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代南夢宮對你來說是?” 中村: “收入來源”(笑)。 回顧和春香的相遇和成長


回顧和春香的相遇和成長

請告訴我迎接15周年的感想

中村:因為是這樣的狀況,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恰當的表達,但是現在的心情是:“15周年還得從現在開始!”有這樣的興奮感。當然,因為大家都很期待的live都停辦了,所以我感到很失望。但是,我覺得還有未來,“我已經完成了15周年!”一想到這之後會有這樣的感覺,就很期待。

《偶像大師》的15周年是2019年7月到2021年7月共2年

中村:对。2019年7月的生放中,傳達了“15周年已經開始了”的資訊,但我覺得這段時間反而延長了。

因為是難得的機會,所以也想聽聽和春香相遇的事情,那時候的事情還記得嗎?

中村:是第一次試鏡吧。是的。我記得

春香的第一印象怎麼樣?

中村:事實上,當時給我看的資料只有像分鏡一樣的東西。 之後,我參加了各種各樣的作品的試鏡,只有這里的資料才是分鏡。《偶像大師》是一部有點特殊的作品,第一次體驗了很多,但是從開始到現在都覺得很特殊。因為是那樣的相遇,春香的第一印象不是看插圖等以二次元捕捉的形式,而是在分鏡的格子中春香像手翻書一樣運動,立體的她的運動印象深刻地殘留著。

那是《偶像大師》的前身“(暫定)偶像遊戲”時的故事吧?

中村:我想是連“(暫定)偶像遊戲”都沒有的時候。

是“製作以偶像為主題的遊戲”的狀態?

中村:是啊。沒有標題那樣的東西,“我想做這樣的事情!”這樣的想着就把春香的名字和分鏡給我看。後來才知道了“偶像遊戲”,我還記得是這樣的。

試鏡的時候,工作人員有說過嗎?

中村:被說了「希望自由地做」。特別是像“希望有這樣的聲音”、“希望這句臺詞能突出這一點”這樣具體的解說很少,被說“希望能自由地作為春香來說話”。

之後,演了春香,正式開始了收錄,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中村:在試鏡的時候,因為歡欣雀躍的場景完全沒有出現,“什麼時候會出現呢?”我記得曾經這麼想過。


是怎樣的場景呢?

中村:在沿著海岸線行駛的電車中遇到製作人,做自我介紹的場景,是讓我演得非常舒服的場景。所以,我非常期待,但是總是不出現,所以我就一直在想“咦?”。但是,每次拿到劇本的時候,我都會想,那個時候所感受到的清爽的心情和天真,還有,在電車裏第一次遇到的人也不會膽怯,能够坦率地和她搭話的好處,即使場景改變了也會一直紮根在這個根基上。

 


春香是個非常直率的女孩子,但是在《偶像大師》系列中根據作品的不同,設定也會有所變更。中村先生有改變春香印象的時機嗎?

中村:給人一種慢慢變好的印象。特別是在電視動畫中,非常重視夥伴,在演繹春香的過程中沒有違和感,但是客觀地認為這是我個人至今為止沒有過的一面。比如,對製作人說任性的話,撒嬌,鬧彆扭,生氣等等。但是,如果有高興的事情的話,能好好傳達自己的喜悅的等身大的地方,因為有其他的視點,看起來稍微有點不同。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每次和各種各樣的作品的春香相遇的時候都會有一種被深深地吸引的感覺。

在電視動畫中,製作人自不必說,還和其他偶像有著很深的交流呢。那麼,在表演的時候有什麼特別的意識嗎?

中村:長時間演繹的話,就會明白“句尾稍微上升一點的話就有春香的感覺”、“像這樣用跳躍感的臺詞結束的話,春香會覺得很開心”之類的。但是,我覺得那是模仿春香的我,而不是春香。恐怕製作人們也會注意到這種違和感,所以絕對不會這麼做。

不使用奇怪的技術,想好好地面對春香

中村:是啊。也許使用那樣的技術會更快,但是在我看來,那樣的話就不是春香了。

對中村先生來說春香是怎樣的存在呢?

中村:到了30多歲再次想起春香,就覺得是“憧憬”。20多歲的時候,因為在一起的時候過多,所以無法理解憧憬的感覺。但是,在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她的性格幫助了中村繪里子,得到了糾正,正因為有了春香才能得到愛。進入30歲以後,我漸漸能意識到自己受到了很好的影響。雖然知道很難,但還是想“變得像春香一樣”。我覺得這種心情是“憧憬”。雖然春香比我小(笑)。

 

總有一天想和偶像們一起站在舞臺上


到現在為止都是問春香的事,從這裡開始,我想聽聽《偶像大師》全體的情况。首先,你覺得“偶像”的魅力在哪裡?

