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弹少年团/金泰亨/朴智旻】主v flower-de-luce② 内含追妻火葬场

     

      在四人的生活中,身边的同学,朋友,甚至是有些八卦的大人,都会说一句“淼淼和泰亨好搭的样子”两位主人公都闭口不谈,而蒲鸢,更是无话可说。

      这种状态从初中持续到了高中,只是在偶然的,又像是忍无可忍的一个瞬间,蒲鸢问于淼淼:“淼淼,你喜欢泰亨吗?”

       如果淼淼不喜欢泰亨,那便好,如果淼淼喜欢泰亨,那也好。

       蒲鸢想。

       “我知道你喜欢泰亨,所以我不喜欢的,从小到大我只当他是发小!”当时于淼淼是这样回答的,可这个让蒲鸢欣喜若狂的回答,是她生出勇气的源泉,也是造成那个破败的未来的一部分原因。

      面前的于淼淼开朗地笑着,她永远那么光彩照人,她也从来不会理会别人的评判,就像一个小太阳,可她不傻,反而有一身傲气和霸道,这些在她长大途中越来越明显。但蒲鸢就像清冷的月亮,需要借助太阳,才能发光,所以也有人说:“虽然蒲鸢比于淼淼漂亮点,但魅力也差太多了,漂亮也没用,还不是没人喜欢。”

     一般这个时候于淼淼总会站出来为她说话,所以也贴上了一个仗义的标签,也让被她护着长大的蒲鸢对她更加信任。

      淼淼,你说的任何话,我都会无条件的相信。

      所以她敢了,因为于淼淼说过,她不喜欢金泰亨。“淼淼,我…”

       ——

       “泰亨啊!”金泰亨见走来的于淼淼气势昂扬的样子,摇了摇头,她做什么都很高调。“怎么?”,于淼淼没说什么,只是把金泰亨的手扳过来,往他的手中放了一袋草莓糖。说来奇怪,像金泰亨这么高冷的人,居然格外喜爱草莓酸酸甜甜的味道。最近金泰亨感冒了好几天,一直在吃药,他又受不得苦味,苦瓜脸喝药的表情在有一次路过他班级门口的蒲鸢看到了。就准备了些草莓糖,当顾忌于淼淼,一直没给他。

       如今才请求于淼淼转交给他。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糖,最近吃那个药味苦得我胸闷。”拿着糖有些欣喜的金泰亨格外说得多,但于淼淼只是怔住了一下,也许在想着蒲鸢也会如此细腻的对待一个人,她总是迷迷糊糊的性子,看着金泰亨欣喜的模样,她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

       于淼淼想了想,还是摇头:“这是鸢鸢给你的。”金泰亨也着实愣了一把,明明是一起长大的,蒲鸢见了他还是经常像不熟一样,刚开始他有些莫名,这么多年了他也就无所谓了,如果忽略蒲鸢总是对朴智旻嘻嘻哈哈所以产生莫名其妙的小情绪的话。可没想到她还会买糖给他,还会是他最喜欢的口味。

      金泰亨提起不明显的嘴角,可在于淼淼眼中,却有些刺眼。

     在此之前,于淼淼也觉得,自己肯定是不喜欢他的,她偶尔也会看见金泰亨放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可她还是有一些迷茫,因为金泰亨望着她的眼神,像是喜欢,却又像是再看一个同类,可金泰亨望着蒲鸢的眼神,总是有些漠然,但有些瞬间还有一些柔情。

      于淼淼抓紧裙边,努力扼制心里衍生出的让她堂皇不已的小心思。

      那个时候,蒲鸢还单纯地喜欢着金泰亨,而金泰亨以为自己喜欢的于淼淼,所以刻意忽视对蒲鸢的感情,因为那个感情对他来说是不可能会产生的,他从小就把目光放在于淼淼身上不是吗,因为他们是一类人。而于淼淼本来对蒲鸢和金泰亨两人纯洁的感情,慢慢地开始变质。

-

      “这是什么?”

      “鸢鸢托我给你的保温杯”

-

      “又拿来什么了。”

      “鸢鸢听阿姨说你没吃早饭的习惯,捎的面包。”

       于淼淼为蒲鸢捎了很多东西给金泰亨,刚开始她还是规规矩矩的帮她带着话,可现在金泰亨见她向他走来的身影,也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在期待着什么。可于淼淼她看到了,他那有意无意提起的嘴角。

        他在期待什么?

