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章〗改文《领不到的小红本》52

        萧逸馨出门之后, 并没有走多远, 她只是想出来透透气。

  她知道大家没有恶意, 反而都是好心,希望她能有一个陪伴在她身边的人。

  她本人确实对这件事情不太着急, 母亲们虽然口头上总是开着玩笑,但其实她明白, 那不是为了想让她赶紧结婚, 而只是想提醒她,是时候该对感情的事情稍稍留意一下了。

  不是催促,而是提醒。

  只是这样的方式让她不太喜欢, 会有一种窒息感。

  “师傅...”君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唤回了正在发呆的她的思绪。

  “不是让你不要跟来么?”身后的孩子总是不听话,莫名其妙的出现, 又莫名其妙的被母亲们和自己绑在了一起。

  但她心里清楚,这孩子没有错。

  “我担心你...”君灵小心翼翼的靠近, 担忧的轻声道。

  她经常会不怎么听萧逸馨的话, 让师傅生气,却又很快的原谅她的胡闹。

  每次只有这样,她才能在那一点点的特殊照顾中, 感受到萧逸馨对她那渺小的不同于师徒的喜欢。

  但每一次, 她都会有段时间对此感到惶恐,担心着自己下一次是不是就会真的惹恼了师傅,从此两人形同陌路。

  可每到这种节骨眼上,她的惶恐, 她的理智便又会完全消失,冲动的做出一些事情,直到看到了影响之后,才又发掘自己哪里错了。

  这次也是一样。

  坐在餐桌前,听话和追上去两种心里,在她心中挣扎了很久,她不觉得冲上去会能够帮师傅缓解多少情绪,相反,也许会因为没有听话而更让萧逸馨生气。

  但也同样的,她也希望这种时候,自己能够陪伴在萧逸馨的身边。

  仅仅是陪着就好。

  听着君灵话中的小心翼翼,萧逸馨站了起来,她转过身面对君灵,淡淡道:“我没事了,回去吧。”

  在挚友的生日晚宴上逃跑,并不是她该做的事情。

  话说完之后,她没有停留的迈开了脚步,向着许家大门缓缓的走着。

  没有人来打扰,她大概会再坐一会,但已经来了人,她不能带着小朋友一起在这里坐着。

  君灵站在原地,从对视,到只能看到萧逸馨背影的时候,她才稍稍移动了脚步。

  夏日夜晚的蝉鸣声很响,此起彼伏的在周围鸣叫着,似乎在催促着她什么。

  看着萧逸馨走在路灯下的背影,想起今晚在餐桌上听到的所有对话,一瞬间,这些似乎变成了她的勇气。

  右手紧紧的攥住了胸口处的衣料,她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舒出,手轻轻的将松开了衣料,取而代之的是抬起的左手。

  萧逸馨感觉并没有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转身准备催促。

  她微微侧身,视线与站在原地的君灵对上。

  “怎...”

  “师傅,我喜欢你!”

  所有的心里建设,平复下的情绪,那努力想要忍下的思绪,全在萧逸馨的这一个转身,一个视线中消失不见。

  变成了一场慌乱的告白。

  君灵的声音很激动,带着不可控制的颤音。

  萧逸馨被打断了要说的话,听着这突然而来的告白,她微微一愣。

  沉默间,她捕捉到君灵投来的视线,那不是对告白之后的期待,不是兴奋的想要听到她的回复。

  而是一片的绝望。

  对方显然知道她的回答。

  忍耐了很久一直没有戳破的关系,其中的原因,只是害怕一旦戳破就会结束现在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也许就是那结束一切的开始。

  迟迟没有等到萧逸馨的回复,心中所想的事情俨然正在变成事实,连继续与喜欢的人对视的勇气都消失不见。

  君灵敛下了眸子,微微低下头,轻声道歉:“对不起。”

  萧逸馨其实很冷静,她想过如果有一天君灵跟她告白,她应该怎么去应对,她在心中给自己标了界线。

  如果当时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答应,那便答应;但若是平静如常,便会好好的跟对方说清楚。

  而现在的她,心中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但是,那个绝望的视线,那轻轻的一声道歉,却让她感到心疼。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也许她能够猜到小朋友想要表达的意思,但为了安抚小朋友的心,只能从这里开始。

  君灵仍低着头,并轻轻摇了摇,她已经在心底开始后悔和谩骂自己为什么没能忍住的开了口。

  破坏了现在的所有关系。

  萧逸馨知道君灵是个容易自己别扭的孩子,她缓缓的走了过去,直到走到了她的面前才停住脚步。

  “灵儿,对不起,我目前还不能够接受你的喜欢。”