中村:“沒有正確答案”。我覺得在《偶像大師》裏,“必須這樣”的東西不多。我把“偶像”的偶像們稱為角色有點不協調。恐怕大家不是角色,而是一個人。請大家不要把職場的人叫做角色,在我心中“偶像”就是這樣的感覺。即使有相似的部分,每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無法用一句話概括個性,這才是真正的人類。正因為如此,在這樣多的偶像中,即使有同樣的偶像也需要全員,看到偶像們新的一面時,不要否定“不是這樣的”,而是會覺得“也有這樣的一面”。那個非常舒服呢。“必須這樣”的話,就只能這樣了。



15周年的時候,阪上先生也接受了採訪,第一次聽到《I Want》的時候,雖然覺得“這不是春香的曲子吧”,但是因為是《偶像大師》而被允許。

中村:我覺得偶像只是怎麼唱那個曲子,那個曲子並不是代表偶像。我第一次聽到《I Want》的時候也嚇了一跳,但是沒有違和感。

那才是“春香的話該怎麼唱呢?”是這樣考慮的感覺嗎?

中村:確實是那樣。



接下來,作為《偶像大師》系列的特徵,舉辦了很多活動,有什麼印象特別深的嗎?

中村:不管是大的活動還是小的活動,真的做了很多。但是,活動的大小,只是因為當時聚集的人數和會場的容量不同,我覺得我們做的事情本身不會改變。因此,10周年第一次站在巨蛋的時候,可能會被認為是印象最深刻的吧。和在西武巨蛋舉辦的10th演唱會一樣,還記得在澀谷Pasela Grande舉辦的961pro和765pro的聯合發售紀念活動。那個時候製作人第一次感受到製作活動氣氛的快樂和恐怖。除此之外,在廣播節目的公錄也很亂來啊(笑)。

也有像遊擊的收錄呢(笑)。

中村:因為初期的時候也沒有被照明的經驗,所以討厭耀眼,一直在轉來轉去。然後,那天負責照明我的是第一次被委託照明的女孩子,負責人对她說:“快去追那個傢伙!”而被罵得一塌糊塗。 後來才知道“原來是這樣!”向她道歉了。但是,正因為有過這樣的經驗,所以能够直接聽到10th的時候照明師們是以怎樣的想法製作會場的。當時有一首歌在舞臺上和我不同的位置放上了紅色的懸架燈,那是照明團隊為了讓我能看到春香而製作的,她說:“和之前從燈光中逃出來的我不同,我成長得很好。”。10th的服裝團隊非常努力,這也成為了至今為止重新製作服裝時的教訓。

那是什麼事?

中村:西武巨蛋和至今為止的演唱會會場相比,位於稍微偏高的地方,由於氣壓的變化身體會浮腫。因為過去一次也沒有這樣的事情,所以什麼都沒想就在前一天的彩排中穿了衣服,但是完全沒進去,全部都重新縫好了。彩排和公演的第一天就這樣度過了,但是公演第一天開心地度過了,慢慢地身體習慣了氣壓的變化,第二天反而是衣服變得臃腫了。所以這次是在第二天正式演出之前,請大家把衣服塞進去,之後的演唱會上,服裝的尺寸變更也會變得簡單。在飛機上移動時間很緊的話很難保持身體狀態,也幫了我很大的忙。



包括這些,每一個都是非常美好的回憶。

中村:是的。如果被指定了“請談一下這個活動”的話,可能會一直說下去。

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我也說“請作為粉絲(製作人)選擇第一”的話,我也會很為難的。

中村:非常感謝!我很高興。在這15周年的現在,如果被問到“請選擇第一”的話,我覺得作為15周年,大家一起站著的舞臺是最棒的。雖然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但是很期待。

我也期待著。剛才也聊了一點,有沒有現在能說的秘聞呢?

中村:雖然有很多,但是還是自己的話比較好。

是啊(笑)。

中村:不能隨便暴露別人的話呢(笑)。那麼,因為是在節目的時候聽我說的,所以我想就5年前的10周年來談。這是我以前說過的,10周年的1年前開始就拜託我不要說“巨蛋”了。因為大大地宣言了「中村先生到當天為止不說「巨蛋」」,大家也關注著,我也享受著那個事,不過,其實最初被說了不說巨蛋的時候很生氣(笑)。果然,我也想說“終於要站在巨蛋了!”。

在廣播和活動中,等10th的通知也很辛苦呢。

中村:10th當天“終於能說出來了!”這樣的心情達到頂峰需要這麼長的時間,非常感謝。

真的是像靈魂一樣的呼喊。

中村:在彩排等場合,也會認真聽取請求不要說是巨蛋的人的訓示,我想正是因為有了春香這個存在。如果,這是離開《偶像大師》,是我個人的事情的話,那麼即使是重要的人的訓示也有可能聽不到(笑)。

順便問一下,彩排時也沒有說“巨蛋”嗎?

