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刻俄柏拔牙记

        刻俄柏在罗德岛受到了很好的照顾,特别是在甜食上。所以不久之后,她就面临了一个许多孩子都会有的问题:

        蛀牙。

        本来火神和医疗部的干员们试图教刻俄柏使用牙膏,但是儿童型的都有香甜的水果味道,刻俄柏总是会忍不住咽下去。成年人用的化学品味道比较重,她根本就拒绝张嘴。于是只能用牙刷配合清水退而求其次,对于刻俄柏这样的每日糖分摄入量来说,效果终归是要差一点。

        于是在某一天早饭的时候,刻俄柏发现自己左边腮帮子有点疼。正好芙蓉坐在旁边,就帮她看了一下。

        “小刻,你这是有蛀牙了啊。”

        “瓜系和么(蛀牙是什么)?”因为张着嘴,小刻的声音含糊不清。

        “就是坏掉的牙齿啦,小刻,你甜食吃的太多啦。”

        “辣肿么办(那怎么办)?”

        “坏的有点厉害了,看来只能拔掉了,下午你来医疗部找我吧小刻。”芙蓉结束了检查,嘱咐道。

        “嗯,好的。”

 

        在刻俄柏的概念里,拔牙可能是和剪指甲一样简单的活动,然而当她躺在治疗椅上,看到芙蓉带着口罩,拿个一个针筒走过来的时候,她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还要打针么?”刻俄柏的声线有点抖。虽然不怕受伤流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刻俄柏对于打针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恐惧感。

        “嗯,麻药,打一点一会儿拔牙才不会疼啊,”芙蓉感到了刻俄柏的惧怕,又补了一句:“如果小刻好好表现的话,我让炎熔给你烤蜜饼。”

        似乎还是食物的慰藉力量强一些,刻俄柏感觉不那么害怕了,她顺从地张开嘴,让芙蓉打好了麻药。

        “那我们开始喽,小刻。”

        “嗯。”

 

        没有人看到发生了什么,只听到芙蓉尖叫了一声,然后就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接着晕了过去。

        医疗部的干员们连忙把她抬到一张床上休息,然后开始研究发生了什么。

        开始他们认为是芙蓉突发了什么急病,但是检测设备表示她完全健康。然后他们怀疑治疗设备漏电,但是看着还生龙活虎的刻俄柏,这个可能性被排除了。

        虽然主治医生倒了,拔牙也得继续不是?于是有人站了出来,把器械伸进了刻俄柏的嘴里。

        尖叫、抽搐、昏厥。这个干员完全步了芙蓉的后尘。

        大家明白了,这个问题应该是出在刻俄柏身上。

        毕竟是罗德岛的干员,什么样的难题都遇到过。剩下的人讨论了一会儿,设计了一个方案。

        有人跑去找梅尔借了一台咪波,让它拿着设备重复前面两个人的动作。在器械接触到刻俄柏牙床的一瞬间,咪波的各个关节都冒出了青烟。随着“砰”的一声,咪波的指示灯完全熄灭了,同时携带的测量设备给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值。

        “500V?!”

        这椅子上躺的是个佩洛还是个电鳗啊?

        椅子上的刻俄柏,还没搞清楚为什么拔牙要换人,还要用这么多看起来特别厉害的装备。不过她看到大家盯着咪波发出一声惊叹,面露惊恐的同时向远离刻俄柏的方向迈出了好几步。

        “李萌石寨怕窝么(你们是在怕我么)?”她不解地问道。

        没有人回答。

 

        “遇到什么困难了?”一个刻俄柏不大熟悉的女声在她身后响起。

        “赫默医生,是这样的,这孩子只要有人碰她就会放电,所以现在手术没法进行下去。”

        “帮我去工程部借一副高压作业防具过来,我来试试。”

        片刻之后,穿戴好了橡胶手套和靴子的赫默把手伸进了刻俄柏嘴里。

        看到赫默医生没有倒下,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不愧是资深干员,果然智勇双全!

