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有感而发】入睡之须臾


今天是值得纪念的一天!!第一次感到睡着时的变化,感觉到了入睡瞬间!!!

本打算发动态的,可是超了三千字,只得移送专栏了。

在B站将动态的字数限制放宽到一千字以后,还是第一次遇到又超了一千字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若觉着长了,不看也罢_(:з」∠)_




昨夜23:50,躺在了床上,很快在午夜时分就入睡了。

大抵是一个睡眠周期(sleep cycles,平均是90分钟,一般人在70-110分钟之间)到了吧,将醒未醒,不知怎的,睁眼瞟了下电脑屏幕,发现蓝屏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显示着当前时间的电脑屏保来着,这时我还能清晰地记住几秒前的梦境,而在几分钟前我就已经能感受到体外环境,明显已经处于浅睡眠了。

想到前夜正下载些东西打算次日早上处理,于是起身下床,手动将电脑重启(此前关闭了自动重启,因为会导致有时无故断电重启),也顺便去毛司略作新陈代谢,回来后继续未完成的下载便又倒头去睡,彼时凌晨三点半。



高中那会儿补家教时,就觉得男主的“拼死睡觉”可以快速入眠真是个好东西,秒睡,而后也一直想拥有类似能力,虽然很天方夜谭,过后几年渐渐地了解了些睡觉相关的科学知识,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半年前,补完了无限流小说开山之作《无限恐怖》,里面“入微”的设定给了我不少了灵感,简言之就是去感受身体中非常细微的变化;我以此思路摸索了半年,收获不少。


比如,身上某个地方突然有点发痒时,一般会不自觉用手挠一挠,小时候我看着那些狙击手,就很好奇,如果长时间趴着不动突然身上哪里痒了又不方便动手去挠怎么办,不是外界虫子引发的,而是身上突然就有点痒那种;

现在我发现我就能做到不挠,没有想象中的难以忍受,这种痒是可以“观察”的,你若保持不动,去感受这个“痒”,它会变得有一丢丢轻微刺痛感,并不难受,在数秒至数十秒后自动消失。“痒”其实很复杂,原因也不一,有兴趣可以自行了解相关知识。


再比如,站在几十层高楼向下看会恐高(一般人或多或少都有恐高,算是最常见的恐惧症了),我就站在高层窗边,试着去强行往下看,并先撇开害怕的情绪,去探索这股恐惧感哪里来的,这个双腿发软又是哪来的,渐渐地我发现,追溯源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住恐惧。具体的溯源是找不到的,我猜测这是因为涌现性(emergent property,说来话长,不赘述)。

而若是看高楼极限运动视频,在高楼楼顶边缘玩空翻啊滑板之类的那种( 慎点 BV1Uz411v7QT 我为了实验强行逼迫自己看完了),感受到的恐高又不一样,抑制方法也不一样,展开谈就太长了,推测是跟疼痛矩阵一类的东西。(pain matrix ,疼痛矩阵不是大脑内特定的区域,而是多方联结成的网络状的东西,你自己感受到痛和看别人感受到痛时都是这个区域被激活,所以才会看别人受伤自己也会痛,不过这点我也基本快克服了。)




入睡这方面我也进行过许多尝试,此前最大的收获就是能意识到“入睡向思考”和“无向型思考”(皆自造词)的区别。相信很多人都喜欢在睡前想东想西,有时候,怎么想都睡不着,有时候,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对吧。而我现在就能辨明两种“想”了,如果是前者的“想”,我会即时打断,设法进入后者的“想”。而这基本要基于一个基础,我称之为“缩稳”(自造词)。

这是一种不会去发散地想的状态,控制脑内的活跃,主要是暗示自己让脑内平静,脑内中仿佛什么都不想,一片黑暗,在这片黑暗中,寻找略有波动着的“涟漪”,深入那片涟漪,便能入睡,但如果深入过多,思绪高涨,或有偏差,则退回来。一旦找到了正确的涟漪,我能辨明出是哪种“想”,随后确认是正确的路线,便继续渐渐深入,就睡着了。这期间眼皮和眼球会辅助告诉你正确的方向,仔细感受即可,虽然刚开始可能没感觉,多试就敏感了。 

