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章〗改文《领不到的小红本》58

        徐子轩突然的告白, 震惊了整个节目组。

  听着她的告白, 与她对视, 张语格只觉得自己开始于周围的环境脱离,进入到了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空间。

  温热的泪水噙在眼眶里, 她从未想过,她们的求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她按照徐子轩的性格思考过很多个画面, 但唯独没有这样的。

  脚步轻柔的向前迈了半步, 将不知是恐惧还是激动而颤动的人儿抱进怀里,温声回道:“好~”

  她们之间并不需要过多的话,彼此的感情, 彼此之间的等待,没有人比她们自己更清晰。

  户口本放在自己这里已经两个月,却迟迟没有再听到徐子轩提要领证的话, 还曾让张语格一度有些紧张。

  如今,那些自己的胡思乱想已然可以好好的放下。

  徐子轩秉着的最后一丝勇气, 在听到张语格的答应之后, 松散下来,只觉得有些腿软,整个人失了重心的趴在了她的怀里, 有些往下滑落。

  “络络!”紧紧的将爱人的身子揽住, 支撑着,又担心的问道:“没事么?”

  徐子轩赖在张语格怀里,笑着轻声道:“腿软到站不起来了...”

  “我们下去。”抱着怀中的人儿,跟一旁从求婚之后就试图安静做个背景的工作人员沟通, 想要两个人一起降落。

  经过工作人员同意之后,两个人一同从最高的台子上降了下来。

  一直在下面注视两个人的大家,匆匆的围了过来,又是祝贺两个人的关系进一步,又是关心徐子轩的身体情况,场面一时间有些混乱。

  好在第一天白天的项目到此结束,大家可以回到房间里调整状态。

  回到小屋之后,两个人便被导演组叫走了,对于这突发的状况,她们需要一个解决方案。

  刚才求婚的片段,是剪掉,还是作为节目爆点保留。

  参加项目的时候,徐子轩可能没怎么太带脑子,现在坐下和节目组商量处理办法,才逐渐找回理智。

  脑海中,理性和感性的两个小天使打了起来。

  说实话,她找不到答案,她知道自己应该理性面对,但是她却没有办法理性的将话说出。

  张语格同样沉默着。

  实在确定不下答案的她们,只能寻求外援了。

  电话打给了许佳琪,听完两个人的事迹之后,电话那边陷入了沉默。

  徐子轩熟练的将手机拿远了些,直到听到那如河东狮吼一般的声音喊了她的名字后,才将手机拿了回来。

  “这种事情你还要打电话过来问我么!除了剪掉还有别的选择么!你脑子怎么想的!?我到底是怎么觉得你能够理智的做出决定让你们公开的!”最后一句大概是她对自己看错了女儿的自我嫌弃。

  “可是这很重要啊...”看起来理直气壮的,声音却虚了很多。

  许佳琪:.......

  她觉得自己有一口气堵在了胸口,那种想要揍女儿一顿的想法挥之不去。

  “而且,剪的话,也会不流畅,会很奇怪...”徐子轩小声的补充道。

  许佳琪生气的挂了电话,吴哲晗温柔的抱着她帮她顺气。

  她们家的这个女儿,大概是专门来克她的也说不定。

  不敢再怼枪口的两个人,将电话又打给了戴萌,得到的是同样的一阵沉默。

  让两个人都不敢出声。

  听了叙述,戴萌知道她能够克服恐惧完成任务很不容易,也知道求婚是两个人生命里非常重要的瞬间。

  但真的要在节目上公开,不仅是两个孩子需要做好思想准备,连她和许佳琪,甚至是戴许两家,都需要做很多的思想准备。

  许久之后,她轻声说:“把电话给导演组。”

  她大概询问了如果剪辑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如果一定要剪辑为了保持顺畅是不是需要重录,以及又更细致的了解了一下现场的情况。

  她最后的意见是,如果剪辑很不方便,可以考虑重录。

  徐子轩听到“重录”两个词,整个人都慌了,连忙拒绝道:“不行不行,我上不去的...”

  “你把免提关了,我单独跟你说。”戴萌轻声道。

  她的声音里虽然听不出怒意,但也没有什么温度。

  徐子轩乖乖的关了免提,将手机贴在了耳边,有些紧张的轻声道:“好了。”

  戴萌这才语重心长的说:“络络,如果你真的想要在节目上播出,那么你和tako都必须要做好面对观众们的很多评论,也需要面对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是一年两年,而是更长的一段时间将自己,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私生活暴露在镜头之下的生活。”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么?面对播出之后的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你思考过了么?”

