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拒绝男性凝视了

七夕刚夸了杜蕾斯的文案水平,转眼就让渣浪的骚操作把人看懵。放出巩俐跟老公私下生活照片不说,还调侃秀身材显“幸福肥”。


估计渣浪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波直接把巩俐跟身材羞辱一起送上热搜。路过的吃瓜网友表示,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会看到巩俐身材被羞如成“肥”。


确实巩俐的状态比走红毯时要丰满一些,手臂与后辈线条都更圆润,但这种地母风格本来也是她的路子。而且艺人私下怎么穿、身材状态什么样大可不必被广而告之成为谈资。


不禁让人感叹,哪怕辉煌如巩俐,也逃不过body shaming。
Body shaming真的可悲又可怕。


body shaming的本质



身体羞辱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它发生的逻辑跟审美发展的逻辑密不可分。身体羞辱的本质是自上而下的男性凝视(male gaze)。

男性凝视本身也是一种社会文化现象,通俗理解就是男性自行站在高高在上的审判者角度,觉得自己是上帝是老天爷,有资格去评判一切。
男权社会下,女性是被看的第二性,男性则通过各种媒介和渠道享受窥视愉悦,成为观看和凝视的第一性。这种思维模式,让相当一部分自身条件平庸的男性,也敢大肆评论女性容貌:“范冰冰那种美艳程度可以考虑一下;刘亦菲太纯太冷了,没滋没味...”


大多数人的生活成长环境、包括社会规范会倾向于把这种凝视与被凝视的关系定格+常态化。也就是说以生理性别为界限鼓励男性的强势姿态,同时妄图限制女性的眼界。
正如李敖的“瘦高白秀幼”至今都统治着內娱审美,也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大众审美:


世俗舆论中的“好坏”是从男性凝视角度来评判的,社会也对男女提出差别化的角色期待和要求。在男权基础上,一旦女性出现某种“行为偏差”,便“自然地”被人们所“凝视”,被迫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由外至内的强压。

部分舆论调侃巩俐肥的态度,一半玩笑一半认真。工作中的巩皇是无懈可击的实力派,她的成就是绝大多数男性都嘲无可嘲且一生都无法企及的高度,所以当50+的巩俐自己“创造了把柄”,自然会有一波头脑不清醒的人顶着200多斤的秃头肚腩,企图靠攻击她的身材来获得自我成就感。


很多电影中关于隐秘欲望的镜头表达,也是男性凝视下的审美呈现: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宁静美的既直白又魅惑,姜文爱这种青春活力的地母式肉欲美感,并且用很多镜头来赞美这种美好。可氧叔还是发现有很多声音觉得片中宁静过于壮硕,甚至羞辱成:“肥硕的大鸭子”、“麒麟臂大象腿”。



所谓的胖,真的是女性遭受身体羞辱的原罪吗?



身体羞辱不分高矮胖瘦



因为“胖”而遭受讥讽的情况不胜枚举。氧叔还在朋友圈看过一位性格很爽朗的女性好友公开吐槽自己被男性恶意叫做:“坦克身材”;当这种羞辱来自同性时会更让人难堪,很多年轻姑娘明明喜欢却不敢穿吊带裙,就怕听到一句:“这样的手臂也好意思穿吊带裙?”
按照这个逻辑,巩皇也得羞愤欲绝怎么还敢穿露手臂的衣服惊艳戛纳?

因为男性凝视本质上是男权霸权的体现,所以身体羞辱也几乎完全针对女性的。这点可以解释为什么潘粤明依旧还能是可爱胖大叔,巩俐就得是幸福肥(这还是美化过的说法,更难听的就不说了)。


女明星作为审美承载体确实需要迎合大众视觉审美。但巩皇的问题在于一没有影响影视作品的角色呈现,私下体重再波动,工作时还会瞬间找回适合的状态;二这本来就是她的风格,地母审美再小众,也大可不必被狙击。
还有声音说:“这不是我认识的巩俐。”

难道不能一直保持白瘦美,巩皇就不是巩皇了吗?不,她是。

土也是她,美也是她;高贵也是她,平凡也是她。


若社会大环境只能接受女性扮美,那未免太过狭隘。当巩俐拿出十足的敬业精神重现中国女排总教练郎平的神韵时,竟还有声音说她现在只能演中年妇女。


何其可笑。
所以总有人妄图用“中年妇女”这样的身份枷锁框死每一位成功的女性,既看不到她们作为演员的敬业,也看不到她们为国争光的荣耀。

这是自我意识上的PUA,胖被羞辱成坦克大象,瘦下来又要被说是骷髅飞机场;高是傻大个,矮是三级残废;人老珠黄更是被狙击的原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当你弱小时挑剔你、打压你让你成为被折断翅膀的金丝雀;当你强大时窥视你、寻觅机会诋毁你,从而让你觉得自己是有罪的。女德班的存在,正是男性凝视下精神PUA的产物:


这种自我价值观上的PUA,比单纯的情感PUA还要可怕。
估计有不少同学在童年时就遭受过男性亲戚长辈“忠言逆耳”的言语教诲:“女孩子太瘦不好看,抱着割手,不好生养,男性不喜欢这样的...”
又有多少青春期发育良好的女孩因为一句带颜色的调侃从此含胸驼背抬不起头好几年。

先消费、再讥讽是身体羞辱的一贯套路。前段时间争论不休的《浪姐》猥琐镜头,也是同样的作为:


这种做法跨越地域、覆盖所有文化,任你是女团靓姐还是荧屏女王,都逃不过:




对抗一切羞辱式打压



对抗身体羞辱,跟对抗情感PUA的本质是一样的,最简单的解决方式就是时刻牢记一句话:“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看清这些枷锁的本质,就会发现它们都是对女性的打压——“愿你是弱小的、无知的、易碎的、听话的、容易被掌控的。”

女性更美好更加大的本质,其实是摆脱了这些世俗强加的枷锁,去创建自信的、判定自我价值的逻辑体系,在猥琐唱衰的眼光下也能挺胸抬头昂扬前进。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开拓自己的格局与眼界,在有限的条件内完成自我救赎。其实我们的一生都在对抗,对抗原身家庭的价值观与自我意识的冲突;对抗成长环境中美育匮乏与社会大环境优先看脸的冲突;对抗性教育缺失与男性凝视的打压。


包括用医美手段变美是一个道理,这也是寻求情绪上的解脱。氧叔听过不止一个姑娘说过,动刀这个过程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跟明星一样,而是经受过遭罪、恢复、变美这个过程,逐渐接纳自己。最后变得多美不再重要了,因为终于发现自己有余力把思绪放到其他更重要的事情上。


变好的不仅仅是外在,而是内在的格局与眼界。这才是千金难换的宝物。
很多时候选择比努力更重要。而选择坚信什么,也比在意世俗眼光更重要。

最后把《兼爱中》的一句话送给大家:“天下之人皆相爱,强不执弱,众不劫寡,富不侮贫,贵不敖贱,诈不欺愚。”
愿我们都能从泥泞中开出花来。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