简言之,就是能感到一种与正状态下不同的思考,而深入进行这种思考模式,便能睡着,这里的思考不一定是真的在想什么事,可能只是没来头的一个故事也说不定。


不过这里有个霍桑效应(指当人意识到自己成为被观察对象时会改变行为倾向,比如有个纪录片摄制组打算拍你真实的一天,你欣然接受,但你一想到有人在拍自己,那这一天的举动会不自然,表现反而不真实了),这就导致,当我意识到“啊对,就是这个方向,这样就能入睡了”的时候,这一想法本身便已然跳脱了出来,会让“对接”(想睡的意识和入睡的入口的对接)瞬间错位,失之交臂,转而需要寻找新的涟漪。

大体就是快要入睡被打断了的感觉,但迥异于跟快睡着时被人叫醒的感觉,前者是宇宙中漫游,阒黑无声,茫茫中错过了一颗近距离星体,但浩瀚无垠,再寻别的便是,后者是坐火车快到旅游目的地了,然后火车被炸毁了,毁了唯一的美好,谁吵醒的,老子要跟你拼命。


“缩稳”一词,“缩”是指蜷缩起来,不放飞自我,制约你的思绪,“稳”是说保持一种动态平衡,非完全静止,但在找到正确的方向前不能有想法使其波动过大。我没有细致了解过正念(Mindfulness/Sati)和冥想(Meditation),因为我一直觉得我用不到,不过我猜测应该有异曲同工之妙。


对了,既然写成专栏,那就顺便上个英文,↑逼格UP↑。


在床上辗转反侧,终未能入睡,主要就是不停“错位”,就好似快要接近的两极磁铁其中一方突然转了个弯,又好似双手交叉时突然错开没有交叉成功……总之就是没成

再度睁眼,发现已经是四点,这很奇怪,因为我感觉到的错位也就十次左右,最多也就二十分钟吧,怎么会已经过去半小时了呢?诡异的来了,我再一次经历了“缩稳-涟漪-错位”,这次很快,我估计整体也就两分钟不到,结果一睁眼,4:03了!怎么会是三分钟呢,不可能啊。

于是我当机立断,使用“无向型思考”睡觉,没有用“缩稳”,刚好一小节事情想完,下意识睁眼一看,4:06,这个三分钟就很正常,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呢。

要知道,我的生物钟还是比较准的,在几个小时都不看钟表的情况下,我还能基于上一次看的时间来回答当前的时间,并经常精确到分,这中间甚至能相隔五六个小时。




我此前在深入了解普朗克时间时,有过一些推测。普朗克时间是时间的最小单位,也就是小于这个时间,粒子观察不到运动,换言之,世间观察不到任何动静,仿佛世界就是一张静止帧,所以时间真的存在吗。不过这次咱不探讨这个。

我之前猜想,会不会是体感时间本就有问题呢,就好像在极度危险被大幅激活的杏仁核能让人在一瞬之间感到长达数分钟的时间,仿佛时间被延长,一些千钧一发死里逃生的人所述说的走马灯就是基于此。

也就是说,“缩稳”的时间流速和正常思考模式下的时间流速在体感上是不一样的,即生物钟变了。

不过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个说法,要知道,我如果头天晚上强烈暗示自己要在几点起,我是能做到早起的,且一般是在定下的时间前5-10分钟,这意味着我的生物钟是按客观时间流速来走的才对。 难道,生物钟有两个,多个?还是说有自动换算,在经历了变速后还能自动转换成正常速度下的时间?

搞不懂。



毫无疑问,“缩稳”助眠,有助于缩短入睡前的时间,可以前我就算能用“缩稳”入睡,但意识是中断的,对接成功后到做梦之前我是意识不到发生了什么的,犹如沉到水底失去意识,再醒来就是在岛上了(开始做梦了)。中间过程的意识,消失了(从神经科学上来说,这很正常)。

可是这回遇到了神奇的事。


在四点多的一次入睡尝试中,我直接入睡并达到了做梦层级!!!意识未曾中断!!我还反复检测了下这是不是梦境,毫无疑问,我睡着了,这个观众视角和内心独白就是我平常做梦时的感觉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图,我第一反应是将CS的菜单“投影”了过来

