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桑德拉(灻星)战役爆发前的杂乱文件(未归档)整理(1)

(文字模糊不清,信息化部分缺损).........今天是.........(信息损坏)已经进入南赤川林地东南端的边缘,这里是.........(信息损坏)碎石湾的径流区和其中两条主要的河流从我们的右手边一路向西向南流淌,苔原和球状草甸构筑的绵软沼泽逐渐向雨林地貌变迁,这个变化的方向正指向我的最终目标........(信息损坏)他们在自说自话,吹牛和说着没有任何意义的内容,作为低级的劳力,我压根不会费神向他们解释无上尊者的意图,他们压根就理解不了.........(信息损坏)我大致搜集了这一区的一些典型生命形式,在以下展现出来.........(信息损坏)

赤川林东南与湿地生态系统植被选写


       锥叶椤和木蘋类是林地外围区域十分优势的物种,艳丽的鳞锦属和巨大的囊泡菌属附生在温暖潮湿的地表根束之间,那些缤纷的色彩.........(信息损坏)该死的,我跟他们说了很多次尽量不要制造噪音,这群没有大脑的猪!没有任何一支尘沙卫小队会不打招呼进入这附近,延陵家族在殉道者战争之后就变得极度排外,不光对南边海湾对面的端木家族,对任何外来者都极度警惕和不友好,这些家伙招来了一整支血仇游侠小队,我想,我可以走,趁机摆脱这些废物,我一个人可以更好更安全的完成任务,就让他们在这里继续进行愚蠢的狂欢吧,这是他们仅有的价值.........


几名装备各异的血仇游侠

        严格来说,南川血仇游侠只是些乌合之众和严重的被害妄想症患者,他们大多是殉道者战争后的遗孤,绝大多数是西面那个死气沉沉的赤染坡聚集点被灭亡家族的最后血脉。一群想报仇想疯了的狂徒。他们自发的组成了延陵家族对抗庞然大物端木家族的第一道警戒线和防线。这些散勇是排外者中的排外者.........(信息损坏)不得不说,他们的警惕性十分高,过去的两个小时里,我已经发现了数个巡逻小组,我敢肯定那些废物应该已经被收拾干净了.........(信息损坏)啊,我能感受到,无上尊者的意志在这一带慢慢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清晰。地脉下的声音...呼唤.........(信息损坏)甚至从那些异教者身上?.........(信息损坏)我已经独自深入了一段时间,如果之前那个走私者的说法正确,再往前就是血仇游侠和更正规的军事组织,赤川林游击的巡逻重叠区,据说在这个区域,任何不属于这片森林的生物都难逃一死,我其实挺想笑的,好吧,我带了一些毕方IV型,这小破烂一般也就是被用来在肮脏狭窄的菜馆里送个餐,或者做些杂七杂八的活

毕方IV军用改装型


        不过双流要塞的黑市商人把它们改装成了一种廉价的聊胜于无的战斗款。我会再继续往东北前进几里,然后试着先释放一台进入林地,测试一下那久负盛名的警戒网.........(信息损坏)我刚刚和两个落单的士兵,应该是吧,可能是血仇游侠或者...只是附近的居民?我没在他们身上找到那种常见的标记。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没有注意到他们存在的.........(信息损坏)就那么撞了个满怀,我轻松的就解决了他们,这完全在原本的计划外。等等,或许,嗯...是我应召而来?我在他们身上好像听到了尊者的声音,也许,也许我该把尊者给我的信息找出来,希望他们不是另一批接应我的使徒。

        哈!哈哈!对的,我找到了,你们这些小人!还想藏起来?你们这些玷污者!看看我在他们身上找到了什么!?

信息损坏

        是的,是圣索,他们用他们肮脏的手艺和亵渎的思维,居然把.........(信息损坏)他们是想和尊者交谈么?不!我知道他们有一种畸形的不可描述的信仰,他们想利用这些圣索制品,无耻的,卑贱的想要把自己变成尊者一样的生命!呸!这想法真是亵渎!.........(信息损坏)我要看看,我听到了!被血污堵塞的话语!尊者在怒吼!让我看看!.........(信息损坏).........(信息损坏)你这恶毒的头脑中到底是什么在发出尊者的嘶吼!