        不过片刻之后,他们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赫默的手迅速从刻俄柏嘴里抽出,手套掉到了地上。一只橡胶手套,在落到地上的一刹那,居然碎成了好几块。而赫默刚刚戴着手套的手上也是一片青紫的颜色,好像是严重的冻伤。

        “嘁,这次是冰么?”赫默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反应快,保不齐会有一两根手指保不住。

        刻俄柏终于理解了,刚刚开始的那些混乱都是她造成的。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牙我不拔了……”

        之所以能说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拖得太久,麻药都已经失效了。

        “没事,刻俄柏,这不是你的错,明天这个时候再来医疗部吧,我们会想出办法的。”赫默温柔地摸了摸刻俄柏的头,安慰这个眼泪汪汪的小佩洛。

        “嗯,我知道了。”

 

        想到今天电倒了两个人,冻伤了一个人,刻俄柏的晚饭都没怎么吃。回到火神的工坊,她蜷缩在床上,闷闷不乐。

        “火神,以后我不吃蜜饼了。”

        “怎么了小刻?”火神只是知道今天刻俄柏在医疗部惹了乱子,但是不知道具体细节。不过因为没人找上门来评理,她倒也不是太担心。

        “我吃蜜饼,长了蛀牙,今天他们给我拔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们都受伤了。”刻俄柏抱紧了膝盖,一边吸鼻子一边用哭腔说道。

        “小刻,虽然我不知道这是怎么造成的,不过如果你没有蛀牙,这些都不会发生对吧?”

        “嗯。”

        “那为了以后没有蛀牙,不给医疗部添麻烦,我们应该怎么做?”

        “学会刷牙?”

        “小刻真聪明,”火神帮刻俄柏擦去脸上的泪痕:“再试试,争取今天学会用牙膏吧。”

        “我明白了!”刻俄柏坚定地点了点头。

        最终,在连续尝试了几个小时之后,刻俄柏终于学会了真正的刷牙。

        火神把这个喜讯用终端发到了医疗部,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目前已知刻俄柏可以操纵的力量有冰、火、电和岩石,这些力量会基于本能随机反映在接触到她身体的金属物体上,这是我们需要攻克的难点。”

        看着会议室众人严肃的面孔,赫默苦笑一声。谁能想到这样严肃的会议不是战前会,而是商量刻俄柏的拔牙方案?

        “要不全麻?或者安眠药?”芙蓉提议。

        “不行,矿石病后期的患者不好估算完全失去意识的用量,可能会让她再也醒不过来。”赫默否决了。

        “那在她关机的时候进行?”白面鸮问道。

        “梦中依然有意识,记录上提到过她在梦中施展源石技艺的情况。”赫默再次否决。

        “那我们就需要在她醒着的情况下去面对她未知的源石技艺?她是安全了,我们可是有生命危险啊!”嘉维尔抱怨道。

        “那你说怎么办?一锤子砸晕她?对了,这个你擅长!”阿嘲讽道。

        眼看着嘉维尔撸起袖子就要上,阿连忙嬉皮笑脸赔罪。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不过我真有办法,但可能需要有人配合一下。”

        阿一边躲避愤怒的嘉维尔,一边走上讲台,开始配合板书讲解他的方案。

        这个大胆的计划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第二天,刻俄柏按时来到了医疗部。她没有看到赫默,却看到了芙蓉,和她端着的一盘刚烤好的蜜饼。

        “来,小刻,炎熔新烤好的蜜饼,里面添加了调配好的药剂,你吃了蛀牙就好了。”

        “吃了蜜饼就能好?”刻俄柏有些犹豫。

        “嗯,吃了就能好。”

        “那我开动啦!”刻俄柏开始大快朵颐。

 

        “芙蓉,芙蓉!你拿我的那瓶试剂去做了什么?!”

        刻俄柏刚吃了一半,阿就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你桌上那瓶?不是给刻俄柏配好的药剂么?”

        “你拿错了!那个是棘刺的神经毒素!人吃了就会变成这个样子!”

        阿把一只融化了一半的老鼠递到了两人眼前。

        “糟了!我倒在做好的蜜饼里了!”芙蓉惊呼。

        “蜜饼……有毒么?”刻俄柏脸色苍白地问道:“我会变成……这个样子么?”

        扑通一声,刻俄柏两眼一翻,吓晕了过去。

        “快快快,把她嘴撬开,上家伙!”藏在暗处的医疗部干员一拥而上。

 

        悠悠醒转的刻俄柏,发现之前的蛀牙已经不疼了。但当她看到医疗部的那些人在分享自己剩下的那半块蜜饼的时候,那只融化了一半的老鼠又浮现在脑海里,于是她又晕了过去。

 

        刻俄柏的蛀牙问题算是完美解决了,当然,像是刻俄柏一个月没敢吃蜜饼、医疗部全体被扣了半个月工资、阿被火神追着打、芙蓉和阿被挂在舰桥上半天这种后话,都不是很重要啦。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