  张语格不知道母亲跟爱人说了什么,但能看出徐子轩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感觉到两个人都在沉默时,她将手机要了过来。

  “妈。”她温声唤道。

  “嗯。”

  她能感觉到,两个孩子都是无意的,只是到了那个氛围,就像普通情侣在氛围的烘托下告白一样,只是她家的孩子们将告白变成了求婚。

  但告白可以做成节目效果,求婚却...

  意义和感情重量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这对我很重要。”

  她在表达她的想法,她知道,她的母亲能够明白她话里的意义。

  这两通电话前,她是犹豫的,但这两通电话之后,她却下定了决心。

  也许,她们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欠了考虑,但那一瞬间的幸福和美好,是无法简单用理智就能放弃的。

  收到成倍幸福的她,是最清楚身边的这个人用了多少的勇气,来完成这件事。

  她不想让这些美好就好像没有出现过一样。

  即使当时的她们没有拿戒指,没有花朵,没有温馨的装饰,但那整段爬高的路程,那一步步缓慢移动的勇气,却同样是她们最重要和浪漫的回忆。

  听了女儿的话,没有再劝说什么,只是轻声道:“知道了。”

  电话挂断之后,张语格同导演组的工作人员说:“不用剪了。”

  从听到戴萌的叮嘱之后,徐子轩便有些不在状态,任由着张语格将她牵回了房间休息。

  屋内到处都是摄像头,她们有很多话都不能直说,夏子熙见两个人回来,过来敲门,张语格将徐子轩留在了屋里,一个人走了出来。

  两个人站到了房外,示意工作人员不用跟上,又关了随身的麦克风之后,才小声的交谈起来。

  “怎么样?”夏子熙知道两个人被节目组叫走所为何事,她只是担心结果会不尽人意。

  而两个人回来时的表情,也确实很难看。

  “剪不了,只能重录,但是络络不可能再上去了。”轻声回道,也侧面说明了会播出的事情。

  夏子熙点了点头,又担心的问道:“你们没事吧?”

  张语格摇了摇头,将给母亲们打了电话的事情简单的跟夏子熙说了,之后又轻轻的叹了口气。

  又幸福,又有些沉重。

  夏子熙张开手臂抱了抱她的说:“幸福就好了,剩下的就别想了,舆论也不是想控制就能控制的,而且现在他们不是也在催你们结婚嘛。”

  也确实,自从粉丝知道两个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恋爱关系后,便天天在两个人的微博下询问什么时候领证的事情。

  倒是比她们本身还要着急的样子。

  回抱住了给自己鼓励的好友,在夏子熙的耳边轻声道:“谢谢你。”

  两个人回了屋里,好事很快在节目组传开,两个人收到的,更多的是祝福,以及大家想要参加婚礼的愿望。

  徐子轩将戴萌的话复述给了张语格,并为自己没有经过考虑就做出的事向她道歉。

  张语格温柔的将她揽进怀里,轻声道:“求婚之后却来道歉,会让人感到困扰的。”

  “只要我们在彼此身边,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有问题的,要相信我相信我们。”她温声的补充道。

  在她们两个人的感情面前,一切的一切是都是不足为惧的!

  “嗯!”爱人传达过来的温暖和安心,她收下了。

  她靠在张语格的肩上,感受着对方的温暖,却突然惊觉一件事:“我是不是要开始筹备婚礼了?!”

  张语格将怀中的人放开,轻轻推了下,让爱人坐正身子。

  徐子轩坐正之后,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将右手中指上的戒指取下,徐子轩瞬间明白过来,同样的将自己右手上的戒指取了下来。

  她有些惭愧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戒指轻声道:“对不起,求婚都没有准备戒指。”

  张语格笑着摇了摇头,将自己的戒指放在了右手手心,才将左手伸向了面前的人儿,轻声道:“足够了。”

  她们有很多对对戒,两个人的尺寸也相同,但很少交换戴过。

  而从开始戴戒指时,两个人便默契的不会将它们戴在左手的重要手指上。

  但现在,左手的中指上,是该有那相应的一枚戒指了。

  当那枚曾经戴在对方右手上的戒指,承载了幸福的出现在彼此左手中指上后,两个人持续了多年的关系改变了。

  她们从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到幸福甜蜜的恋爱关系,再到如今成为彼此的婚约者,以及之后会成为相守一生的伴侣。

  就像手中的戒指一样,不论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之间都是一如既往地只有彼此。

  从未改变。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