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体育生室友永远不缺人追,我偷偷记录下他带回来的几个约会对象

昨天和室友一起吃晚饭,他对象给他发来了视频邀请,他耸了耸肩,抬眼看着我说:“今天第三次了。”


“那很甜啊。”我一边说一边往自己的房间里躲,可室友外放的音量还是让我听得清清楚楚:


“我在想你。”对方奶声奶气的。


“已阅。”室友回答得有点冷漠。


“什么?”我想她没有想到会收到这样的答复吧。


“就是‘我知道了’。”明明是很冰冷的字眼,室友的脸上却没有不耐烦的神色。


“那你要不要也想我一下?”对方又开始撒起了娇。


“我在吃饭。”室友发出咀嚼的声音。


“那你一会儿要干嘛去?”对方依旧没有放弃。


“晚点有朋友请我吃饭。”


“怎么还吃啊。对了,什么朋友?你们班原来那帮体育生朋友吗?”


“什么朋友你都要管哦?”这时室友才终于露出出厌烦的语气。


“我担心你。”


“我年纪都这么大了,你还是担心对方吧。”


“你都不找我聊天,不是很开心。”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不喜欢聊天。”


“好吧,我妈来了,那我晚点可以跟你视频吗?”


…………


我从房间里探出个脑袋来,然后大笑:“你真的很可怕,人家那么甜,而你句句都感觉带着刀。”


室友舔了舔自己刚撕完炸鸡的手:“可怕?她才可怕好吗?怎么这么粘人?再这么下去,我只好跟她说我们不合适了。”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以我对室友十多年的了解,他的确是个不怎么爱在感情关系里黏黏腻腻的人:“你也很可怕啊,你不喜欢粘人的干嘛还要找年纪那么小?咱们二十岁的时候不也觉得谈恋爱当然要甜一点。”


室友把没有吃完的另一半炸鸡装进袋子里:“我们都二十岁过啊,我们当时也没有这么粘人吧?哦,我没有。你有。”


嗯,我承认我青春期的时候简直是一只胶布精,超强粘力赛过502胶水:“你这么不爱聊天,干嘛要谈恋爱?”


“不爱聊天的人,就不能谈恋爱了吗?而且我老早就跟他说了我不爱聊天。”室友把喝光的可乐瓶压扁投进垃圾桶里。


我一时找不到反击的点,只好把他眼前的炸鸡重新打开,然后撕下一根鸡腿说:“好咯,你开心就好了。这鸡就别吃了,你健身着呢。”


室友好像真的没有错,会不会是我对于恋爱模式的设定太过局限了?我赶紧擦了擦涂满了油的嘴巴,觉得那一刻的自己有点丑。


室友好像永远都处于有人追的状态,和他住在一起的这三个月,他总共换谈了4个约会对象了,虽然相处的时间都很短暂,但一开始其实也都很甜蜜。


在他把第一个朋友带回家的时候,我是有点忐忑的,像我这种连在网上社交都支支吾吾的人,更何况是要在现实生活中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待在同一个屋檐下。我问室友说这是你们第几次见面,他说第二次怎么了。


我以为室友只是寂寞,只是为了满足需求罢了,可是有好几次我走出房门,却看见他们搂靠在沙发上看电视,也在大街上拉着手。


“像你说的,就约个会而已,又不是正儿八经恋爱,你自己又干嘛搞得这么你侬我侬?”我把室友拉到一边,悄摸摸地问他。


室友急着回复信息,并没有抬起头看我:“肤浅,谁说约会就不能这样了?约会就是在试爱,合适了自然就正式在一起了。”说完他就走了。


我是有点不太明白什么叫约会的,甚至我还很讨厌“约会对象”这四个字,我曾经也全力以赴对待过一份感情,结果分开的时候连个“前任”的称谓都够不上。现在年轻人嘴巴里面的“约会”究竟什么?十几年前我们集体唱着的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难不成现在我需要改口说“约会以上,恋爱未满”?


室友他不需要想明白,因为他的约会根本停不下来,他没有时间想。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在他的第一个约会对象离开的时候,我们一起吃了个饭,吃完饭后我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竟当着所有的人面说了一句:“我会帮你盯着他的,你有时间就过来玩儿。”


说完之后,我有点不太敢看我室友的脸色,我知道自己有点越矩了。


大概是过了三天之后,第二个约会对象便上线了。说起这个人的时候,室友是有些激动的,他给我看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然后说:“你看,她对我还挺好的。”


我把刀叉按进牛排里:“难道三天前刚走的那个人对你不够好吗?”


