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78)

平菇是不是最近喝豆乳了

村山彩希打电话过来催冈田奈奈的工作报告,冈田总算明白警视对文牍的厌恶了。她好不容易才找见文件袋,可是底角却已经磨破了,她只好做好文件后再去领新的袋子。这时已经下班了,去档案室德路上遇见了香川监察官,她很恭敬的打招呼:“您辛苦了。”

香川很反常的停下来说:“冈田,我正好有件事想咨询你的意见。”

“我吗?不胜荣幸。”

“科搜研主任的位置不能一直空缺,远藤和内田,你觉得哪一个合适,樱木柔美的案子你们三个人都参与了。”

“我觉得内田管理官要好一些,做事更谨慎。”

“是吗?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意见的。”

“多谢了,还有其他任务吗?”冈田晃了一下手里的文件。

“哦,没事了,你忙去吧。”香川笑了笑说,和山田勋一样,他的笑让人很不舒服。

从感情上说,冈田更喜欢远藤,简直是她的精神导师——技术娴熟,不慕名利,刚正不阿,但她现在需要内田。警视的保险柜里有内田贪污的证据,内田爬的越高就会越害怕这种东西,科搜研,搜查一课,搜查二科,什么都好,冈田想得到任何有助于自己的东西。

村山给她换了一个新文件袋,冈田说“最近的文件袋好像都不太耐用, 是因为缩减预算的原因吗?”

村山彩希想了想说:“可能是吧,但我没有听说换了供应商,可能是技术标准降低了。”

“可是造成的浪费更多了,得不偿失。”

“政客并不在乎,单价降低是政绩,使用量多也是政绩。”

两个人笑了笑,村山又问:“上次那个杀人案怎么样了。”

“哪个杀人案?”

“石油桶里的那个。”

冈田愣了一下:“我不知道,杀人案是搜查一课的事。”

“哦,那么那个女黑客呢,真的吗,年纪轻轻就犯了那么多严重的罪行吗?”

村山以前没有真么大好奇心的,也可能是自己过于敏感了吧,她接触的越多就越明白为什么警视当年总是很多事情不告诉她,“我听说是真的。”

“听说?唉,不是你调查的吗?”

“我调查的?你是听谁说的?”冈田紧张起来,资料她是秘密交给香川转交检查厅的。

“没有,是我自己猜的,女性犯罪特别对策班嘛。”村山也紧张了。

“哦,不是我调查的,这种话以后不要乱说,有人说我贪天之功就不好了。”

“好的,我记住了。”村山点了点头。

一周后,宫脇咲良扔给向井地美音一个纸袋,“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里面有一本七成新的美国护照,向井地的照片,名字是Winry Rockbell,同样名字的学生证,墨西哥、巴西、阿根廷、澳大利亚等章戳已经用完了一半,一张运通的信用卡,一张visa的信用卡,五千美元现金,两张机票。

“现在你的身份是美国日裔,德州农机大学大四在读,正在做环球旅行,下一站是台湾,然后是菲律宾,到了菲律宾你会有新的身份,我安排了一个很隐蔽的住所。”

“我英语不好怎么办。”

“美国……”宫脇思索了一下,“哑巴可以上学……吗?”

向井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而且菲律宾好热啊,那个住处有空调吗?”接着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菲律宾 危险”,“果然好危险啊,正在内战啊,死了好多人,黄疸热、寨卡爆发病率很高,哇!还有少女被大猩猩掳走啊。”

宫脇努努嘴,“那你觉得,大猩猩和京八桥哪个更恐怖。”

“京八桥”向井地斩钉截铁的回答。

“不至于吧,京八桥有那么恐怖吗?我觉得还好吧。”

“你负责财务试试,和蹲号子也差不多了,而且现在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我的通缉令,这已经完全超出京八桥的控制范围了,在待在赤部社已经没有意义,出国避避风头也不错。”

“我的报酬呢?”宫脇不想表现得的太热心。

“先付两千万,剩下的两千万到了菲律宾再付。”

“剩下的是五千万。”宫脇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只要我活着,你总会拿到的。”

“你还是不信任我。”

“我当然不能信任你。”向井地美音收好纸包:“与黑道相比,我更愿意相信你是警察的卧底。”

“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恐怕很难”向井地晃了晃纸袋,“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拿到这么多东西,你让我怎么信任你。”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宫脇当然准备好了理由。

“这些细节无关紧要”向井地美音果断的打断了她,“不管你是什么人,赤部社也好,警察也好,我给你七千万,这个数字都是你在原来位置不可能拿到的。放过我,我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我什么也不知道,只要我安全,最后的三千万总会给你的。”

“好啊。”宫脇咲良不再多说,转身把菜拿进了厨房。

真对不起,有些事情是钱解决不了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