       于淼淼慌了,所以再金泰亨接过东西的时候,她回答:

      “又来了?别让她破费了,我一会儿给她…”

       “这是我带的!” 

       “啊?”

       “鸢鸢说…朴智旻也没吃早饭,就…就拿去给他了,这是我给你捎的!”于淼淼第一次说谎,本来坦坦荡荡的性子让她此时变得很是别扭,金泰亨打量了她一下。

       “朴智旻?”

       “对啊,朴智旻跟鸢鸢一个学校的…你忘啦…他们每天上下学都一起的啊。”

       “哦。”

       金泰亨若无其事的转身坐下,却引起了于淼淼的不满,金泰亨见她不高兴,只好把脸色放好一点,轻轻拍了拍她的头,于淼淼才离开。

         她其实很害怕,她不知道蒲鸢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可她更怕金泰亨眼里露出的对她的喜爱消失,出现在蒲鸢的身上,她再次握紧拳头,想起了刚才从蒲鸢手里结果给金泰亨捎的早饭时,站在蒲鸢旁边的一个女孩说的话:“天天给人家送,男朋友?”“才…才不是呢!”平常要是蒲鸢脸红起来,她也会打趣几句,可当时她只是面无表情的接过,转身。

      “淼淼…你怎么了?”蒲鸢轻声问。

      “你以后要带什么东西,自己给他吧,算了,你以后不用带了,我跟他比较近,比较方便,我会监督他吃早饭的。”

      “噢…”可,我不是只为了让他吃早饭啊…

我只是想让他明白,我其实一直都在看着他,那个胆小鬼,其实一直都仰望着他。

-

       她小心翼翼的感情让于淼淼越加抗拒,金泰亨细微的转变让于淼淼越加慌张,当蒲鸢和她约在回家路上的一个奶茶店的时候,告诉了她一件事,她终于爆发了。

      “淼淼,我想向他表白。”

      “不可能,他不可能喜欢你的。”

      “可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你和他根本就不是同一类人,你不了解他,他需要热烈的阳光让他能感到温暖,让他能感受自己的存在,而不是需要依靠别人的月亮,你懂吗?你不了解他的过去,你不了解他的为人,他需要的你能给他吗?你什么都给不了,你懦弱,胆小,无能,总是需要我护着你,你还能做什么?不要忘了,我和他认识的时间,比我认识你们的时间,长得多。”

       “我以为…你是支持我的…”

       “放弃吧鸢鸢,你们永远不可能。”

       蒲鸢闭了闭眼,深呼吸。

      “所以,你其实想说,只有你才能和他在一起,对吗?我不傻,淼淼”

       于淼淼怔住了,柔柔弱弱的蒲鸢,似乎有一些不一样。

       “我真的很喜欢他,我…想试试。”

       于淼淼拉住蒲鸢的手腕,尽量放轻声音,就像过去安慰受了欺负但不想让别人担心而只有自己憋着委屈的蒲鸢一样。

       “不可能,你要得到你想要的,只要你轻轻的跟我说一声,我就给你,可金泰亨,不行”

        蒲鸢松开她的手,

        “他不属于你。”

        “闭嘴!”

 ……

       “从小你就护着我,我很感激你,你对我很重要,淼淼,不要吵架,好吗?”

       “我不会放弃他的。”

       “蒲鸢!”

       “于淼淼,你不要为难她。”声音传来,于淼淼视线移开,看见了不知何时站在蒲鸢身边的朴智旻。

      “为难?从小就是我护着她!”

      “可你以为就你护着她,你知道蒲鸢迁就了你多少?你以为在你的保护下她很安生,她就应该对你如对公主忠心耿耿的仆人吗,她因为你受了多少委屈,她对你说过吗?”

      “我告诉你于淼淼,因为你的偏执,所以蒲鸢才会被人骂废物。你敢说,你心里,不是一样这么觉得的吗?”

      “我…”

       蒲鸢看了一眼朴智旻,示意他住嘴

      “那你就护着她吧,朴智旻,反正四个人一起长大,你也没迁就过我。”

      “我不是鸢鸢,我以为你只是有些公主病,一直都没对你说什么,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活在你的光芒下,你知道她有多累吗?她也是一个人,不是附属品。”

      蒲鸢拉了拉他的袖子,对着于淼淼开口:“不早了,回去吧。”

      于淼淼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手中的奶茶已经凉掉了,她的眉头蹙起,陷入沉思。

     

      




本文为我原创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