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版镇魂️x镇魂/澜巍】恢复昆仑君力量的赵处追妻之路

小贴示:本文逆官配CP,ooc预警,不喜勿进,拒绝ky。

———————————————————————— 

 追剧追了30多集,因为太爱两位老师饰演的角色了,又去读了原著。然后我就从掉坑变成中毒了(/ω\)

第一次写同人文,写得不好轻喷!尊重官方巍澜,但是我是真的渴望澜巍qaq,所以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ᐛ 」∠)_ 废话不多说了,大家食用愉快!

————————————————————————

#赵处宣言:不要再来烦你吗?不存在的。我赵云澜想要的人,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不管你沈巍是神是鬼,是生是死,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图片源自微博@剧版镇魂

缘分这个东西,向来奇妙的很。在龙城大学办案初遇沈巍的时候,两人都没曾想见,彼此的羁绊会在经历了一次次生死后陷得如此深。

这一路跌跌撞撞,是是非非,直到最终尘埃落定,才发现所有的因果在万年之前便早早种下了。

现如今生根发芽,这一段缘是如何也斩不断了。

正是如此,两人兜兜转转万年终究会再次相遇相知,像是命里牵着红线似的,永远会找到彼此。

————————————————————————

这天阳光正好,赵云澜像往常一般大摇大摆地走进特调出大门,往沙发上一倒,脚便同时翘到了桌子上,仿佛没了骨头似的。他今天心情说不上好,主要问题还出在他家宝贝沈教授身上。

说来沈巍加入特调处时间不算短了,赵云澜的第二步计划却迟迟没有实行。

他本打算和他黑老哥(大雾)来个患难见真情,日久见人心。一切不过是时间问题,只等待瓜熟蒂落,沈教授自然会成为他的人。可现在…事情的发展似乎有点脱离了他的控制…

赵云澜正微锁着眉头,喊着一根棒棒糖暗自苦恼,那心里想的人就仿佛听到他心声似地出现了——

“赵云澜…”

沈巍的声音忽然从耳边传来,惊得赵云澜一跳,慌忙回神向他望去,险些将嘴里的棒棒糖整个咽下去。

“沈教授你可吓死我了,走路都不带声的!”他话音忽顿,差异地近乎呆滞地盯住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沈巍,并且发现他今天似乎不太一样。

眼前的沈巍一改往常西装革履,规整严肃的办公风格,居然穿着一件松松垮垮淡蓝色的T恤衫,一条破洞牛仔裤,头发比往常一丝不苟的精致多了些许随意和慵懒,简直和以往不是一个人。

赵云澜被沈巍这身打扮吸引,愣了好一会儿,喉头轻轻滚动了一下,才重新找回他一向痞痞的笑,语调一转,调侃道:

“哟,黑老哥倒是与时俱进,不仅脱掉了那身死气沉沉的黑袍,现在还努力跟随时代潮流。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沈巍本就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听了他的话,顿时扭过头去轻咳了一声,一抹红晕紧跟着就爬上了他的耳朵,直把耳朵尖都染成了红色。

“没什么,不过是眼下事情都了结了,学校里又没课。我想…想放松一下心情…”

说这话的时候,沈巍虽兀自别扭着,右手指紧紧攥着左手,却强迫自己望进赵云澜眼睛里,好像是为了表明他这话是认真的。

这回赵云澜没憋住,大大咧咧地笑开了,也不管沈巍尴尬与否,眉头轻轻上扬道:“沈巍,你这样,真是可爱极了。”

沈巍有些无地自容,耳朵上的红晕大有往脸颊上蔓延的趋势,转身便想逃开这个无赖的家伙,却被赵云澜一把抓住了手腕,硬生生给拽到了沙发上,差点跌进赵云澜怀里。

在恢复昆仑的力量前,赵云澜是万万没有这个力气能拉得动黑袍使大人的,可是此刻,今非昔比…

沈巍被这一拉一倒惹出些许脾气,手腕使劲一挣,居然没能挣动,压低声音警告道:“赵云澜,收敛些…”

赵云澜怎肯放过他,他等这样一个机会已经太久了,久到他自己都不由惊叹自己的忍耐力。

他把沈巍的双手高举起囚在脑后,身体把沈巍欺进角落,让他动弹不得。赵云澜深邃的五官应背对着光线显得更加幽深,眼睛却亮得吓人。

他邪邪地笑了:“沈巍,这么久以来,你把我当成了什么?这么多的生死关头我们都一起挺过来了,我心里怎么想的你别装不知道!”

沈巍彻底慌了,他没想到安分了这么久的赵云澜会在这个时候忽然向他发难,还把话挑得这么明白…这让他,怎么办…

“我…我自然当你是我最好的兄弟,生死之交的那种。”许久,他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眼睛眨了两下,略微泛红,似是想求赵云澜不要逼自己。

赵云澜顿时就乐了,只是这次是被气乐的,他心里烦躁得苦涩,默念着那句“好兄弟”,气闷像是将要决堤的洪水,他几乎要失控了,然而他没有。

赵云澜握着沈巍的手更加用力了些,鼻尖近乎碰着了沈巍的鼻尖,就在这样进的距离里,继续攻势:“ 呵,好兄弟…沈巍…你觉得我赵云澜活得粗糙了点就没有心了么?还是你觉得,这样嘲弄我对你的感情很有趣?”

