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特刊:一篇梦的随笔(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哈)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记得···一定要来找我。”


        打我记事起,我就再没见过师父,一直是师姐抚养、教导着我。师姐只比我大三岁,但是从小就像个小大人。记得我六岁的时候,师姐经常带我去一片薰衣草地,紫色的小花繁盛着,香气萦绕在她的周围,这大概是她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光了。而我当时面对这些她所说的“紫色的精灵”并没有感觉,只是像每一个六岁的孩子一样,破坏着这一切,这时,她总会生气地说:“再这样,我就不要你了。”

        而我总是笑着跑开,师姐怎么会不要我呢。

        后来,师姐有了喝茶的习惯,她总是会泡两次茶叶,却只喝第二次的茶,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以为师姐煮的第一壶茶是给我的,但喝了一次,吐了后,便不喝了,我很奇怪师姐在喝这种色浓味苦的东西时,是怎么忍受的,而且为什么我那次喝的时候,她在旁边笑的很开心,,然后揉着我的脑袋说:“苦不苦啊。”然后继续笑。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师姐身边总会围绕着很多人,当时我也有十二岁了,自然知道那些人想干什么。他们有的也喜欢往我身边凑,因为他们知道,我与师姐关系最好。他们总是百般讨好我,然而我总是很厌烦地匆匆逃离。

        夜里,师姐总是会叫我去看月亮,星星也可以。我陪着她坐在一片花海中,她总是抱着我,有时会一言不发地坐到天亮,有时又会说些我听不懂的话语,而我总是莫名其妙就躺在她怀里睡着了。

        十七岁生日那天,我记得很清楚,和往常一样,那天夜里,我们坐在花海中。自从我比师姐高了以后,师姐就喜欢枕着我的肩膀,抬头眺望着星空,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记得···一定要来找我。我等你。”而我总是告诉她:“师姐,不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可不会相信,你会丢下我。”然后她就会说我多大的人了,还贫。而今天,她却沉默了,很久很久,只是最后笑了一下,说:“那···至少···不要忘了我。”我搂着她的肩膀,也笑着说:“怎么会,师姐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其实,我对师姐,一直都是很喜欢的。她当时没有再说什么,我只记得,我们就这样,看了一整夜的星星。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自己躺在房间里,很奇怪,身体有些疼痛,镜中的我,眼睛还有些红肿。我洗漱完后,便同往常一样,去找我师姐,但我翻遍了整座山门,也没有找到。

        我远远看到一帮师兄围着一个女孩子。“师姐?”我脱口道。那女孩子瞪了我一眼,“哼”了一声然后转头就走。

        旁边的师兄们看到我,大笑:“怎么,昨天向师妹表白被拒还被吊打了一顿,看,今早眼眶还肿着呢。又来纠缠师妹,还想被再打一顿?”

        我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焦急地问道:“什么师妹、表白,我问你们,师姐呢,你们看到师姐了吗?”

        “该不会昨天把脑子打坏了吧。什么师姐,咱们门内只有新招的几个师妹。”

        我气愤地说:“就是师姐啊,你们以前一直纠缠着师姐啊,就因为几个师妹,你们就把师姐忘了?!”

         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好像有些迷糊,其中有个人说道:“师弟,要不你还是找师伯看看吧,我觉得你这出问题了。”他指了指脑袋,“如果真有什么师姐,那我早就下手了啊。”周围的人也都开始笑。

         我气得直跺脚,告诉他们一些同师姐的经历,但没有效果。

        这时,有个平时还算不错的师兄拍了拍我的肩膀,“师弟,你这是幻想了吧,大概是因为昨天受了刺激,从而脑海中产生了虚幻的人,你说的那个人,我不知道,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放松些,你口中的那位师姐,只是你为了弥补心里的空缺所臆想出来的,现实,也许根本不存在。”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还是去见见师伯吧。其实这种臆想并没有什么坏处,但还是要正视现实的好。”后来,我见了师伯,他的回答和师兄们一样,劝我正视现实。之后,我也去过记忆中她到过的地方,找过她用过的东西,但都一无所获。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浑浑噩噩,师伯也实在不愿看我如此下去,有一天,他找到我,问我。

        “好吧,也许你说的那位师姐确实存在,那么,能告诉我一些更详细的事吗?”

