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斗牛逼,就是国漫神作了?

6个人,花了4年,做出来的3集国产动画,开播飚至9.5。

更完后,分数仍维持在9.0。

为它打call的人,不再只是圈内的情怀转发,和国漫粉的自嗨式安利。

而多了诸如彭昱畅、叫兽易小星、王思聪这些圈外人的身影。

在清一色的好评推荐中,它被认作今年最“出圈”的“国漫神作”——

《雾山五行》

路人点开这部国产新番的弹幕,大概很难理解:

不是什么大IP,哪来那么多情怀粉?

满屏飞来的“辛苦了”,就像是终于得见多年不见的老友。

故事得从6年前说起。

导演林魂每天利于业余三四个小时,单枪匹马做出来的动画PV《岁城璃心》,引起了无数B站er的顶礼膜拜。

短短四分钟里,你可以看到瑰丽的色彩和想象:

武侠感和神话感交织的人物与打斗:

风格凌厉的武器设计和动作场面:

以及命运、战斗、爱情等各种故事元素的在场。

不时出现的断肢、血浆,宣泄着一股大胆反叛的创作气质。

视觉高燃,情感悲壮,又蕴含着东方文化的神秘色彩。

围绕黑麒麟这个“暗黑战神”系人物的《岁城璃心》,具备了扩充成长篇的所有素质。

就在国漫粉等着它丰满血肉、成为“国漫之光”时,导演林魂却因为版权意识不足,失去了《岁城璃心》的主要角色的使用权。

计划流产了。

B站评论区,常年可见痛心粉丝的扫墓贴。

版权陷阱给林魂上了一课。

2016年,林魂出走前公司,成立了六道无鱼工作室,完全掌握自己作品的所属权。

这一年推出的第二部动画PV《雾山五行》,成为了他再次试水长篇的plan B。

国产动画导演,用才华和创作力吸引民间关注。

再凭借一腔热血,独自将自己的作品“拉扯成人”。

这绝对是国漫圈最能打动人的创业故事。

没钱、缺人,造就全能型导演。

《雾山五行》的故事脚本、原画、上色、场景、美术、分镜、场景、动作设计,林魂几乎全部包揽。

年轻的团队成员们有句口头禅:有问题,找导演。

直到好传动画的加入,才给林魂分担了一点后期宣发的压力。

所以,《雾山五行》光是出现,就已经自带感人光环和情怀加分。

更何况,林魂在长篇中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发挥到了极致。

首先是水墨画风

受教于张大千的泼墨画法和《千里江山图》的矿物颜料。

林魂笔下的线条简约写意,运色大胆和谐。

空山远谷,飘渺似九霄仙境。

近山村舍,充满山水田园意趣。

每个场景的美感,都足以让人屏息凝神,像一幅幅动起来的中国山水画。

这种风格的打磨确立,也有赖于《大护法》和《白鸟谷》的美术导演小月半的指导。

其次是超燃打斗

林魂喜爱香港功夫片,尤其是陈嘉上的《精武英雄》和徐克的《刀》。

硬桥硬马、招招写实的武打动作,被运用到人和妖的对战中来。

而神魔决斗,则是想象力和经费同时在熊熊燃烧的抽象夸张笔触。

令业内望尘莫及的武戏设计能力,也使得《大理寺日志》的导演,将最重要的终集动作场面委托给了林魂。

但,《雾山五行》带来的震撼,也就止于此了。

如果说《雾山五行》的画风和武戏,倾注了林魂的个人美学风格。

那么文戏上,则是完全没有风格可言的要素填充。

故事上,选择了奇幻战斗番最常见的人妖对立、正邪大战——

神隐雾山上,金木水火土五大家族,负责镇压被封印的各路妖兽。

其中麒麟的鳞片不仅可以治病,还可以提升灵力,常常引来其他妖兽的觊觎。

某天,火行使者闻人翊悬为救其母私自打开了封印的巨阙神盾,小麒麟不慎走失。

这只行走的“唐僧肉”,注定会给人界和妖界带来腥风血雨。

妖兽祸乱、正邪大战,也是国产动画进入院线面对破圈风险时,最安全的创作选择。

比如这两年的《风语咒》《白蛇传说》《罗小黑战记》《哪吒之魔童降世》......

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所有的矛盾被简化为终极大boss的威胁,鲜有作品可以兼顾故事情感的刻画。

即使是评价最高的《哪吒》,它将父权、血缘、孝道文化中的矛盾转移到人与妖的所谓对立与偏见上来,实际上也是一次思想深度的降级。

在那些高口碑的国漫续集里,比如《秦时明月》和《一人之下》,常见的粉丝抱怨就是:

故事越来越水,打戏越来越多。

打戏几乎成为了国漫掩饰故事短板的灵丹妙药。


有人说,一个战斗番不看打戏看什么?

打戏里可以看想象力、看技术水平、看审美积累,它当然是重要的。

但是如果没有相同水准的文戏做支撑,打戏再燃也是个炫技的花架子。

说到底,技术只是传达故事的手段,而不是本质。

动漫的第一任务是构建世界观

《雾山五行》不能说没有世界观。

三集内容里,阴阳五行代表的守护神、八骏代表的人类、贪痴嗔代表的妖兽都出来露了个脸。

草草勾勒了这是一个妖被封印,人受神保护的的世界。

但是除了用传统文化元素为这些角色赋能外,他们的内在是空洞的。

神是怎样的,人是怎样的,妖是怎样的?