  不论是答应,还是拒绝,面对他人的告白,是必须要好好地给予对方回应的。

  这是她再次见到温燃后对自己的承诺。

  她说话时的声音温柔极了,但她也知道,只是用温柔的声音,是不能让面前这个孩子安心的。

  她试图去摸摸君灵的脑袋,被眼前的人儿微微躲了下,让她那伸出去的手,显得有些尴尬。

  她愣了愣,看着现在便躲着自己的孩子,大概能想到如果现在放她回去,之后大概会有段时间找不到人了。

  “你知道我对你的回答不是么?那么,你该也知道,不论你说或者不说,我们现有的关系都不会因此而发生改变。”她收回了手,轻声的哄着。

  “不一样了...”君灵低着头轻声的回道。

  确实是不一样的,没有说的时候可以当做不知道,不知道就会有希望,有希望便可以尝试的做一些亲昵的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是没有希望的。

  但她却依然想要改变两个人现在的关系。

  所以,她会变得很困难,她会不知道该如何在回到原来的相处模式上。

  萧逸馨向前迈了半步,将眼前的孩子揽进怀里轻轻抱了抱,温声在她耳边说:“没有不一样,相信我!”

  君灵窝在萧逸馨的怀里摇着头,完全不相信这样的话,也无法接受这样的话。

  她是喜欢的,她是想要深入的,可如今对方正在向她传达的,就好像是再说,她努力迈出的这半步,是毫无意义的。

  她的勇气,她的主动,是不会改变原来的状态的。

  萧逸馨将小朋友放开,看着依然阴沉着脸的人儿,轻轻叹了口气道:“先回去吧。”

  “今晚,我想先回去了。”君灵轻声回道。

  听着这样的话,萧逸馨眉间微微一皱,有些生气了。

  “如果今晚你回去了,那之后,也不用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她的声音里有些失望。

  君灵紧紧的咬住了下唇,忍着快要决堤的泪水,她觉得自己被威胁了,眼前的这个人,霸道又过分!

  萧逸馨不在等君灵,转身继续走了回去。

  推开许家房门的时候,她远远的望了一眼还站在原地没有动的小朋友,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是希望这孩子能够回来的。

  她身边亲近的人,除了两位挚友,现在只有这个孩子。

  她需要讲清楚的,是她目前不能接受“在一起”这件事,但对于她们的师徒关系,她并不想结束。

  对于君灵这个人,她也不想成为陌生人。

  也许,她也是个别扭的人吧。

  萧槿看到萧逸馨脸色阴沉的回来,又盯着门口看了片刻,确定君灵没有跟着后,她微微皱了眉的问道:“馨馨,灵儿呢?”

  萧逸馨抬眸静静的看了母亲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她没有回答,沉默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那孩子出去找你,你们没遇到么?”穆琬迟也有些担心,说着便要起身。

  萧逸馨依然没有回答。

  房门再次被推开,君灵担忧的跑进来,看到萧逸馨已经在位置上坐下,她舒了口气道:“已经回来了啊...”

  萧逸馨看着君灵走回餐厅,看着她努力的表现出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她看着她的眼睛,抿着唇笑了笑,配合着说道:“不是都让你不要跟出去了么!”

  “我怕师傅你想不开。”君灵笑着在萧逸馨的身边坐了下来,“准备去帮师傅收尸的!”

  萧逸馨无奈的伸手在君灵脑袋上弹了个脑瓜崩,温声道:“吃饭吧,晚点还要去ktv的。”

  一桌子所有的人,都看出两个人是在表演,但她们都默契的没有说话。

  她们不知道刚才两个人出去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但看着君灵那微红的眼睛,也许发生的事情,是她们都不想在提起的事吧。

  “好了好了,快吃快吃!”徐子轩率先打破了一桌子的沉寂:“馨馨,锅里给你留了你喜欢的土豆片。”

  餐桌上停下来的话题继续聊了起来,温馨的氛围又回到了刚开始的感觉。

  徐子轩给张语格夹了吃的,凑在爱人的耳边,声音极轻的问道:“tako,馨馨她们...灵儿那是哭过了吧?”

  这衣服轻轻的点了点头,回道:“你今晚要乖一点。”

  “嗯。”没有反驳爱人这句话中隐藏了说她不乖的意思。

  饭后,许佳琪在客厅里给徐子轩和张语格拍了一张公开关系用的合照,又给保洁阿姨说明了家里的情况后,一屋子人才准备驱车前往ktv了。

  去流焰的路上,两人发了微博。

  撒糖[图片]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