这话听上去不免重了些,对沈巍更像是一把尖刀刺进了心里,疼得他打了个哆嗦。他从来没想伤赵云澜的心,一直以来他真的是把赵云澜当作最好最好的兄弟,必要的时候,为他去死也是心甘情愿的。可现在…

赵云澜居然觉得沈巍说出这样的话伤害了他的感情,并且就两人关系这一点紧追不舍,这让沈巍心疼得没来由地有些愧疚,随后便认死理地和自己较起了劲。

他沈巍也不是出家做了和尚,正常人该有的感情他都有,在面对赵云澜的时候,他的感情就总会压过理智。

在他内心深处,自己对赵云澜怀了什么样的心思沈巍一清二楚,可是,这感情他怎么敢面对?他一直觉得自己这样的不神不鬼,甚至都没有灵魂的人是绝对配不上赵云澜的。

甚至,沈巍觉得自己与他关系过于亲近都是对他,对曾是昆仑的他的一种玷污。这份感情,他怎么敢表露?他所能做的,只有将之深埋,永远不能提起,永远不能动摇。然后,在赵云澜身后,默默守护他。

可是现在,赵云澜居然主动向自己吐露心迹,这简直让他内心深处快乐得发疯了,一种简直可以称做幸福的感觉就要溢出来。

可他的理智在叫嚣着,他不能就这样任由自己陷进去。此刻赵云澜说不定就是一时脑热,他将来想明白了自然还是要去娶妻生子的。自己…不能就这样耽误了他。

他心里百转千回,现实就只有一瞬。他心里怎么想的,嘴上便就如是说了:

“云澜,我没有在嘲弄你,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我确实将你当作最好的兄弟。将来你想清楚了,自然是会去娶妻生子的,我不能耽误你。”

沈巍说这话时极为真诚,直直看着赵云澜。那双眼睛像是为了表示委屈,隐隐漫上了一层水雾,让人舍不得再去为难他。

赵云澜听着他的话,看着他那双眼睛,心里隐隐做痛的同时脸色变得铁青。

“原来,这么久了,呵,你还在为我的娶妻生子做考虑。沈巍,你居然还怀疑我对你的心意不坚定…你让我,让我……”

赵云澜话没说完,他看着今天打扮得过分讨喜,从脸颊红道耳朵,眼睛还忽闪忽闪惹人至极的沈巍,终究么忍住吻了下去。

他早已乱了气息,此刻毫无章法地吻下去,近乎粗暴地咬了一下沈巍的嘴唇,尝到了血腥味,轻轻深出舌头舔了一下,便顺着这力长驱直入,敲开了沈巍紧咬的牙关侵略进去。

沈巍在赵云澜咬上他嘴唇的那一刻大脑便当机了,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他本能地开始挣扎,被禁锢的双手想脱离赵云澜热得发烫的手掌,他被封住的嘴发出破碎的声音,想制止这个令人丧失理智的吻。

可赵云澜岂会让他如愿,沈巍越挣扎,他便抓得更紧,吻得更粗暴些。当初,他一定要恢复昆仑君的力量有一部分是出于私心的…想要拿下沈巍的私心。

他们贴的是那样近,以至于双方都能感觉到对方雷鸣般的心跳。赵云澜的舌头像游龙般在沈巍口中扫荡,沈巍不由自主地开始回应他。

这个吻极深极长,长到两人满脑萦绕的都是对方的气息。

沈巍觉得自己几乎要溺死在这个吻里了,他呼吸不到新鲜空气,而自己的五感都只能感觉到赵云澜。这个认知让他的理智如蝼蚁般被扼杀在了情感的骇浪里。

他的身体已经彻底软了下去,没了力气。只有被赵云澜握紧的手支持着他没有摊倒下起。

就在沈巍都有些意识模糊的时候,赵云澜才缓缓推出了这个吻。他认真的看了沈巍一会儿,那可入鬓的眉头略微心疼地皱起,半晌将沈巍拥入怀中。

他开口的时候声音低哑,带着不易察觉的无奈,和满溢的感情:

“听着,沈巍,我对你的感情就是到天地重归混沌了都是不会变的。别再犯傻了,宝贝儿,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永远…”

这一刻,沈巍的心里软得一塌糊涂,他那从没落过泪的双眸却快要承不住湿润了。他的头埋在赵云澜肩头,同样低声说:

“我也一样,从万年前就从没有变过,也不会再变。”

听了这话,本来难得表现出温柔一面的赵云澜又回归吊儿郎当的本性,近乎得意地稍微和沈巍拉开些距离,勾起嘴角:

“这么说,宝贝儿,你答应啦!”

沈巍被他这前后转变弄得苦笑不得,只能微微低下头,掩住那已经蔓延到脖子的红晕,只应了一声:

“嗯”

赵云澜再次笑了,只是这回的笑却如天地冰雪出化,雨后彩虹初露,暖到人心里去了。

他们就这样拥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特调处安静极了,大概本该工作的大家都躲起来看这对难舍难分,拼命撒狗粮的两尊大神吧。

这天阳光正好,真的很好。 (正文完,别期待后续)

————————————————————————

他们两真好呀

本文沈巍心理来源《镇魂》原著:

“梦不知何时醒、何时灭,纵然天崩地裂,那是从来无处表白的,那些生不得、死不得、忘不得也记不得的心。”

喜欢的小伙伴点个赞呗❤️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