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猪侠歌里藏着生活的碎片


最初喜欢一首歌可能是因为旋律,后来恋上一首歌可能是因为歌词中的故事。多年之后,在某个时间重新开始寻找一首老歌,可能是想找到当时的自己。

15年前,猪猪侠带着它的同名主题曲《猪猪侠》走进大家的视野,时过境迁,当年被戏谑是“野猪”的猪猪侠挤进了萌系行列,而那首歌,在多年之后被重新提及。有人看海,有人相爱,有人掉进《猪猪侠》的歌里找过往生活的碎片。

2005年,内娱选秀从“超级女声”开始兴起,电视机里播放着神州六号载人航天飞船发射圆满成功的消息……那年不是家家户户都有液晶电视和台式电脑,但可能每家都在用着VCD机或DVD机,旁边堆成山的碟片里还夹着几张偷偷丢进去的英语课本附带CD。“要CD机要mp3。”那时候,成为班级里同学眼中富人的方法之一,是拥有一个mp3,里面是从电脑城某个店铺下载的歌曲。在校园林荫道,你喜欢的隔壁班男生可能正双手插兜,松垮搭在衣服前的耳机里正在播放“噜啦噜啦咧噜啦噜啦咧~”什么歌不重要,重要的是范儿拿捏得死死的。

慢慢长大,开始偷穿妈妈的高跟鞋假扮大人,开始和爸爸唱反调。在那个一元的零花钱都要掰着花、绿色两元的纸币随处可见的年纪,总是在幻想着未知未来的模样,到处吹着不用成本的牛皮,在日记本里写下“我要开飞机,我要当经理,我要拿高薪,还有冰淇淋。”

你会迫不及待地渴求长大,以为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无所不能的超人,认为自己可以像猪猪侠一样成为英雄,有说走就走去寻找“猪猪开天宝剑”的勇气。但其实没有人告诉自己,长大后除了身高变高,烦恼事变多,原来勇气也可能会减少。“西医说我要拉皮,中医说我要注意体型。”听过很多人的建议、看过许多似乎很有哲理的书,却发现长大后的生活不是童年记忆的延续,而像是突然被带进了另一个次元,遇见了形色的“妖魔”,你知道“千山万水不怕崎岖”,但“最后才发现无药可医”,一切都得靠自己。

你会发现壮志雄心好似会随着时间掉进深不见底的海里,你会在凌晨三点峡谷连跪后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然后想着怎么继续面对还等着自己努力的明天。在容易伤春悲秋的深夜,一股忧愁袭上心头。“我也曾经跑第一,是因为第一才有雪批。”(雪批:粤港对雪糕的称呼)你开始怀念中二时期热血的自己,开始试图在自己苟延残喘的生活里抓住前进的绳索。你想刷起朋友圈试图分散注意力,却发现除了无聊无趣的广告,就是被秀了一脸的恩爱。这时你的耳机会传来“我也要人陪,除非我有米。去换红玫瑰,然后送给你。”有人陪的前提是有米,通俗讲就是爱情的基础是面包,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你关上手机开始默念:“世界纷扰与我无关,因为我只是一朵母单花”,然后翻身继续在欢快的“噜啦噜啦咧噜啦噜啦咧”里回峡谷奋战。

如果你把《猪猪侠》当作是重温放学后抱着电视机看动画片那段时光的途径,那祝你在旋律里找到那时的无虑。如果你在歌词的字里行间拥有一种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的滋味,那就按下重新播放键,在童话世界里做回“聪明勇敢有力气的自己”。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