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章〗改文《领不到的小红本》60

        元旦的当天, 戴萌她们在机场打了电话后, 徐子轩便短暂的离开了慕戴家, 回到自己家里做准备。

  提亲的礼品,已经在许佳琪的远程遥控下, 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徐子轩也重新的准备了订婚的戒指。

  直到傍晚,屋外传来车鸣的声音, 告知她戴萌她们已经回家之后, 她才站在玄关处等着自己的两位母亲,提好礼品去了戴家。

  这是她多年来,敲开戴家门最紧张的一次, 这一次的进入,有了不同的意义。

  今日的谈话之后,她会正式和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女孩, 确认被两个家庭认可的伴侣关系。

  手中拎着的东西,似乎有着比它本身更重的分量。

  直到房门打开, 看到张语格柔和的笑容, 她才稍稍放松下来。

  订婚仪式很简单,双方母亲之间的关系亲密到只要一顿平常的家常饭就足够。

  对女儿们之间的感情,更是了解和清楚, 知晓彼此从小到大的趣事和黑历史。

  当徐子轩拿着新准备的戒指将张语格手上的戒指换下时, 她似乎才真正意义上的感觉到了这份承诺的重量。

  “络络,我们家的宝贝tako,以后就真正的交给你了。”戴萌温声道。

  以前都是说让徐子轩一定要照顾好张语格,如今却不一样了, 是真的将孩子交由了她们彼此照顾,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抹存在。

  “tako,络络以后要拜托你好好管教了。”许佳琪温声嘱托。

  有了家庭之后,两个孩子要为了彼此,为了家庭而努力,不能再那么没有形象,不顾大局。

  她依然不确定徐子轩在很多事情上的处理能力,只能嘱托张语格,不要两个人一起胡闹。

  婚礼定在了情人节,因为身份特殊的原因,地点定在了国外。

  确认之后,两个家庭便开始准备邀请的名单,她们的人脉广,如今这两家女儿的喜事,需要邀请的人更是不少。

  而且,这也是一个好机会,将女儿们引荐给能够助她们成长的长辈,帮女儿们铺垫好之后的道路。

  戴萌她们纷纷发了朋友圈,虽然没有说明情况,但也基本向忙碌的朋友们传达了家中有喜,希望有机会出席现场的想法。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便是新年,情人节便也随之到来。

  之前张语格和徐子轩参加的旅行节目,在跟节目组商量之后,也定在了两个人的婚礼当天播放。

  婚礼当天,来了非常多的人。

  每一个嘉宾,母亲们都想好好介绍一番,但奈何时间不够,给不了那些富裕的时间。

  婚礼的现场的司仪是由戴予皓担任的,听着他说着婚礼誓词,两人的眼中都噙着满满的感动的泪水。

  这是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瞬间,一个永远不会磨灭的记忆。

  听着戴予皓说:“现在,你们可以亲吻你的爱人了。”

  徐子轩看向张语格,眸中的水雾难以散去,耳边是大家祝福的掌声,时而还有一两句起哄的话语,但那些都不重要。

  她的视线之中,只有张语格,只有这个从小伴在她身边的爱人。

  知晓自己一定躲不过这在所有人面前亲吻的一幕,长长的睫毛轻颤着,将眸中的水雾敛去,让自己能更清晰的看着眼前的爱人,将自己的思绪清楚的传达。

  徐子轩向前迈了半步,将她温柔的揽进怀中,贴在她耳边轻声哽咽道:“害羞也来不及了,大家都看着呢。”

  张语格那满心的感动和羞涩,在这故意逗弄的话语下稍稍散去,她软软的应了一声:“嗯。”

  柔软的唇瓣贴在彼此的唇上,是早已熟悉的触感,但似乎唇釉的味道,比之前的更甜了,深深的甜在了心底。

  两个人亲吻间,周围似乎还有人在说着什么,但在只有彼此的亲吻中,她们似乎跳进了另一个次元,感受着只有彼此存在的气息,只属于两个人的美好。

  抛捧花的时候,张语格看了看身后双方的伴娘,和沾染喜气而来的朋友们,最后视线停留在了君灵的身上。

  她不知道自己想要传递的祝福,是不是传达给了一直追着她们挚友脚步的孩子,但她在转身后,依然抱着捧花,为她和身后向往爱情的人们祝福。

  君灵看懂了张语格最后注视她时的视线,在等待捧花后抛时的时间里,她看了看一直在台下坚持不愿上来的萧逸馨,回以温暖的笑容。

  “三!”

  “二!”

  “一!”