中村:是啊。在彩排的時候,我覺得“我會說契機的臺詞”,所以在正式演出之前絕對不會說。雖然最初是“為什麼不讓我說呢!”這麼想著,但是漸漸地我也變得“絕對不說”了。但是,那個時候春香的存在幫助了我。托春香的福,能不能說出“巨蛋”這個詞真的是微不足道的事情,我覺得能在這裡和大家一起開演唱會更重要。正是因為如此,和我在一起的夥伴們才故意說了很多“巨蛋”,讓我說些類似的話,很好地讓我發泄了。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的是,在演唱會當天前往會場的巴士上和765pro的成員聊天的時候,經過水壩附近,下田問到“繪里子,那是什麼?”我回答了“是水壩。水壩!”(ダームですよ。ダーム!)(笑)。那個時候,我很快就理解了下田為什麼會為我做那樣的事,聽到這件事的大家也都笑了,真的感覺到了夥伴們的幫助。

 是非常能感受到和夥伴之間羈絆的小故事呢。稍微換個話題,我覺得《偶像大師》系列中多彩的樂曲也是魅力之一,有喜歡的曲子嗎?

中村:好難的問題啊。從事先提問的時候開始就一直在想,但是一直沒有答案。為了春香而創作的曲子每一首都同樣重要。但是,能讓我唱翻唱曲,我覺得也是非常幸福的事情。也就是說,在我們生存的現實世界裏,為了某個藝人而創作的歌曲,也被別的歌手翻唱,為了春香而創作的歌曲由《偶像大師》的其他偶像來演唱,反之,春香也會演唱其他偶像的歌曲就是這麼回事吧。但是,現在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中誕生的樂曲,被《偶像大師》的偶像們翻唱,我覺得這是一種不可思議的關係。難道說本來就沒有交集的世界聯系在了一起嗎?春香翻唱了我們世界的歌曲,讓我覺得“春香真的存在”。

其實在MR遇到春香的時候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當時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我發現“終於見到了”、“能够交往了”的感覺和聽翻唱曲的時候非常接近。在這一次15周年之際,MA4的發售,再次有了實感。這種感覺如果春香只唱了某個世界的曲子的話,就感覺不到了。春香一邊唱著為自己創作的歌曲,一邊翻唱著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的歌曲,我覺得無論哪個世界都不是虛構的。我在這15年第一次理解這兩個世界的橋樑是翻唱曲。



說到了MR的話題,前幾天在SHOWROOM上發佈的星井美希的現場配信您看到了嗎?

中村:真厲害啊。我非常感動。我只能把這件事傳達給aiki,aiki對我說“我會轉告美希的”。

說些奢侈的話,也會期待其他偶像的配信吧。

中村:雖然知道很奢侈,但還是想要。

那麼如果有想按照這個流程做的事情的話請告訴我。

中村:雖然不知道誰會高興,但是我想和春香一起站在舞臺上牽手。當然,對於想看春香的人來說,我知道如果突然出來的話會很吃驚,但是如果能做點什麼就好了。比如,在演唱會最後說“謝謝”的時候,我覺得如果能和大家自己擔任的偶像手牽手就好了。

雖然大家告訴了我各種各樣的熱切的想法,但我想差不多該結束了。對中村先生來說,《偶像大師》是怎樣的存在呢?

中村:去年,萬南祭的時候被問了“萬代南夢宮對你來說是?”,我稍微開玩笑地回答了“收入來源”(笑)。



(笑)。

中村:當然這個側面也不是零,我覺得這樣回答也可以。但是,也就是說,沒有的話就會死的。如果沒有《偶像大師》就不能成為聲優。稍微有點私人話題,在採訪中被提問“如果不成為聲優的話會變成什麼呢?”的時候,我回答的是“我覺得已經死了”。我至今仍然認為,成為聲優還是死,答案只有其中一個。我之所以能繼續當聲優,是因為有了《偶像大師》吧。因為對我來說也是聲優的開始,正因為有了《偶像大師》,才能超越作品在各種各樣的世界裏作為中村繪里子生存下去。某種意義上,是說“生存的意義”,還是說“生存的價值”,還是說“饒恕”呢?正因在那裡可以被饒恕。所以,《偶像大師》對我來說是對我的饒恕。

最後請向全國的製作人傳達資訊。

中村:這個也很難吧。如果製作人不在的話,我覺得《偶像大師》本身就結束了,能提出這個問題我覺得非常幸福。所以,我希望《偶像大師》能一直持續下去,我會努力做到這一點,希望今後也能作為傳達我們資訊的對象,永遠在一起。





來源:https://www.famitsu.com/news/202008/30204673.html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