没有独属于自己的定义,而要靠观众对这些概念的既定理解自行想象。

在无数奇幻作品的熏陶下,人和妖的对立,在观众这里天然就是成立的。

而人和妖为何对立?

一句“不公平”太过泛泛而谈。

在《哪吒之魔童降世》里,龙族作为反派所承受的不公平,是切实存在的。

上古时代,龙族归顺天庭,协助其镇压妖兽,最终获得了权力的认可。

但是妖兽的出身却让它们永远无法获得当权的信任。

生生世世都要用神力镇压海底妖兽,半步不能离开。

龙宫实为天牢,官职实为紧箍咒。

出身与阶级的难以逾越,是更加厉害的结界与封印。

这种不公,才能让我们更加理解妖的处境和义愤。

而《雾山五行》里,除了争夺麒麟神兽之外,人和妖都没有显示出一个更高的生存价值。

以及更复杂的矛盾。

至于男女主角——战斗属性最强的火行使者,悬壶济世的药堂大小姐苏小安,两人势必要承担起拯救苍生的重任。

导演努力想要用搞笑耍宝的桥段来使其形象生动。

一个说话贱兮兮:

一个颜艺惊人:

两个人的见面方式,也有着优雅画风难以兼容的三俗化风格。

但笑料并没有增强人物的可信度和立体感。

有限的时长内,没有足够的日常来表现主角的个性可以理解。

但是在最关键最可塑的情节点上,人物的心理刻画也被放弃了。

火行这个人物身上最大的冲突点在于:

他担着镇压妖兽的重责,却私开封印放走小麒麟,引起了妖界大乱的祸端。

并间接导致自己的母亲和兄弟的妹妹被麒麟抓走。

很明显,这是一个冲动自负、意气用事的少年形象。

但这一行为给他造成的压力和负罪感,并没有得到体现。

除了借酒鬼张之口的那句“那小子做错了件事,给自己烙印子”提示了一下之外,火行仍是一个缺乏重量的角色。

养养鸭,开开玩笑,唯一被突出的仍是开挂的战斗属性。

从那张干净俊俏的脸上,感受不到任何前史和故事。

所以在人物的心态和成长上,剧本给他烙的印子根本不够。

苏小安天性善良,但是她作为关押小麒麟的人类的女儿,也间接参与了恶行。

她本该面临一次重要的心理变化:

如何面对内心秩序的崩塌。

悬壶济世的承寿堂原来是虐待神兽的窝点,令人尊敬的父亲和叔伯原来犯下了贪婪的罪孽。

就像嗔兽一战给村子里带来了灭顶之灾,苏小安此前单纯的世界也遭遇了完全的颠覆和瓦解。

山婆临终前告诫她: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你爹。

但是无论面对人类罪孽的象征——奄奄一息的小麒麟,还是被揭穿罪行的父亲叔伯。

苏小安都缺少一个消化事实、心理转变的过程。

而是很快学会在亲人面前伪装自己,投入调查。

当主角对自身的变故都没有足够的反应,观众又如何能够移情其中。

前三集里,着重描述了人、神、妖中的人这部分。

它最大的悬念就是,人类为了治病,囚禁了神兽。

当火行代表观众视角看到伤痕累累的小麒麟时,那本是对人性最沉痛的一记叩问。

但是本番并未形成这种震撼。

这不是靠渲染小麒麟有多可怜就能达到的。

因为,它少了撕破人性面具的那一下。

要批判罪恶,先要渲染美好。

世外桃源,本就最适合用来制造和谐共生的假象。

医者仁心,本就最适合用来掩盖人性的虚假伪善。

但剧中太多闲笔花在了尴尬笑料上。

导致注定要被撕毁的美,没有成功建立起来。

我们也就无法看到人性的转折点。

先前的好没看出来,后续的坏还没展开。

所以,当剧情靠反派嗔兽、吹哨人山婆一遍遍拷问人性。

便透着喊口号的干瘪和用力过度的尴尬。

人性如何坏,真的不要再用台词来提醒观众了。


当然会有很多人辩解,三集就是个序章,哪能看得出那么多东西来?

看不出来一定不是观众的问题,只会是创作者的问题:

要么是准备不充分,导致内容不完整;

要么是叙事没效率,做不到张弛有度、有的放矢。

由此导致的不入戏和缺失感,当然是可以进行批评的。

而不是让持不同意见者,在没有看到后续内容就先闭嘴。

文戏重要,还是武戏重要?

技术粗糙,思想空洞,哪个更难原谅?

每个人的偏好不一样。

但可以肯定的是,每部作品经过时间洗礼后,你最终记得的都是人物、故事和思想。

而再牛逼的武戏,也撑不起一部国漫神作。

《雾山五行》的技术和审美,让我们看到了国漫在“中国学派”之后所要重新寻找的中国气质的可能。

但比较遗憾的是,它仍旧没有想好,要用技术与热爱进行怎样的表达。

- END -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