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位”与“音素”,语言学的符号是什么?

很多人看到过“国际音标”,也看到过“古汉语构拟视频”。这时候,大家就会发生很多误会了。语言学研究的对象是啥?语言学表达的基本符号是什么?这时候,就要引入语言学最基本的两个概念“音位”和“音素”。不知道这两个概念,就好比学化学不知道元素周期表


一、语音的基本单位

1.1 音位

事物可以分为整体和局部。语言的基本单位是什么?这里就讨论什么是单位单位(element)就是物质最基本的部分。语言中,具有表意差别的最小单位就是“音位”。


打个比方。在化学里,NaCl 和 KCl 是不同的物质。在化学里,原子是组合的基本单位,不可分割。Na 和 K 分别叫做“钠元素”和“钾元素”元素换了,物质的性质就变了。书归正传。在普通话里,大家知道,“爸 ba” “妈 ma” 是两个不同的单词。要是 b 和 m 对调了,那可就不是一回事了。这里, b 和 m 就是两个有区别的基本元素,叫做“音位”。


然而呢,大家的普通话不完全一样。例如,北京天安门的“安 [an]”,闽南人特色的普通话,经常读作 [æn],听起来有点软“软”。显然,[a] 和 [æ] 不是一个音。但是,他们构成区别意义的单位吗?并没有。无论是 [a] 还是 [æ],并没有造成意思差异。所以,普通话里, [a] 和 [æ] 是同一个音位


举个反例。普通话里,n 和 l 是不可随意替换的两个“元素”。如果“您()”把“农民”读作“龙鸣”,那么就连字都换掉了,词汇都换掉了。所以,普通话中,n 和 l,n 和 ng,是不同的“音位”


补充一点,谈到音位,必须指明具体的语言(方言)。比如,普通话里,“农民”和“龙鸣”不是一回事,但是在孙笑川的方言里,n 和 l 可以随意替换这个方言中,n 和 l 就是一个音位。一个语言的两个音位,在另一个语言,可能是一个音位,学外语的难度,就在于此。


1.2 音素

既然一个“音位”里面,存在可以替换的几个音,那么他们叫什么?他们叫“音素”。比如,某大陆人说“安 [an]”和某台湾人说“安 [æn]”,虽然是同一个表意单位,但是[a] 和 [æ]是两个“音素”。通常地,方括号 [ ] 表示音素,斜线 // 表示音位。那么 /a/ 既可以指代 [a],也可以指代 [æ]。


打个比方。化学里的二氧化碳CO2我并不关心碳元素是C12还是C13还是C14,反正在化学里,化学性质几乎相同。所以,我们管C叫做碳元素,管C12 C13 C14 叫做同位素。“音位”是语音系统的有区别的“基本元素”,相当于化学的“元素”


二、古汉语构拟的符号是什么?

当我们看到古汉语构拟的符号,就明白了上述概念的重要。中国古代文献浩繁。生物学意义上,每一个民族都同样古老。为什么华夏民族被称为文化意义上的“古老民族”呢?因为大部分民族文化靠口耳传说,然而中国古代典籍,多得一辈子都读不完其中有一类书,叫做韵书。从汉代开始,就有大量儒生给经书做注解,其中就包括读音。到了魏晋,完整系统的“反切拼音”更丰富了。


语言有三个要素:语音、词汇和语法。语音是语言的“化学元素”,词汇是烧结的“砖头”,语法是“建筑结构”。大家都知道,古今词汇不一样,比如现代的“让”表示谦让,古代的“让”还表示责备。古今语法不一样,比如现代的“不抛弃我”,古代是“不我遐弃”。古今的语音不一样,还很难发现吗?


古代这些韵书,给定了“音位”的大致划分,学者们因此,得以了解古汉语。对现代的学术贡献最大的,就是清朝的古人了。古汉语的具体内容分,参见 cv7122371 和 cv7332436


三、国际音标是什么?

国际音标是国际语音学学会的,致力于描写所有语言的一套符号。很多人学过“英语国际音标”,但是“英语国际音标”是“国际音标”的子集任何语言,都能被国际音标描述。就算某一天,人类发现了一种新的语言,有一种新的音素,学者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在“国际音标”里添加一个新的符号。如果没有国际音标,你用汉语拼音、他用拉丁文、我用日语罗马字,那可乱套了。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