时代的眼泪

我不认为这是个入口,或者梦境有所谓的入口,每个人也不一样,这应该只是个普通的梦,只是这个画面刚好比较特别罢了。


知道我怎么测试的吗,我用正常思考方式去想,结果脑子传来一阵嗡鸣,很强烈,但不眩晕,不像耳鸣,不刺耳,但整个脑子都能听到,不清楚有没有骨传导。我反复试了十几次,好似撞击声,全都是嗡嗡嗡!!宛如这个世界在拒绝那种思绪,或那种思考方式。绝对是我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那种嗡嗡嗡,不是错觉。我震惊不已,我第一次保有意识进入梦境,而且还回不去!!这让我想起血脑屏障(blood–brain barrier,阻止外来物质进入脑组织的东西,不过应该跟我这次体验无关,只是下意识那么一想)。

那个嗡嗡声来自“后上方”,难以言喻的方位,我在“缩稳”下找“涟漪”的时候,一般是“前下方”,这个方位不一定准确,只是个大致感受,而且是大脑中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种感受。


虽然我经常能在梦里有自主意识,但充其量也是观察,是观众,只是会期待之后的发展,就算是梦里的主角,也不会主动干预梦境,而是被动发展,可以是演员,是剧本,但没法是导演,而这回,也许一样,也许不一样,不一样的话应该能体验网上很多人所说的自主控制的清明梦了吧,所以我也很期待这次的梦会是怎样的。


而且你知道吗,在“嗡嗡嗡”响起时,梦中世界仿佛乱了套,很像乱码+glitch(那种屏幕故障出错)的感觉,但不是动态,而是相对静态,每一次“嗡”都会使画面更乱一些,宛如在一个正常的饼上不断摊上更多破碎的饼,七零八落,角度不一,能认出来是同一个饼是因为上图那个界面还在,颜色上构图上都差不多。一用正常的思考,就是一嗡,画面就更乱些。


不过我此时知道我正侧身睡着,我还是想躺平了睡,于是尝试转过身来,但失败了。我立马意识到是鬼压床,即脑子清醒了但肌肉状态尚且处于休息中,于是我再慢慢来,先感受自己转身,随后我确实感觉到我转身了,并睁眼看了电脑屏幕,不过我发现这还是一次鬼压床,刚才所做的动作不过是一次错觉,我依旧身处梦中,没办法,我只能使出我早已练就的强行挣脱鬼压床的本领,总之就是强烈自我暗示加反抗,然后成功翻身了,可是,却也醒过来了。

其实我是不想醒的,因为再次入睡好麻烦啊,而且本身也挺期待这次梦会不会有什么不同的,所以打算在睡着情况下翻身,却是未果。



虽然后面就没睡着了(我一般有个规定时间,超出某个时间还没睡着就起身,不浪费时间),但这波我觉得很值,收获很大,以后也会继续尝试,不过得看造化了吧,这也太罕见了,我是真的没想到在入睡时能保有意识,按理来说怎么想意识都会是断掉的,不可能保有入睡那一瞬间的意识才对,不过意识这个东西说来话长这里也不展开了。

而且中间过渡也没我想象的长,竟然就好像一扇门的距离一样,过了那段思考就在梦里了,其实大概也就一秒左右的时间,不过考虑到前述的体感时间流速问题,怕不是一飞秒也说不定。


看上去我说得挺玄乎,但其实也不玄乎,只是未知罢了。如果你了解脑科学前沿的话,你会发现人类对大脑的了解实在是太少太少太少太少,所以这些可能只是尚未探明的机理而已。

你们有兴趣也可以对大脑做些稀奇古怪的实验,成本又非常低,我经常干这事;而且大脑具有可塑性,并不是说你长大后它内部就定型了,从我了解大脑可塑性后,几年的实验下来,我觉得大脑是能将软件变为硬件的神奇物事,大家可以多多尝试~指不定以后你的哪个实验出的玄乎玩意就被科学家证实了呢




后记

所以说我为啥不喜欢写专栏呢……得改错字、润润色、设计封面头图、还得附些图,所以此前很多长文我都直接发动态了,因为随笔写嘛,就不必在意那么多……

不说了,都起床几小时了还没吃早餐。后记也没什么好写的,毕竟这篇文章本身就没啥好记的,不值得发专栏,纯粹是字数太多所以发成专栏了,太水的话见谅,纯当看了个地摊文学故事好了_(:з」∠)_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