信息损坏

    在脑袋里!居然在脑袋里!亵渎!!亵渎!!....................................(信息损坏)



 (信息大部分无法修复).........愤怒!这是我脑海里还仅存清晰的思维,我躲在一大丛鳞锦植物后面,花了点时间克制自己的心绪。

        很明显,我需要一个新的方案.........(信息损坏)我可能废了一些时间和体力来甩开跟踪者,我能感觉到在思维深处,我能碰触到的,那模模糊糊的一层边界.........(信息损坏)他们,或者说,可能是追踪者的思维,嗯...像,我是说你可以想象,有一种类似粘稠的.........(信息损坏)这种感觉可以让你界定一个大致的安全距离。我想这是无上尊者的馈赠吧。
       总之,我开始向北继续深入林地。我能感受到一种阻碍感,就好像空气密度的明显不同,一种橡胶一样的反作用力,在不断的把我推回去.........(信息损坏)
       我大概......走了有一个小时,我可能往林地里行进了六七公里,植被开始变得非常密集。我想我快要到达最危险的部分了......我需要停一会.........(信息损坏)这样,我决定放出第一台毕方IV,在四公里距离后方再布置一台。我要试试,我的任务太重要了,尊者的需要......我不能拿来冒险..........(信息中断)
       有结果了.........(信息中断)


短距信息搜集单元反馈

       我不得不承认,我过分轻视了我的对手,就在几分钟前,我的第一台毕方IV仅仅继续向北前进了三公里左右,就被击落了,我甚至还没有得到锁定警报反馈.........(信息损坏)的及,我马上让还在待命的另一台毕方IV发射了一个短距信息搜集单元,我希望.........(信息损坏)他们现在正在检查自己的“战利品”,最早出现的是左边的血仇游侠,毕方IV失控坠地,翻滚着还没有停下,他就骑着一台重机车出现了,那是一台本地小作坊生产的“邹吾”重型机车,很多地方武装人员都十分依赖这种粗糙但是有力的载具行动。

延陵家族南方常见的“邹吾”重型机车

       游侠明显不是直接摧毁毕方的人,他到达现场后,先是.........(信息损坏)举着一把看上去可以折叠的近战武器警戒起来,接着,另一个更大的目标出现了。

       虽然披挂了十分个性化的驼兽装具——一种特质的复合材料气液助力防护服,但是我依然能认出那堆臃肿的保护物下面是一头成年的,足够庞大的鞭尾蜥。

狭斑鞭尾蜥速写1


狭斑鞭尾蜥速写2


狭斑鞭尾蜥速写3

狭斑鞭尾蜥,或者当地土著称作穿林兽的家伙,不但强壮灵敏,而且十分暴躁。.........(信息损坏)注意的是,它们灵活强韧的鞭尾刚毛甚至可以刺穿人造防护服缝隙间最好的软质覆盖材料,将毒液送到倒霉蛋的身体里,当然死是不会死的,却足够.........(信息损坏)


       总之,我知道,能够驯服这种怪物作为坐骑的骑手,必然就是我十分不想碰上的赤川林游击了。不得不说,他们的反应速度比我预想的快的多,让我.........(信息损坏)再向前一点,别往这边看,好的,我收集到了,是的。

一名标准的赤川林地游击


       这些家伙的护甲要比游侠们精良的多,装备体系也更复杂.........(信息损坏)实际上外界从来没有足够的信息和资料能够了解到延陵家族除正规的两支尘沙卫军团外其它任何一支独立武装力量的现状,只能通过一些非常片面化的证据来进行区别

游击装备的外骨骼增强型气液助力防护服外挂满了丙级主动防御模块


       我找到了,就在他的腰带上,我看到了那个著名的标志。

赤川林地游击的徽记


赤川之血泪

       一名名副其实的林地游击的徽章,据称代表了铭记,仇恨,责任和游猎的标志。
       很糟糕的,我刚注意到他的头盔上有非常复杂的侦搜阵列,这表示,如果我继续赖在这里不离开,他可能几分钟后就能反向追踪,并且抓到我,我得马上撤,立刻离开。我需要.........(信息损坏)借助尊者的馈赠.........(信息损坏)保持接触范围,我没问题,还有机会。我要转向东,沿着赤川冲击平原走,在林地边缘,伺机向北去,也许要走没人会去的殉道者林地。但是.........(信息损坏)我的选择真的不多了。我要出发了.........(信息中断)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