酗酒,小小年纪身体就搞坏了。”

   “你是说前两天因为急性肠胃炎而进院的那个吗?小伙子长得多帅啊,就是太瘦了。他叫什么来着?张......?”

   “张云雷?”

   “哎对,是他。小伙子你认识他?”

   “嗯.......一个朋友。我听您刚才说他急性肠胃炎住院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前两天了,主要原因还是酗酒,不按时吃饭。”

   “他在哪个病房?”

   “302”

   “哎好嘞~谢谢您。”

   护士笑着摇摇头,示意没事。

   杨九郎有些许激动,太久没有张云雷的消息了.......五年了.......

   激动过后杨九郎很快也就冷静下来了,是啊五年了.......五年.......能改变的太多了.......


   杨九郎决定先去病房看张云雷,然后再去拿产检结果。打定主意后,杨九郎便开始往病房部走去。一边走一边想看见张云雷后要说什么,是先说“好久不见,你最近还好吗?”还是“嗨~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然而还没等杨九郎想好要怎么打招呼,就意外的在走廊里碰到了张云雷,和正在跟他有说有笑的景澄.......

   杨九郎有些愣怔,他好久没见张云雷了,也没再见过他的笑容。还记得五年前见得张云雷最后一次,当时他的表情是受伤,难过,惊讶,还有疏离。

   而此时的张云雷无疑是开心的,对面的景澄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张云雷笑的狐狸眼都眯起来了。看着这样的张云雷,杨九郎有点恍惚,也有点犹豫,他过去后张云雷还会这么开心吗?

   杨九郎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转身离开。

   “哎....九郎.......”还未等杨九郎离开,就被无意间往这边看的景澄发现了。

   无奈,杨九郎只能停住脚步往张云雷那边走去。

   “远处看着像你,没想到还真是你,你来医院是.......?”

   “哦我来拿产检报告,你这是?”

   “我来看辫儿,他这不前段时间住院了嘛。哎对了,你刚才说你来拿产检报告?你太太怀孕了?”

   “啊,辫儿.......好久不见,你现在,还好吗?”

   “.......”

   张云雷没有任何回应,从始至终,他都没有看杨九郎一眼,脸上的笑容也在杨九郎过来的那一刻,消失不见。

   “辫儿.......”

   “景澄,我有点累了,我先回去了,你们聊。”张云雷还是没有回应杨九郎,跟景澄说了声就转身离开了那里。

   .......

   “九郎,你真的只是来拿产检报告的吗?这边可是住院部。”

   “我.......”杨九郎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犹豫。但还没等他说个所以然,景澄接下来的话就让他日后每每想起来都后悔莫及。

   “辫儿要出国了,哪个国家他没说,只说是之前一直想去的地方。”

   “......有说是什么时候吗?”

   “嗯,没说。”

   “好吧,谢了。”

   “客气了不是,我一会还有事,我先走了,你请便?”

   “嗯,我去拿报告。”

   “拜拜”

   “下次见!”

   .......

   景澄是彻底看开了,横竖这俩人都不会是他的,索性让他俩互相嚯嚯去吧。

   .......

   

   张云雷最后到底还是走了,悄无声息的那种,甚至没有人接到他告别的任何信息。悄无声息的办理了出院手续,订了出国的机票,在信箱里寄了封信,分别给许哲和景澄发了一条短信,最后把手机关机,踏上了出国的飞机.......

  

  .......




感谢@楚长街 提供的开头与部分结尾,比心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