        “当然可以。”我很兴奋,便滔滔不绝地讲了一大堆有关她的回忆。

         师伯听后,微笑着,又问我。“这样的话,我一会儿发个告示,让门内弟子们都找找,一有消息就告诉你。那么,你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

        “谢谢师伯。当然可以告诉啊,师姐的名字可是全天下最好听的,是叫···是···是叫做···”

        我突然陷入了迷茫,脑中一片空洞。我能感到我背上已经满是汗水,身体不自觉颤抖。

        “不可能,我明明记得的···她叫···她叫···她···”

        师伯会心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好了,过去的就过去吧,你还有师兄弟,还有师门,还有大道修行,未来,还是要朝前看的。”

        泪水一颗一颗滴落,再无法控制,我大哭了一场。

       那天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迷迷糊糊睁开眼,已是日头初升。

         再后来,什么也没发生,“师姐”走后,我的生活还要继续,自从得知真相后,我看开了许多,修行也顺利不少,师伯当众称赞了好多次,也据说得到了某个师妹的青睐。虽然有时还会想起那个人,但也在渐渐地忘掉与她一起的回忆。也许那段“时光”确是我人生中最为快乐的日子,但师伯说的对,生活还是要向前看,一味地留恋,一味地怀恋,只会失去未来。一个人的时候,我便会整理还没忘却的记忆,她的样子、声音、话语、动作、神情,大都已经模糊,唯一印象深刻的,是不知什么时候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好好,活下去。”


        其实,这个故事源自我的一个梦,因为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便决定用笔把它记录下来。

        梦里都是模糊不清的,她的样子、声音、话语、动作、神情,我早已无法记清,唯一能记住的,是她是我的“师姐”,除此之外,我全部都忘记了,梦和现实是难以再连结的,所以之后我再没见过她。

        我不爱花,但我的窗边有一盆薰衣草。之前因为工作压力的问题,我常会失眠,医生也说是压力太大,让我好好放松。但那些娱乐活动都没有效果,或者效果不大。后来有一天逛花市时,恰好碰到了这盆薰衣草,紫色的花,带着淡淡的香味,反正莫名其妙就买下来了。也许是因为它也是个生命,或者说是个伴儿,一向“薄情”的我还算挺呵护它的,竟然还去上网搜索如何养活薰衣草。说来也奇怪,自从有了这盆花后,失眠也随之消失了。不管是不是它的功劳,还是很感谢它。

        其实对于茶,我是很喜欢的,各种各样,好的次的,我都来之不拒,也经常自己煮着喝,刚开始时不知道,会去喝煮的第一次水,茶色超浓,而且非常苦涩,都是闭着眼喝的,跟喝药差不多。后来才知道,这“第一杯茶”,都是不喝的,好像是什么讲究,我也不明白。但喝多了,习惯了,这种又浓又苦的滋味,简直比浓黑咖啡还带感,每次喝时,都是微闭着眼,然后惯例吐槽,“是真的苦。”

        个人一般是很介意别人靠近肩膀的。对于拍肩膀之类的行为,是非常抵触的,至于靠肩膀这种行为,除了女票,想都别想,尤其是莫名其妙的人,完全不能忍。

        已经很少跑去外面看星星和月亮了,并不是因为环境而导致看不见的问题。有时会趴在窗边,打开窗子去看,并不是为了晒星光和月光,也不是为了享受那份宁静,而是,可以什么都不想,一直到天亮,不管中途有没有睡过去。有时会莫名地转向旁边,然后楞几秒,才发现什么都没有,会有小情绪,这时,就会抱着那盆薰衣草,靠在肩膀上,会有淡淡的甜甜的气味,于是就很满足,继续看。

        我有把一些重要的事记在本子的习惯,因为害怕忘记。有一次拿本子时,莫名从本子的封皮里掉出来两张纸条上面的字迹很潦草,也不像是钢笔的笔痕,纸张有些泛黄,旁边还有几点水渍。我打开了,勉强认出了上面的内容。

        “如果,有一天我不见了,记得···一定要来找我。”

         “至少,不要忘了我。”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