“也不是啦。可是我们俩毕竟是异地,难不成你现在还觉得异地会有好的结局?”室友一边说,一边给二号约会对象发了个假笑的表情包。


见到二号约会对象的时候,我并没有打招呼,毕竟我是答应过一号约会对象好好盯着我室友的。


那一天晚上,室友在他的房间里玩得很开心,他们不停地唱歌,不停地笑。


我好点好奇但又碍于第二天要上班,便给室友发了条微信:“麻烦将你们的午夜KTV欢乐时光挪到本周六,届时我一定盛装参加,但是现在我要睡觉了。请你们快去执行约会的重场戏吧,不要唱歌了。”


不过,第二个约会对象来了两次之后,就不再来了,我问室友怎么了。室友说:“最近忙着工作上的事儿,没时间联系,自然就淡了。”室友说得很自然,然后我就想起了自己每次谈起恋爱来就无心工作和生活,整天只想和对方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时代吊车尾。


“那你有空就让人家过来玩儿吧,帮我遛遛狗也是挺好的。”我帮室友把桌子上的泡面碗放到洗碗池里去。


室友快速地敲击着键盘,过了一会儿转身问我:“你刚刚说什么?哦,随缘吧,搞不好明天就来了,搞不好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谁知道呢?”


直到现在,二号约会对象再也没有出现过,但很快我就认识了室友的三号约会对象。


在见到三号约会对象之前,室友已经先跟我大致地描述过了,大致的说法是:“我最近认识了两个还不错的,我在纠结要选择哪一个,一个非常符合大众审美,另一个则很对我的胃口。”


我觉得室友还是很有良知的,他并没有选择脚踏两只船,而是在纠结选哪个。不过,很快地他就有了答案,第二天晚上他就把人带回来了。


果不其然,是很对他口味的那一个,用他的话说就是:“约会这种两个人的事儿,当然是要自己爽啊,别人觉得再好又有什么用?”


三号约会对象来的第一天,我正在改同事的设计稿,焦头烂额的,随时都有可能爆炸。


我半夜出来洗澡的时候,看见室友和三号约会对象正在客厅听歌,无一例外的全是英文歌。我说我要点一首蔡依林的《野蛮游戏》让自己洗澡的时候放松一下,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故意看了三号约会对象一眼。很遗憾的是,这个小朋友没有及时收起自己略带嫌弃的表情。


是的,三号约会对象有着自认为很高端的品位,觉得男生要像朱亚文才帅,觉得《青春有你》很土,觉得眼距宽不好看。


当然,我无条件支持三号约会对象的个人审美。可是,这个小朋友不仅要自己这么认为,还要求我们也必须戴着这副眼镜去看世界。室友喜欢过的那些人,在这个小朋友眼中都很丑:“你怎么会觉得这种长相好看,你眼睛没毛病吧。”


我把《野蛮游戏》的音量开到最大,末了还播了ASOS的《变态少女想人记》、魏如萱的《我爸的笔》,以及洪钟的《奇妙的约会》。等我洗完澡,看到室友他们已经进了房间之后,我还默默地给他推送了一首《爱不持久》。


三号约会对象连着住了五天,还整天穿着室友的衣服在客厅了晃啊晃,这是让我有点意外的,我问室友说:“决定在一起了吗?”室友一脸懵地看着我说:“当然没有啊,谈恋爱哪里这么快!”


“可是人家已经对外声称,和你开始梳理关系网了呀。”我回给室友一个更懵的黑人问号脸。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和三号约会对象的关系大概坚持了二十多天,室友就彻底坐不住了。


但在直接摊牌和蓄意冷漠之间,室友选择了后者:“口碑还是很重要的,我可不想被说是爱情的骗子,厦门的圈子就这么大,我不想把自己搞臭。”


三号约会对象一直嚷嚷着还要再来家里一趟,室友也没有拒绝,可是时间却一拖再拖。某个晚上,三号约会对象已经在车上了,室友突发头疼于是作罢。我不知道三号约会对象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但是他们的聊天记录就一直停留在那里了。


第二天,室友凌晨一点多回到家,我还没睡着,就跟他聊了一会儿:“怎么没把人带回来?”


室友一边刷牙一边说:“一伙人还在唱歌,我觉得没啥意思就先回来了。”


“那是说清楚了吗?”我靠在卫生间的门口问他。


室友把漱着口,把泡沫冲干净:“算是吧。我说当朋友比较合适,这句话的意思,是个成年人应该都能懂吧?”


我为三号约会对象捏了把汗,因为这个小朋友刚成年不久,如果知道成年人必须懂这么多,估计要去改身份证了。同时,我也很期待室友新的感情生活,毕竟我是一直希望他安定下来,找个合适的人长长久久的。


网络图片 图文无关 侵删

其实室友也有喜欢的人,很喜欢的那种,而且是暗恋。


暗恋的时间已经长达两年,有时候情感到达难以自控的时候,还会梦到对方。我问室友梦到了些啥?他忍不住一脸甜蜜地说:“就是梦里两人一直看着对方笑啊。”


“没有了吗?”我不敢相信室友如此贪图于云雨之乐的人在梦里会这番清新。


室友咧嘴大笑:“对啊,没有了啊,这样就很幸福了。”


…………


至于,现在的这第四个约会对象能陪伴我室友多长时间,我不确定,我想我室友自己也不确定。


我记得那天他们坐在书桌的两边,室友穿着毛绒拖鞋,约会对象光着脚踩在他的鞋子上。


爱情都是这样的吧,我们也都是这样的吧?想要互相取暖,但甜蜜又容易太过短暂。


找个适合的人在一起就好了,在一起多久或许并没有那么重要,彼此一开始就说开了就好。


未完,持续更新中

记得一键三连,看更多体育生的故事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