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血族的再生 (自制游戏故事系列)

    地狱世界,曾经的蛮荒之地,在八骨的领导下重返光辉,由科技洗礼着。但在这片大地的偏远之处,还有一块未经改革的“桃花源”。这片地区由一群古老的民族所管理着,他们对血液研究颇深,并以此对自己进行了血液的改造,他们也被称为“血族”。

图片来源于网络

    血液的改造使他们相比于常人而言更加强壮有力,在几千年前,科技尚未发展的时代,血族就用着自己的蛮力,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中打出了一片他们的“天空”。当年的他们可以说是兵到之处,片甲不留,只可惜被众族给打压下去了。从此以后血族不再嚣张,蜷缩在这块属于他们的地盘,寻找机会......

    科技1242年,血族实验室......

    “出来吧,Fruic,改造结束了。”

    病床上的Fruic拔下自己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针头输管,这已经不是她的第一次实验了,这群科学家不知道已经失败了多少次,还好这些药物没有负作用......

    “我来看一下......”科学家从机器中取出Fruic体内的透视图,仔细查看,“行,这回成了。”

    “成了?我看看。”

图片来源于网络

    透视图中的Fruic血管处明显要比其他器官亮上数倍------这是注入液体与血液融合的标志。这种物质不同于以往的血液强化物质,它具有强大的愈合作用,由它融合而成的血液可谓是百病良药。

    血族之后的计划,可全靠它了。

    “博士,那我这血以后要做什么用啊?”

    “以后我们每天会定期来取400毫升的血,不过您放心,这不会影响您的健康,感谢您对血族的无私贡献。”科学家说罢就要离开实验室,却被Fruic一把拦住了。

    “我能去看看你们的‘计划’吗?”

    “当然可以,跟我来吧。”

    走出实验室-------深暗血池,漫天红光,枯树荆棘,干地裂谷,这就是血族长期生活的环境,虽荒凉但却体现出一种别样的异域之美,就像是来自西域的美丽少女一般,面如桃花,轻纱遮盖,美丽又神秘。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你看,前面就是了。”

    一块栅栏包裹起来的地,上面的是一排排有棱有角的墓碑,碑文上清晰地刻下下它们主人的生平------他们是几千年前的那批血族战士,沉睡在他们的故土下,等待他们拼死守护下来的后辈让他们重返人间。

    “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用你的血,加上我们生产的一种混合剂,滴在他们的尸骨上------但我们今天的计划不是这个,请跟我来。”

    走过烈士的沉睡的“摇篮”,踏过红土山脉,来到一块并不起眼的石头跟前。石头上隐隐约约冒出“血族之神”四个字。科学家从石头旁边的一个袋子中翻出一个一根细长的针头,并撕破了自己的外衣,从上面拉出一条细线,系在针头上。

    “这个是连体针,我们费了大量财力,才把它买了回来......”科学家话说了一半,突然用针头刺破了Fruic的手臂,亮得发光的改造血从里面缓缓流出,一滴,两滴,将针头与线通通染成了鲜亮的红色。

    “抱歉,激活这个需要你的血。”科学家递给Fruic一块止血布,“你的血很难凝聚,如果要止血的话你就得用这个,上面有我针对你添加的一些药剂。”

    “哦,那太谢谢,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emm......叫我‘未里’吧,听着顺耳。”

    那串针线浸泡在血池中,已经有半个小时时间了。现在未里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串物品稳稳地放在石头上面。未里拉着Fruic一路小跑,跑到了另一个山头上面去。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喂,我说至于这样嘛......”Fruic本来就体力不好,经这么一耗,差点就要与那群躺在墓园的烈士同眠了。

    “你没经历过,你不知道,像复活这种怪物的话,你必须躲得远远的。”未里拿出一个单筒望远镜,调啊调,调到一个完美的焦距,仔细观察着前面的的那块地方,就像是搞危险实验一样。Fruic用肉眼观察着------一片枫叶从天空中落下,逐渐化为人形,其他的Fruic就看的不太清了,一旁的未里倒是看的挺兴奋,手舞足蹈的,像个疯子。

    “喂,未里,你怎么了,别晃了。”

    未里听到这句,就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恢复正常。

    “哦,没什么,我们可以过去了。”

    “你怎么,不往前走了?”    

    Fruic看着那人的面孔,实在是令人生畏------这个人的右脸上戴着一块破裂的面具,面具是纯黑色的,很是单一,但左脸问题就很大了。他的左脸上有一条堪比裂谷的伤疤,里面血肉模糊,看来之前绝对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他的上身仅仅披着一条轻薄的红纱,这是血族的标准服饰,每个男人基本都是这个穿着。腰间还有一把佩刀,刀柄上还刻着一个恶魔的样子,仔细辨别,尖耳长翅,应该是血族传说中的石像鬼,这个恶魔已经是很少有人了解了。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喂,CC,这个女孩怎么回事?”

    未里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哦,可能是害怕你的长相吧……”

    “长相?”那人开始整理自己的衣冠面容,看来还是个爱美的家伙……

    “喂,你找死啊,怎么不说话?”未里将Fruic拉到一旁,小声地对她说。

    “我,我不知道叫他什么。”

    “我想想……算了,你直接叫他‘蠲鬼魅魉’吧。”

    “哦。”

    那边的蠲鬼魅魉也是正好处理完,他脸上那道“大裂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串美丽的珠宝,这很符合血族人的审美风格。

    “额,你……你好……”Fruic磕磕巴巴地,明显就是害怕了。

    “你好。” 蠲鬼魅魉也只是草略的回复了她一下,“未里,你自己照顾好,我去见见国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