  捧花随着她的倒数,从她的手中抛向后方的众人。

  下定了决心,并做好了准备的君灵,脚底一个冲刺,身子稍稍跃起,比很多男生都更加坚定的将捧花牢牢的接到手中。

  接到捧花之后,自然会有来自司仪的采访,戴予皓笑着道:“看着突出重围,奋力一跃的模样,是有很喜欢,想要相守一生的人了么?”

  君灵捧着捧花,走到戴予皓与张语格之中,她看着怀中的捧花,稍作思考之后,接过麦克风,看向台下的萧逸馨,声音轻柔:“有想要相守一生的人是肯定有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努力的来抢捧花了。”

  “只不过还没有追到...”听着台下为她加油的呼喊声,君灵有些害羞的抓了抓怀中的捧花,继续道,“虽然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但是我会一直记得现在的这份感动,会努力将tako姐和评论姐的这份幸福和甜蜜传承下去。”

  萧逸馨看着台上大概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小徒弟,有些无奈,也有些宠溺。

  她不会否认,有人这样用心的为自己制造浪漫,为追随她而努力却不会感动,她不是那样铁石心肠的人。

  但她也明白,感动和喜欢,并不是同一件事。

  “能被像你这样充满着朝气和阳光的孩子喜欢,她一定会成为很幸福的人。”戴予皓温声祝福。

  徐子轩向戴予皓要来了麦克风,轻声问道:“在这么多人的见证下,你想要再向她迈进一步么?”

  君灵看着她微微一愣,台下的萧逸馨也是微微一愣,知道她们事情的长辈们也是微微一愣。

  在大家的起哄下,君灵余光看到萧逸馨脸上的苦恼和拒绝,她微微低下头,看着手中象征着传递幸福的捧花,摇了摇头,轻声道:“不了,她会觉得苦恼的。”

  莞尔,她缓缓的抬起头,眸中的水雾已然无处隐藏,她继续道:“等她能真正接受我的时候,我一定会告诉大家的!”

  张语格温柔的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轻声道:“大家都会在心中为你加油的。”

  婚礼后,回到休息室换衣服,徐子轩拉着萧逸馨一起进到屋里,关上房门,将人按在门口,一脸不高兴的问道:“馨馨,你真忍心让那孩子那么难受?”

  张语格静静的站在一旁,她明白,有些事不是勉强,不是施舍就可以做到的,感动也好,心疼也好,与真正的喜欢是不相同的。

  但她不会阻止徐子轩这一会儿的暴走,看着虽然笑着,眸中却有一丝阴霾的萧逸馨,张语格突然有了一种感觉。

  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挚友,不是不明白“喜欢”,而也许是太明白了也说不定。

  “络络,感情的事情,不是谁着急,谁难受,就可以勉强的,你应该明白的。”萧逸馨的声音淡淡的,平静的让人有些心疼。

  徐子轩微微一愣,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看着被自己堵在门边的挚友,她轻轻叹了口气:“你这又是何必呢?”

  “她如果哪天放弃了,你要怎么办?”徐子轩继续问道。

  萧逸馨这时才恢复了笑意,像个姐姐似的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颊,轻声道:“没喜欢上的话,就放她去,祝她幸福,若是喜欢了,就反追回来呗,那还能怎么办。”

  “你快和tako换衣服出去敬酒了,大家都在等你们呢,别担心我的事了!”萧逸馨轻轻推开压着自己的徐子轩,没等她完全反应过来,便开了门,走出了房间。

  徐子轩愣了又愣,直到张语格来牵她的手,将她抱进怀里,温柔的吻了吻她的唇角,她才稍稍回神。

  她回抱住张语格,从身后将纯白婚纱的拉链拉下,声音轻轻在她耳边抱怨:“馨馨怎么是这么别扭的性格啊!”

  张语格同样帮她拉开着背后的拉链,温声回道:“那才是她被喜欢的地方。”

  “那就不管她们了么?”

  张语格看着还在为挚友感情纠结的爱人,轻声问道:“今天不是我们的婚礼么?”

  徐子轩手中的动作微微顿了顿,表情也有些僵,她看着她,讨好的撒娇:“对不起,我不说了。”

  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什么。

  以前的徐子轩,总是什么都将她放在第一位,这半年间被逼迫而出的变化,让她更加学会了珍惜身边的朋友,珍惜除开她之外的幸福和感动。

  那些曾经她的担忧,许佳琪的担忧,大家所有人的担忧,似乎都在这半年的变化中得到了改善。

  她相信,以后的的徐子轩,一定会比曾经更加的优秀,会有更多的人喜欢。

  而她们之间的感情,也一定会比今时今日,更近一步。

  但婚礼当天的酸味,她还是要讨回来的。

  她伸手兜住徐子轩换衣服的身子,贴在她耳边轻声道:

  “作为补偿,今晚你受~”

  【全文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